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慈禧的意思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这小子总算知道要出来了,他要是在不出马,我的淮军可真的就要全部葬送在辽东了。李鸿章颤巍巍的接过电文看了看将电文放在旁边的茶几上。“大人,这一次,倭国屠杀旅顺百姓,估计是已经将王陵彻底激怒,因此才会请求你协助去朝廷,协助他出兵,如今,我淮军精锐损失殆尽,如果在打下去,恐怕今后对大人不利,因此属下以为,王陵

    这个忙,一定要帮。”  杨士骧始终还是为李鸿章着想,从开战以来,李鸿章的嫡系淮军损失不少。而且大部分都是精锐,如今倭国第一军第二军已经进入大清国的领土,并且进入的都是淮军管辖的范围,这个战斗要是在打下去,不管最终谁胜利谁失败,损失的都是淮军,与其这样,还不如让王陵的兵马出动,他的楚军,是大清国出名能够打硬仗的兵力。这些年来,王陵更是不停的武装楚军,那装备,就算英格兰方面看到都

    要眼红,跟不要说淮军,根本局无法相提并论。

    “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是朝廷那边?”李鸿章叹息一口气。

    上次,他也去朝廷哪里,给朝廷上书,请求朝廷下达圣旨,让王陵出兵辽东,可是奕欣以及慈禧的意思,是拒绝自己的建议。

    而朝廷的理由就是只有一个,担心王陵一旦进入辽东,到时候就无法在送回去。

    哎

    杨士骧叹息一口气,朝廷的心意,他心中十分明白。担心着王陵进入辽东后,今后会成为第二个闽浙。“大人。朝廷的担心是有必要的,但是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王陵的兵力一旦出了辽东,那么闽浙的兵力也就减少不少,这对于朝廷来说,也何尝不是一个收回的机会,而且王陵到时候兵力分散,

    朝廷也就有机会再次收回他的兵权。”低头沉思片刻,杨士骧抬头对面前的李鸿章认真道。

    有道理,李鸿章连连点头道:“这个切入点不错,你立即去书写一份折子上来,然后送到京城。”

    京城,褚秀宫。七月初一,中午的阳光有些毒辣映照着紫禁城内。

    褚秀宫内一阵清香从里面传来。宫殿炕头,穿金戴银的慈禧,正仔细的观看着一份折子,在她的案桌上,面前摆放了两份文书,第一份,是李鸿章前几天上来的折子,上面的内容,是当前前线战事吃惊,希望朝廷能够下达旨意,让

    福建将军王陵北上,节制各军人马,对倭国展开作战。

    而第二份,却是闽浙总督八百里加急送来的福建将军王陵的奏折。

    奏折,是王陵书写的,他的意思,是希望朝廷能够同意他率领兵马北上,抗击倭贼,还大清国一个朗朗乾坤。太平世界。啪慈禧将手中的文书合上后,看着端坐在自己对面的军机处大臣奕欣道:“六爷,这李鸿章建议王陵出兵,而王陵又在这个时候请求出兵,两个当前大清国最有权利的人几乎都上奏述说楚军出兵的事

    情,你身为军机处大臣,而且和他们打交道最多,你说说看,朝廷应该不应该让王陵出兵。如果出兵,会不会对我们的辽东有影响。”

    慈禧好歹还知道自己的不足,不能乱来,而辽东又关系到了目前大清国的国运,她不敢私自做主,只能询问面前的奕欣,让奕欣提出建议,然后在来决断。

    奕欣手中还有一份折子这份折子,是李鸿章发来的,现在他还没有递给慈禧,

    其实以奕欣的意思来说,他还是希望,王陵能够出兵,李鸿章的话说的好,一旦倭国丧心病狂丧,真的占领盛京城,然后南下山海关,那么大清国真的就危险重重。

    当前,李鸿章的淮军已经折损的七七,虽然说各地也调动了不少兵力过去,但是就如同纸糊的一般,根本就不是倭国的对手,而如果说现在还有谁能够一战的话,唯独只有王陵的楚军。

    但是楚军力量太大,朝廷又担心王陵今后待在倭国不走,那时候又是一个麻烦。“老佛爷,你先看看这个。”奕欣伸出手来,将李鸿章的折子地上。“李鸿章的意思,是王陵一旦出兵,到时候兵力分割,对于我大清国的威胁,将会减少,而我大清国,也可以在合适的时间内,收回失

    去的一切,哪怕是今后,我们动用武力,那王陵一南一北,根本就无法联络。”

    事情到是这个理,可是问题是,那时间是需要多久,五年,十年,还是二十年。慈禧看了下文书在心中道。

    “老佛爷,倭国不是等闲之辈,让他来消耗一下王陵的兵力,也不是什么难事。”奕欣见慈禧依旧考虑,拱手缓缓道。

    嗯,倭国不可小看,这群人能够将李鸿章的淮军打的晕头转向,那定然也是能力出众的人,而王陵目前拥有几万兵马,如果让他过去,也还真的能够消耗一下他的兵力。打赢了,是大清国指挥有方,打输了,那就是他王陵的罪责,到时候朝廷指需要动用一下舆论,大清国全体上下都会讨伐王陵,就算他兵力雄厚,也无法跟全天下作对,这到是一箭双雕的好办法,慈

    禧暗思到这后微微点头,算是认同奕欣的话来。

    “你的意思是赞同了?”抬起头,慈禧看向面前的奕欣,严肃问道。

    奕欣见慈禧期待的眼神,低头沉思一下,他突然响起了王陵一个十分不合适的比喻,当即他开口道:“老佛爷,王陵曾经说过一句有些不合适的话,不知道该不该讲。”

    “你们虽然是君臣,但是私底下却也是一家人,你还得叫我一声四嫂,有什么不能够说的,你说吧,今日不管你说出什么,都无罪。”慈禧微微抬手,示意奕欣说出他的意思。

    奕欣见慈禧这么一说,心中也算坦然下来道:“老佛爷,王陵曾经私底下跟他的属下说过家庭的故事。”家庭,这能够跟现在的局面扯上什么关系,慈禧歪起脑袋,有些疑惑的看着面前的奕欣,心中南面起了不少的好奇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