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大岛义昌悲愤的咒骂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啪啪啪枪声清脆,如同放鞭炮一般,将附近林子里面的鸟儿全部吓得飞上了天空。

    八嘎呀路。大岛义昌狠狠的一拳头打在了地上。第五次,这他么的已经是今天的第五次了,平静一公里自己就要遭受到对方的袭击。

    每次自己冲了上去,可是对方人都已经不知道跑到了哪里。

    他么的,不要让我抓到你们,抓到你们,我一定活刮了你们的皮。气愤不已夹带沮丧的大岛义昌咬牙切齿的看着周围密林中的枪声垂足掏心的想到。

    呵呵呵

    相对爬在地上咒骂连天的大岛义昌,此刻,在密林中的盛京将军依克唐阿手下的步兵统领寿山却是一脸得意的笑容。

    这寿山也是一个晚清时期的东北的一个出名将领。此人名头可不他是明朝袁崇焕的后代,弟弟叫永山,如今也是在盛京将军依克唐阿手下供职,担任骑兵兵统领,而他却是步兵统领。

    三天前的早晨。他正在步兵营巡逻,突然接到盛京将军依克唐阿副将紧急召见。

    当即,他就迅速来到盛京将军大帐内,而盛京将军依克唐阿也给了他一个十分奇怪的命令,就是带领五百兵力,迅速沿着第九旅团的进军方向进行拦截。

    五百兵出去拦截拥有数千兵马的倭**队,这让寿山感觉到十分那也接受。当初在平壤,鸭绿江,数万兵马都无法阻挡倭**队的进攻,可将军居然让自己带领五百人去阻击倭**队,他不敢。

    而依克唐阿似乎也看出寿山的疑惑,也就给了他一个办法,就是让他带领人进入到密林中,也就是东边打一枪,西边打几枪,横竖一句话,不用杀多少倭国士兵,就是要让他们放缓行军脚步。寿山跟随依克唐阿多年了,将军的作战方式,那一向就是刀子对刀子,枪对枪口的。绝对不会用这种方式来进攻。因此他特意询问了一番,经过询问,他才明白,这方法并不是将军提出的,而是辽东

    目前统领各军的大帅王陵出的主意。

    身为军人。自己只能服从军令,因此他只能硬气头皮,带着必死的心,带领五百兵力根据那个从来不从见到过的大帅意思去活动。

    没有想到,这一打起来,他就感觉到,这大帅的方法真的好用。

    三天时间,自从当日黄昏和倭**队交手到现在,自己损失的兵力才不过十几个人,而对方,估算下来,也给打死了五十来个,而且还让这支数千的兵马。被自己耍的团团转,那叫一个痛快。

    一直都让倭国的军队牵制鼻子走的,这一次,对方居然被自己几百人就搞的团团转。这种感觉,自己感觉就是爽快。

    “好,打得好,他倭寇也有今天,痛快。”举起一杆长枪的永山将一个倭国士兵打死在地上后笑呵呵对身边的副将塔里坤道。

    塔里坤见到永山如此高兴,嘻嘻一笑道:“统领,前几天你还说大帅出的主意是让我们送死来呢,怎么今天你就这么高兴啊。”

    “我有说过嘛?大帅如此英明,我说过这话嘛?永山扭头一脸懵逼,他的确说够这话,那时候,他对于王陵是有一种恨意,但是现在,对于这个不曾见到过的王陵,他并没有恨,反而是一种敬佩。

    这方式虽然有些不上不得台面,但是打倭寇可是好使的很,没有看到,那几千人,几个小时才他么的走几公里路呢,这要去三里台,那还不得好几天的时间。

    嘿嘿,塔里坤也不点破,而是仔细的看着下面的情况。

    啪啪啪

    一阵激烈的枪声再次响起。

    “统领,他们发现了我们,往我们这里攻上来了。”塔里坤见山下的倭**队已经往这边扑来,赶紧对面前的永山道。

    永山看了下,的确,将近一千多的倭国士兵,端起步枪,正在山下士兵的掩护下冲了过来。

    “撤,咱们不跟他们玩了,赶紧去下一个地方等候他们。”有些消瘦的永山笑了声,传达完毕命令,当先提起长枪就往身后的密林跑了去。

    这是辽东,盛京将军府辖区,没有谁比他永山以及身边的士兵熟悉。不到片刻,几百清军就消失在密林中,就剩下了一堆弹壳。

    啊

    也就在永山离开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一阵凄凉的惨叫声从刚才永山待的地方响起。紧随其后,似乎是刀鞘被拔出的声音传来

    咔。一颗手腕大小的松树被直接砍断。

    “八嘎呀路。”大岛义昌瞪大自己的双眼,气喘吁吁的大声咒骂。

    太他么的可恨了,这群清军实在太可恨了,根本就不给自己追击的时间。

    刚才,自己的兵力发现了他们的埋伏点后,也就立即让一个中队的兵力冲上来,可是等自己上来后,哪里还有人的影子,就剩下一堆弹壳。

    弹壳。一地的弹壳,嗯,还有一双破靴子,其他的可是什么都没有剩下。

    这还不算,刚才战果统计出来了,这一场偷袭,自己又折损了二十来个人,奶奶的,

    打仗死人,这本来就是正常的事情,可是让士兵死的如此的憋屈,他还是第一次。

    第一次,让人家如同耍猴子一般的玩弄,这口气,自己咽不下去啊。

    “旅团长阁下,你别生气啊。”边上的长野见到大岛义昌气喘吁吁的拿起指挥刀乱砍,慌忙上去叫喊道。

    不生气才有鬼了,气喘嘘嘘的大岛义昌一屁股坐在地上将手中的指挥刀丢在地上,然后从地上捡起一颗弹壳。

    哎狠狠的一声叹息,大岛义昌愤恨的将弹壳扔在地上后狠狠对面前的长野道:“我们是遇到什么玩意了,那清军什么时候如此卑鄙了,正面打不过我们,就用如此卑鄙的招数,这他么是谁想出来的啊,我

    要是知道了,非砍死他不可。”鬼知道。长野蠕动了一下嘴唇,他心中更想知道这究竟是那个王八蛋提出来的,实在是太可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