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以防不测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怎么?你有事情?”见张庆还歪起一个脑袋不准备出去,王陵皱眉抬头问道。

    张庆正在思索着刚才王陵的话,现在见王陵问话,他上前道:“老大,听你的意思,你是要第一兵团出战啊。”

    这是当然的,王陵疑惑的放下手中的茶杯,疑惑问道:“有问题?”有,有大问题,老大在前面一个月就已经让安南驻屯军第一师在阮大铖的带领下回到了福建,而同时也下令让原本三年前退伍的士兵全部返回组建了第二兵团,如今,这两个兵团和第一师的兵力已经

    全部准备完毕,可是老大却让第一兵团出征,那第二兵团和驻屯军第一师又该怎么办?

    原来是这个原因,听到张庆嘀嘀咕咕的说完,王陵笑了一下道:“第一师和第一兵团都会出征,第二兵团留守。”

    为什么?张庆脑袋短路,更是没有明白。王陵见张庆还是不明白,只能无奈的端起茶杯咕咕咕的将茶水喝掉后道:“我总的留点人看见,我闽浙地区的一切军事工业都在这里,如果我不在,总需要留下一个兵团的人马镇守在这里,那朝廷是恨

    不得我全部出去,然后进入闽浙,我总要给自己想一跳路吧。”

    明白了,张庆被王陵这个一说,心中当即也就明白过来。

    呜呜呜福州军港。微风吹拂的海面,传来一阵汽笛声来。

    正在航道上行驶的渔船,听到那巨大的汽笛声,都赶紧的让开航线,这声音,是福建水师舰船发出的声音,而能够如此巨大,那只有当前福建水师的主力舰船才能够发出来。

    渔船刚离开不久,远处,一艘洁白的巨舰已经出现在视线当中。

    福建水师访问英格兰的舰队,总算在连日的奔波中,在七月五日返回到了福州军港。

    码头上,身穿军服的张庆见到那飘扬的龙旗,心中总算是松懈了一口气。

    如今,军械局的人正在将物资弹药装运,现在都已经装运到了一大半,而老大也已经下令让第一兵团以及驻屯军第一师的人做好准备随时等候登船,就等福建水师回来护航。眼看一切都准备好了,福建水师却还不回来,这两天,他就见到老大在书房中唉声叹气,张庆是看在眼内,疼在心中,因此每天都在忙碌完毕,他都在码头看着远处的海面,希望能够看到福建水师返

    回,如今,舰船总算是返回,张庆如何能够不高兴。

    呜呜呜汽笛声再次传来,那左宗棠号舰船,已经缓缓靠近码头。

    轻微的一阵颤动过后,舰船停靠了下来。

    一阵铁链的晃动,巨大的铁锚载入到水中,冒出一阵气泡,紧随其后,洁白色的踏板已经放下,张庆见到许寿山和琅威理已经下了舰船,慌忙走了上去。

    许寿山早就已经见到了张庆,当即他慌忙走了上去握住张庆道:“张庆,现在什么情况,在广州,我们听说北洋水师在大东沟一战损失不少,是真的嘛?”

    许寿山十分焦虑,他的舰队回来的途中,就已经听说北洋水师大战倭国联合舰队,损失惨重,陆地战斗更是一退在退,他心中顿时就感觉到这信息估计是不真实。淮军,他多多少少还是有一定的了解,不说是天下第一,但是除了楚军之外,就是他淮军的战斗力最强,这也不至于会败的那么惨烈,水师更是如此,几次和他们联合练习,对方虽然说航速缓慢了一

    些,但是水师士兵斗志不差,而且炮手的准头都十分厉害。说什么,也不会沦落到五艘战船被毁掉的情况。“是真的,北洋水师黄海一战,折损不少,退入到旅顺,如今,旅顺已经被倭国占领,北洋水师已经返回退守危害。你们回来的太及时了,赶紧跟我去将军府,老大已经等候你们有一定的时间了。”张

    庆简单的将目前的情况说了一番,赶紧指了下远处的马车道。

    是该去见王陵了,许寿山微微点头,随即跟随张庆,带上琅威理,一同前往将军府。

    倭国,大本营,平静的大兵营内,各部门的人都在各司其职。

    大本营伊藤博文房间内,身穿着没有任何军衔的伊藤博文脸色扭曲的看着面前的地图发呆。

    他心中,有一种已经忍受了很大的一股怒气没有发泄出来。

    第二军占领旅顺,这本来是一个值得庆祝的事情,帝国海军拥有了一个停泊口和中转站,陆军也可以利用旅顺周围的炮台,进行防御,支持辽东一带的战斗,然而谁曾想到,他么的,人算不如天算,帝国一切算计的那么精准,就等拿下旅顺就大干一场,然而等第二军进入旅顺,却发现整个旅顺的设施,已经全部被炸毁,不要说船坞了,就是码头都给炸的简直已经成为了

    废物,更为可恨的是,北洋水师离开的时候,烧掉了所以没有使用完毕的煤炭,甚至将炮台全部炸了不说,还用几艘破旧的标靶船给炸沉到了航道,

    帝国海军率先探路的西京丸因为不注意,给撞在了上面,直接就给撞沉在了航道上,让本来就已经堵塞的航道更加拥堵,现在水师进入港口,那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着了道。

    第一旅团乃木希典心中气愤,在大山岩的默许下,对旅顺的百姓进行屠杀泄愤,虽然这算给了大清国一个警告。

    但是伊藤博文却有些担心,第一旅团在旅顺的动作,会不会刺激到王陵。当初丰岛一战,东乡平八郎私自下令攻击落水清军,都让王陵如此疯狂的报复,将整个浪速号的水兵杀的是干干净净,而为什么留下了东乡,他不得为止。如今,这旅顺乃木希典更是杀了两万多百姓

    。以王陵的性格,他能够放过,那就不是王陵。担忧,自己这几天来,吃不香,睡不着的,都在担心着这样做会不会刺激到王陵,然后出兵,这对于帝国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事情。更不要说,当前王陵的福建水师,就要返回到了福建,一想起这个事情,自己脑袋就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