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想不明白的众将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心惊胆战的伊东下达完毕命令,转身就回到自己的司令台中。

    是人都怕死,今日中午,虽然不曾跟福建水师交手,但是左宗棠号发射出来的炮弹,那冲天的海水,还是让他感觉到心惊胆战。

    对方可是300毫米的主炮,要是打在自己的舰船上,根本就不安全。

    为了以防不测,他决定还是在自己的司令台内待着安全,起码就算弹片横飞,也打不到自己的头上。

    吱嘎松岛号上,320毫米的主炮开始发出刺耳的转动声。片刻后,火炮已经对准远处的煤烟,只要瞭望手一旦发现对方是清军,就立即开火。

    此刻,松岛瞭望哨的士兵也是满头大汗的忙绿着。

    谁都知道,如果遇到福建水师,大家的命运是什么。

    煤烟越来越近。大概过了五六分钟的时间,那煤烟下面,已经露出桅杆。而桅杆上,更是出现了熟悉的旗子,旭日旗。

    “是第一游击舰队。”瞭望台发出撕心裂肺的呐喊。

    司令台内,伊东赶紧下达命令,让各炮位立即退下炮弹的同时,更是吓的伸出手来擦拭了下自己额头的冷汗。

    刚才,如果不是自己小心一些,恐怕现在,联合舰队已经自相残杀起来。

    已经确定安全,走出司令台的伊东来到舰桥上左右看了过去。

    水兵已经快开始在牵扯炮衣盖在火炮上,而原本在炮位的士兵,也在开始返回。

    怎么就剩下三艘了,浪速呢?伊东举起望远镜看了过去,居然没有见到浪速的影子。

    恐怕是凶多吉少了。伊东皱眉沉思片刻后扭头对身边的副将道:“一会让河源要一来见我。”

    松岛司令塔。一阵清脆的脚步声传来,坐在椅子上的伊东抬头看了过去,第一游击舰队司令官河源要一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

    河源要一现在的脸色看起来十分不好,脸色苍白不说,而且双手也在轻微颤抖。

    “浪速呢?”示意河源要一坐下,伊东皱眉问道。

    河源要一蠕动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后无奈道:“司令官阁下,浪速让福建水师留下了。他将我们放了回来。”

    完了。伊东心中咯噔一声,他已经能够确定,此刻的浪速号,已经让福建水师打沉。

    河源要一心在滴血,浪速号本来已经打出了投降的旗子,可是福建水师根本就没有在意,依旧还是将他们打沉,这一幕,在他心中久久不能忘却。

    “司令官阁下,福建水师太不是人了,我浪速号已经投降,可是他们还是对我浪速号开火,更为甚者”河源要一结巴,眼角也有些红润说不下去。

    伊东皱眉看着面前的河源要一片刻,这才深吸一口气道:“他们怎么了?”

    “他们对我们落水官兵进行射击。”河源要一悲愤叫喊道。

    哎

    叹息一口气的伊东挥动了一下手臂示意他出去。

    预料中的事情。从浪速号不在回来的途中,他就知道,浪速号的命运,绝对不会好哪里去。

    王陵是什么人,有仇必报的一个小人而已,浪速当初在丰岛一战中做出那种事情来,就算是北洋的李鸿章会放过,他王陵也绝对不会放过。

    这一次,王陵已经将四艘舰船围下,可是依旧是放走了其余三艘舰船,单独留下了浪速,这也说明,他是要报仇。而且要以牙还牙。

    看来陆军第一旅估计今后也回不来了。微微颤抖着嘴唇,伊东在心中已经估计,在旅顺作恶的第一旅,估计到时候连骨头都不会剩下。

    “司令官阁下,我们现在需要返航嘛?”副官从外面走到了伊东面前小声问道。

    不返航还能够着什么,拦截王陵的运输船队已经失败,在留在这里,只能是徒劳无功,还不如暂时先返回佐世保,跟大本营通报这件事情后在说。

    “返航吧。”伊东无奈的睁开自己的眼睛道。

    东海海面。护航的福建水师再一次回到了队列当中,庞大的舰队再一次在汇集在一起。

    从东海过去,用不了多久的时间就会抵达道渤海的位置。

    从福建出发后,就没有补充煤炭。因此大军在北洋水师威海港口补充弹药后,又再次启程。前往天津。

    第二日中午,正在左宗棠号司令塔内喝茶的王陵听到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

    扭头看了过去。他就见张庆已经和许寿山等人走到了自己面前。

    “老大,还要一个小时我们就要到达天津了。”

    快到了,听到这话的王陵放下手中的茶杯稍微抬头看了下面前的张庆。

    这一看,张庆似乎并没有什么高兴的样子,反而看上去还是一种不开心,似乎心中有很大的心事压在心中一样。

    在看了下身边的左夏琳、庹茂兰以及许寿山等人,似乎都有这样的表情。

    “你们这是怎么了。我福建水师能够安全护送陆军抵达到天津,这是一个好事情,怎么看上你们一个个的都不开心啊。”

    王陵说完,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向面前的张庆。

    张庆是所有人中最不能隐藏自己表情的人,同时也是最隐藏不了什么话的人,因此什么事情,只要问张庆,他准能够全部吐露出来。

    “张庆,你说吧。”王陵见张庆刻意躲避自己的眼睛,顿时指了下开口道。

    张庆抬头看了下面前的王陵,又扭头看了下周围的几个人后上前一步。

    他的确是有一个问题,这个问题,自从打沉浪速号后,他就在自己心中有了这个问题。

    这问题,不止是自己,就是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有这个问题。

    “老大,我就是想不通,明明昨日我们是能够将联合舰队第一游击舰队全部消灭的,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放走他们,而是单单的留下浪速,全部将他们打沉不是更好的嘛。”

    “是啊大帅,昨日可是机会难得啊,为什么你要放走他们呢?”身为舰队司令的许寿山和琅威理都上前问道。哎。看来今天不说是不行的了,王陵心中感叹一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