第五百一十一章贩卖海军家底的智利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谁他么的这个不长眼睛,大家都在这里为购买军舰的事情焦头烂额的,可是现在却还有人如此嚣张的说什么好消息。这他么的是嫌弃自己今天日子过得舒坦了怎么的。

    憋足了力气,几人都准备等到这人进来然后怂这个不长眼睛的人一顿在说。

    然而,见到进来的人,几个人顿时没有了脾气,过来的人是内阁总理井上馨。这在场的,除了伊藤博文,谁又敢怂。

    伊藤博文和井上馨的关系本来就非同一般,怎么可能,三人也就缓和下来看着进来的井上馨。

    十分的让人感觉到厌恶的表情,大火都是如此低沉,可是井上馨却露出笑容。

    “井上君,你儿子结婚啊还是妹子出嫁啊,这个高兴。”川上操六不满的问道。

    井上馨一下就没有反应过来,不过稍微沉思,他就笑道:“比这个消息还要好。”

    还要好,那会是什么?几人疑惑的看着面前的井上馨。

    井上馨兴奋的取出一份电文激动道:“首相阁下,好消息,咱们要购买军舰的事情,恐怕有着落了。”

    真的,如果是这样,那还真的就是一个好消息了,几人兴奋的从椅子上站起来看着井上馨。

    井上馨抬起头将电文递给伊藤博文道:“首相阁下,南美方面传来消息,智利方面有一批战船要出售。目前,这批战船已经过了太平洋,估计在有五天的时间,就能够到达我们这里。”

    真的,太好了,简直是太好了,伊藤博文仔细看着这些战船的资料。

    七艘战船。智利将“卜拉德”、““白郎古恩卡拉达”、“埃斯梅拉达”、“额拉粗力士”、“平度”、“康德尔”、“林则”

    其中卜拉德,更是一铁甲舰,吨位较为现在的松岛都要好,而且他的火力,要比吉野好还要强大的多,

    如果说这些战船能够加入到帝国,编入到帝国联合舰队,那还惧怕他北洋水师和联合舰队。简直就是笑话。

    兴奋双手颤抖,伊藤博文蠕动着嘴唇道:“井上君,这个事情,你全面负责,一定要将这七艘舰船全部购买下来,不管是多大的代价,我们都值得。”

    值得,这定然是值得的,几人都心中有同样的想法,只要这几艘舰船加入到联合舰队,那北洋水师和福建水师就算在一起,也只能是死路一条。

    一旦对方没有了海军,那么就凭借陆军,他是无法对自己展开任何拦截的。

    而王陵,也会被自己消灭福建水师和北洋水师后,海军可以立即南下,攻击福建,到时候让王陵以前给帝国的损失,全部要回来。

    不管多大的代价,这都是值得的。

    平静的太平洋海面,一艘庞大的舰队正在缓缓往倭国的方向移动,这艘舰队,桅杆上都悬挂着智利海军的海军旗。

    卜拉德号铁甲舰上,一个身穿海军上校军服大概四十来岁,满脸胡须的人静静的站在舰桥上。

    此人叫艾腊德。是智利海军上校,同时,也是智利这艘庞大舰队的指挥官。

    一个上校,指挥如此庞大的兵力,这应该来说,是值得高兴的事情,然而,艾腊德心中并不高兴,他明白,自己这次带领的船队,如果说价格合适合,将会被全部买到。

    回想自己出发前,海军司令给自己的话语,艾腊德心中就是一种疼。

    国家养不起如此庞大的舰队,而且百姓生活已经是没有原来的那么好,为了弥补这一缺陷,帝国只能是将一些战船给抽调出来,然后准备卖掉,补充财政。

    心中有些悲痛,他对待这些舰船,那就如同是自己的孩子一样。可是这些舰船,也许用不了多久的时间,那就不会在归自己所有。舰船已经在港口等候了很久,无人问津,本来以为,这些舰船会留在军中,可是,亚洲的清国和倭国发动了战争。双方的海军曾经都交战,损失惨重。这对于国家来说,是一个机会,正是因为这样,

    海军司令,才让自己带领舰队出来。在来的时候,海军司令曾经跟自己考虑过,那就是挑选购买的对象,经过仔细的研究,最终海军司令和自己决定,先去倭国,而后在去清国,如果如果在倭国方面能够谈拢的话,到时候就直接卖给倭

    国。

    毕竟目前,倭国是最缺少军舰的,而清国的舰队,那目前是火力强大,特别是福建水师,那简直就是鬼一样的存在,庞大的一万多吨的舰船都有两艘。

    这样强大的火力,人家根本就看不上你这些小船。

    但愿,这一次,我能够完成任务,不然,我无法对海军司令交代,艾腊德蠕动了下嘴唇,看着跟随在自己身后的舰船后心中想到。

    哎,叹息一口气的艾腊德有些烦闷的回到司令台坐下,心中不停的沉思着,这么庞大的舰队,自己究竟要开价多少,才最为合适。

    智利舰队到来的消息,在牛庄的王陵根本就不知道任何消息。

    此刻的王陵,正坐在自己的书房内拿起一本书盖在自己的头上休息。

    奉天那边有宋庆以及王天风在,王陵并没有打算立即返回奉天,而是在牛庄一带,等候一下营口方面的消息后在决定去留。

    因此,这两日,他每日都是在书房中等候着消息。

    已经过去了几天的时间,前面的探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消息传来,王陵也只能安心等待。

    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将王陵给吓了一跳,盖在脸上的书本都掉了下来。

    他么的谁啊,睡的迷迷糊糊的王陵抬起头看了过去,王陵就透过窗户见到张庆从在外面敲。

    “敲什么?敲什么敲,门又没有锁。”王陵不耐烦的叫喊了声。

    哐当一声,张庆一下推开了房门后迅速来到王陵面前后递出一份电文深吸一口气道:“老大,佐佐木传来一个十分紧急的消息。”佐佐木,这丫的好久没有来消息了,这次又要告诉什么?王陵皱眉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