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章全部给我阉了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话虽然没有说明,但是佐藤从刚才王陵的一系列动作已经话中,也进感觉到王陵是要干嘛。

    “你要干嘛,我们已经投降了。你这样是犯法的。”佐藤惊恐的往后面退,但是身边的楚军士兵哪里容得他退后,上前就扭住他的胳膊。哼,王陵一脸不屑的将匕首收回来将手中的水果切下来一块咬在嘴巴里面淡淡道:“你知道是犯法的啊,很好,有点觉悟,不过你千不该万不该的,就是不应该管不住你自己,管不了自己的士兵,要怪

    ,就怪你们惹错了人。”

    说道这,王陵缓缓的扭头看着身边的庹茂兰道:“你先下去休息,剩下的事情不是你能够看的。”

    庹茂兰哪里还听不出来王陵是要干嘛。她脸颊稍微一红,在几个警卫远的带领下,往山坡上走了过去。

    见到庹茂兰已经远去,王陵深吸一口气看着面的张庆道:“我听说你曾经阉割个猪,你阉割个人没有?”

    这个?张庆微微摇头道:“老大,没有过,不过我想来,大同小异吧,一刀下去就过去了的事情。”

    张庆说的似乎也有些道理,听到这的王陵微微颔首点头张庆以及面前的李亚荣道:“来人啊,将佐藤以及他手下的家伙全部给我阉割了。”

    啊

    佐藤听到这里,当即额头上冷汗直流的同时,更是破口大骂道:“王陵,你不得好死,我就算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你个恶魔,帝国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先抓住我在说吧,现在说这些有些为时过早。王陵丝毫不在意佐藤的叫喊,而是将手中的匕首递给面前的张庆道:“这把刀子挺快的,你试一下,记住了,阉割了将他们放了。”说道这,王陵大咧咧的

    走到佐藤面前道:“回去告诉大岛义昌,在他么的敢乱来,我连他一起阉了,还有,老子在这里等他,让他来送死。”王陵说完。背气双手哼唱着小曲往山坡上走了过去。

    嘿嘿,张庆看了一下手中的匕首,露出一丝笑容后笑眯眯的走到佐藤面前道:“乖,别怕,不会疼的,轻轻的就过去了。”

    八嘎呀路,如果现在佐藤能够动弹,他一定宰了面前的这个张庆,可是自己现在丝毫不能动弹。

    “把他给我脱了。”刚才还笑眯眯的张庆突然变化,露出凶狠的笑容。

    哗啦一声,面前的几个士兵不由分说,上前就将佐藤给挂了按在地上。

    嘿的一声,张庆一刀子就切了下去。

    啊佐藤感觉到浑身巨疼的同时,一行热泪顿时从脸颊掉落出来。

    没有了,没有了。

    剧烈的疼痛,让佐藤在地上满地打滚,而紧随其后,小村也没有逃过,也直接让张庆给切了。

    一阵阵惨烈的哀嚎,三里台顿时如同鬼城一般。

    已经回到指挥所的王陵似乎并不在意山下传来的惨叫声,依旧悠闲的坐在椅子上,慢慢的品茶。

    惨叫声大概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随后那声音就渐渐小了起来。

    哒哒哒

    似乎是有人跑了进来,王陵眯起眼睛看了过去,张庆居然笑眯眯的从外面小跑进来。

    “都办好了嘛?”王陵放下茶杯缓缓问道。

    张庆嘻嘻一笑跑到王陵面前点头道:“老大,都弄好了,不过有些人没有忍受住,挂了。”

    正常,又没有什么消炎药什么的,死一点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自己又不是专门做这一行的人,有点小差错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嘛。

    “佐藤呢,他们离开没有。”王陵并不责怪张庆,而是缓缓问道。

    张庆道:“老大,已经离开了,你看下一步,我们是不是要离开这里?”

    离开?王陵眯起眼睛,他可是从来没有想到过离开这里的事情,自己还要在这里打一次大岛义昌,怎么会离开。

    “我什么时候说离开了,刚才你没有听我说嘛,我要在这里等大岛义昌的左路军的。”想到这的王陵道。

    还真在这里等啊?张庆瞪大眼睛,刚才他的确是听到老大说要在这里等大岛义昌,本来以为老大这是欺骗他的话,可是现在,听老大的意思,还真的要在这里等。

    “老大,我们已经在这里伏击了他一次,那大岛义昌又不是傻的,还会过来,更不要说,你已经告诉了佐藤,他回去后定然会汇报,他大岛义昌又不是傻瓜,怎么还会过来。”张庆有些无奈道。这就不懂了吧,王陵微微挥动手臂后道:“兵者,诡道也。你都这么想,那大岛义昌定然会这么想,他定然会断定,我们在这里伏击了一次,绝对不会在用第二次,而我就反其道而行之,就在这里设伏

    ,在打他一次。”

    边上的庹茂兰原本还皱起眉头,但是现在听王陵这么一说,似乎也有些道理。只是她还不敢确定,大岛义昌会真的再次过来。“放心吧,在倭国人哪里,我是一个奸诈小人,如果我不说在这里等候,他大岛义昌还不敢过来,但是我既然告诉了佐藤,我在这里等候,他大岛义昌反而认为我是在耍花招,定然会大摇大摆大摇的过

    来,而且,山县有朋定然会下达军令,让他加快行军,他没有选择,就算是心中有疑惑,也会过来,因此咱们就在这里等,想将他给打回海城,然后在去辽阳,好好的跟第三师团打一场。”王陵肯定道。

    而也就在王陵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在距离三里台一百多里的一处山脚下,身穿黑色少将军服的大岛义昌心中总感觉到有些郁闷,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突然有这样的感觉,让人感觉到胸闷。

    边上的参谋长长野见到大岛义昌似乎面部表情有些扭曲,当即上前关心问道:“旅团长阁下,你怎么了?”

    “没有什么,只是感觉到有些胸闷而已,对了,佐藤现在已经过了三里台了吧。”大岛义昌微微摇头问道。长野微微点头:“也他们的行军速度,应该已经过了。我想用不到多久的时间,就会得到佐藤传来的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