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杀鸡儆猴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到了。几个将领听到这话,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王陵,这些人虽然没有见到过,但是他的事迹,在场的人谁不知道。  当初以一己之力,打败法兰西,指挥落后的福建水师,打的法兰西远东舰队叫苦连天,差点全军覆灭,这些事情说是远了,可是后来的事情,那一件不是惊天动地的。兵出长崎,将倭国的常备舰队打的

    全军覆灭,抢劫倭国长崎,那一件事情,都是跟他王陵挂钩的。王陵接任辽东大帅的时候,几个将领心中就有些害怕,可是因为他还没有到,多少心中还有些放心,可是如今,一听到宋庆说大帅到了,几人心中不害怕,那都是假的,谁都不知道,王陵这一次来,

    会如何的对付自己,毕竟大帅在路上的时候可是严格下令,死守辽阳,可是如今。辽阳死守了。大家心中都有些忐忑不安。

    “副帅,大帅到哪里了?”聂士成皱眉问道。

    宋庆叹息一口气后将手中的纸条递给面前的聂士成道:“大帅副将庹茂兰紧急快马汇报,大帅和援军四万人马,已经抵达十里长亭。”

    十里亭,那就是还有不到半个小时,就要到达奉天了,聂士成心中想到。

    “诸位,大帅三令五申让我们守卫辽阳,可是我们却丢失了辽阳城,一会大帅定然会大发雷霆,因此大家要做好被爱骂的准备。”宋庆叹息一口气后看了下众人道。

    哎,预料中的事情,只是,几个人将目光看向了坐在末尾的卫汝贵身上,他们清楚的见到,卫汝贵居然在轻微的颤抖。

    奉天城门下,辽东各军主将都静静的站在门口,此刻他们的双眼,都焦虑的看向了远处的官道。

    远处官道,依旧是空无一人。除了呼呼吹拂的风声外,什么都没有。

    不过,在场的众人,谁都没有离开的意思,他们可是都知道,辽东节制诸军的大帅王陵就要抵达,谁要在这个节骨眼上离开,恐怕到时候可不是被骂几句那么简单。

    远处,原本寂静的路面,似乎出现了轻微的雷鸣声,听到声音的几个将领等候疑惑的左右看了宋庆几眼。

    “打雷嘛,这天气看起来挺好的啊,怎么会出现打雷的声音。”毅军统领马玉昆抬头看了下天空,这万里无云的,似乎也没有打雷的迹象呢。

    可是这轰轰轰的声音又是怎么回事。

    “别瞎扯,大晴天的,哪里来的雷声,刘盛休看了下马玉昆道。

    刘盛休的话,让马玉昆更加疑惑,两人都将目光看向了宋庆。

    宋庆也听到了这种声音,他隐隐感觉到,那声音如同一阵雷声一般,但是却又不是雷声。

    嘶在边上的聂士成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居然倒吸一口凉气。

    几人随即将目光转移到了聂士成脸上。

    “聂兄,你听出什么了?”马玉昆问道。

    聂士成颤巍巍的指了一下远处后道:“那不是雷声,而是部队在行军。”

    开玩笑呢,那个部队能够走的如此整齐,而且还如同打雷一般,马玉昆心中不停的嘀咕。

    不过马上,他的脸色就变了,他抬头看了过去,远处的官道上,出现了一面黄龙旗,在黄龙旗下,一直身穿灰色衣服的士兵正在往奉天城跑动。

    那声音,的确是从这支军队中发出的。

    “我的妈呀,难道这就是大帅的楚军嘛,这也贼吓人了吧,你看那起码有好几万人啊,居然跑动起来就是一个声音,这要命的啊。”马玉昆咽下一口唾沫惊呼道。

    不要说马玉昆,就算是在场的宋庆等人,都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挤压过来。

    那整齐的跑动,动作一致,枪支都背在了左肩上面,刺刀在腰间,这可是只有训练有素的兵力才能够办到。哒哒哒声音越来越大,同时,远处已经出现了十几匹快马。宋庆见到那来的人各各腰间都悬挂着左轮手枪,知道那过来的人一定是王陵,但是他不确定,只能带领将领往前来到门口,等候着那十几匹

    快马停下后这才上前拱手道:“辽东节制诸军副将宋庆,携手下众军恭迎大帅,不知道哪位是王陵王大帅。”

    悲哀,谁叫这个时候相机什么的还没有普及,在加上这里的人谁都没有见到过王陵,因此宋庆如此问话,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马匹上的王陵见到宋庆开了口,当先跳下马匹笑眯眯的走了过去道“宋将军以及各位将军都辛苦了,我就是王陵。”

    如此亲和,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怒气,这让在场的人更加的难受。毕竟新官上任三把火,而面前的王陵如此平静,反而让大家感觉到火山要爆发一般。

    “大帅,卑职有负所托,丢失辽阳,请大帅责罚。”宋庆赶紧拱手请罪。

    根本就不敢宋庆的事情,王陵怎么会责罚宋庆,他微微抬手,示意宋庆不用自责后抬头看了下众人。他发现,众人眼光中似乎都有一定的害怕,因此他微微笑道“辽阳的事情,我已经清楚了,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你们打的很好。士兵们也十分卖命,可是咱们身边却出现了一个贪生怕死之辈,正是

    因为有此人,才让我辽阳天险失守。”

    王陵字字连珠,指桑骂魁的一顿说,顿时让几个将领在平静的同时,更是将眼光看向了站在最右边的卫汝贵脸上。

    此刻的卫汝贵已经是冷汗出现在额头,正在伸出手来,轻微擦拭着额头上的冷汗。

    他如何听不出来,王陵说的是他。这次辽阳失守,他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原因。王陵早就已经看到了右边的一个身穿总兵军服的人在哪里偷偷摸摸的擦拭着冷汗,他应忍耐下去了很久,如今见到此人还不自觉的出来认罪,顿时他深吸一口气后大声河道:“盛军统领卫汝贵,给我滚

    出来。”“末将在。”卫汝贵心中咯噔一声,慌忙的跑到王陵面前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