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不需要,给我打沉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呜呜呜

    吉野号上,河源要一看着远处无助的浪速号,心中悲愤的仰天大叫一声,随即晕倒在地上。

    他知道,此刻浪速号的官兵,不知道正怎么咒骂着自己。

    浪速号上,水兵绝望的看着已经在渐渐撤离的同袍,谁也没有想到,三艘舰船居然真的跟随在吉野身后撤离,根本就没有估计自己。

    扑通扑通,似乎已经有人,感觉到命运是什么,居然开始跳下舰船。

    浪速号舰桥上,舰长东乡平八郎蠕动着自己的嘴唇,他一点都不怪河源要一,如果是自己,他也会这么去做,绝对不会因为浪速号而让三艘帝国主力舰船陪葬在这里。

    此刻的东乡平八郎,心中有一种怨恨。那种怨恨,他是发自内心的。

    他很清楚,今日福建水师留下自己,是为了什么。

    后悔,东乡平八郎心中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王陵之所以这么对待自己,那还不是当初自己在丰岛手贱,做出如此卑鄙的事情来,不放过高升号,今日,他估计,王陵也不会放过自己。

    “舰长阁下,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浪速号新任的大副蠕动了一下自己的嘴唇颤巍巍的看着面前的东乡平八郎。

    当初,王陵下令报复浪速号,那前任的大副早就已经让张庆的情报局干掉,现在的这个大副,是从其他舰船调过来的。

    他知道今日,福建水师绝对不会放过自己。只能征求东乡的意见。

    “悬挂白旗吧,我们投降。”东乡蠕动了下自己的嘴唇。自己绝对不能在义气用事。当初也是因为自己冲动,才造成自己两百多人士兵陪葬,今日,自己绝对不能在去做这种事情。

    大副低头沉思一下,并没有反对,而是应了一声,转身前往下达命令。

    左宗棠号上,王陵看着远处的三艘舰船已经消失在了天际,这才扭头看向面前的许寿山道:“知道怎么做了吧。”

    许寿山还真的有些不知道,疑惑的看着面前的王陵。

    王陵意气奋发的指了下远处的浪速号道:“打沉他。为高升号上的将士报仇。”

    许寿山捏紧了自己的拳头,当即哎了声,大踏步走到了传话筒面前道:“各舰注意,各舰注意,目标浪速号。”

    吱嘎吱嘎左宗棠号的舰炮开始缓缓转动,将巨大的火炮全部对准了远处孤零零的浪速号。

    信号兵得打了命令,也没有任何犹豫,开始调转炮口,将全部炮火对准浪速号。

    “老大,他们已经挂起白旗了,你看。”张庆见到远处已经挂起白旗,当即上前拉扯了下王陵。

    那浪速号,好歹也是一艘舰船,可是好东西,如果就这么打沉了,那就可惜了不是,还不如留下来也不错的。

    “不稀罕。”王陵挥动了一下手臂道:“这破船都已经六七年的年龄了,而且是薄皮大馅饼的那种,不适合我福建水师,我们拿来没有用处,打沉他。”

    也是,福建水师所有的舰船,都是经过统一口径的,不要说倭国的舰船,就算是北洋水师的舰船,也根本不适合自己使用。

    “老大说了,打沉。”张庆走到许寿山面前低声说了一句。

    许寿山一直没有下令开火,那完全就是在等候王陵的消息,毕竟他刚才也看到了浪速号已经挂起白旗。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大帅是你们这些宵小能够惹的起的嘛,活该倒霉,心中叹息一声,许寿山狠狠挥动一下手臂:“开炮。”

    轰轰轰

    六艘舰船,开始集中火力,往远处的浪速号发出怒火,如同雨点一样的炮弹,砸响了浪速号。

    “各炮还击。”东乡平八郎没有想到,王陵根本就不给自己投降的机会,他绝望了,但是绝对不会这么憋屈的去这么认输,而是下令各炮立即展开还击。

    沧海一粟,螳臂当车自不量力,虽然说浪速号上的是速射炮,但是面对着强大的福建水师几艘主力舰,那也是只有挨揍的份,不到片刻的时间,浪速号就开始倾斜的同时,燃烧起来大火。

    远处,已经逃离的老远的吉野号桅杆上,河源要一沉重的叹息了一口气。

    五分钟,就五分钟,原本帝国的浪速号就已经消失在了水面上。

    虽然他早就知道了今日浪速号的结果,但是事情真的出现在自己眼中的时候,他内心还是有些不敢接受的同时,更是心中不停的打颤。

    王陵,绝对不能惹,而且就算惹了,也千万不能发出帝国的一些龌蹉性格,不然王陵将会用同样的方式来报复你。

    回想起当日的高升号,在看看现在的浪速号,这就是很好的例子。

    而下一个,河源要一似乎已经看到了,在旅顺犯下更待滔天大罪的第一旅团,将会如何被王陵收拾的。

    “舰长阁下,浪速号就这么完了。”大副有些不甘心的叹息道。

    “他是咎由自取。”河源要一明白当日发生的一切,顿时冷哼一声不在看远处的海面。

    哗啦浪速号下沉后,有几个个人被吸入到了海底,但是依旧还是有将近两百人落在了手中,此刻,他们正在四处的抓住碎裂的碎木,漂浮在水面,开始往四处游动,希望能够离开这里。

    “老大,现在我们怎么办?”张庆见到那远处如同沸水一般游动的人头,指了下远处问道已经回到司令台内的王陵。

    王陵看了下远处浪速号沉没的地方后冷冷道:“忘记高升号的事情了。”

    没有忘记,自己怎么会忘记高升号的事情,张庆蠕动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后转身出去开始传达军令。

    轰轰已经停止下来的左宗棠号再次发出怒火,炮弹再次往远处砸了过去,而桅杆上的格林炮,也开始迅速开火,往远处的倭国水兵打了过去。苍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