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李鸿章进京城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天津,总督府,虽然说夏天的天气有一些闷热,但是此刻的李鸿章,却盖上了厚厚的被子。

    病了,李鸿章再一次的病倒在了书房。

    他这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上次,平壤战役失败,他气倒了一次,而这一次,原因也差不多是一样。

    鸭绿江防御失败。

    失败,李鸿章能够理解,但是这失败的速度,让他有些想不同。

    两万八千多人,都是自己抽调过去的淮军精锐,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和几乎相等的倭国第一军交手,准备了一个多余,就坚持了四天。

    四天。这个数字让李鸿章接受不了,当时就病倒在书房。

    鸭绿江防线已经失守三天了。三天的时间,李鸿章都在思索着一个问题。

    要不要上书朝廷,让王陵的楚军北上。

    自己的淮军,已经是不行了,主力已经折损七七,在打下去,自己的那些家底,恐怕就要全部折损在了这个地方。犹豫不决,开战前,他曾经和奕欣商量过,奕欣的意思,是不能让王陵的军队北上,对于奕欣的话语,他心中明白,楚军就是洪水猛兽,到哪里都能够如同滚雪球一样的发展,而且这支军队,并不听

    从朝廷调动,如果让他出动,很有可能今后在辽东驻扎下来。

    辽东,是大清国的龙兴之地,这个地方,向来不允许任何的外人进入,驻扎在这里的兵马,都是八旗兵力。

    而王陵是典型的外军,朝廷担心,这请神容易送神难。到时候王陵要是赖着不走,对于朝廷来说,就是一个麻烦。

    已经思虑这个事情有几天时间了,李鸿章心中在是不是要请求朝廷调动王陵的事情上,一直在纠结此事。

    “中堂大人。”卧室门外传来一声叫喊,斜靠在枕头上的李鸿章微微扭头看了过去,杨士骧已经拿起一份电文走到了自己跟前。

    “怎么了?”心中想着太多的问题,李鸿章说话都有些有气无力。

    杨士骧深吸一口气,将手中的电文递给李鸿章道:“大人,王陵来电,倭国大本营组建第二军,如今第二军已经从佐世保出发,往汉城方向移动。”

    什么?李鸿章一把将自己额头的毛巾抽调,腾的一下坐直了身体看了下去电文的内容。他身为统兵几十年的将领,对于这份电文,如何不知道里面的含义,倭国是要增兵鸭绿江,给大清国一场巨大的攻击,目前,在鸭绿江防线的兵力已经撤退到了凤凰城,士气滴落,对倭国的第一军交

    手都十分困难,更不要说马上过来的第二军。

    “大人,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杨士骧也有些心慌,第二军是两个师团外加一个旅团的兵力,如果这支兵力和第一军汇合,到时候大清国要是阻挡不了,那丰天就危险。

    丰田是当初大清国的都城,同时也有太祖的坟墓,如果让倭国占据哪里,那朝廷的脸面,恐怕比臭鞋垫子都不如。

    心慌,看着未来的局面,就算沉稳的杨士骧,也感觉到有些无能为力,只能询问着面前的李鸿章。

    看来我要亲自去京城一趟了。“拿起电文看了一番,李鸿章皱起眉头看向面前的杨士骧道:“给宋庆传令,就地驻扎,防御倭**队进攻,在敢退却,所有营统,一概诛杀。”

    宋庆指挥不动这些兵力,那就只能自己亲自给这群混蛋下达军令,要是在该有撤退的意思,不管是谁,立即斩首。

    “备轿,我要去一趟京城。”见杨士骧要走,李鸿章深吸一口气再次补充道。

    杨士骧一听李鸿章要去京城,低头沉思片刻,他似乎明白李鸿章的意思,因而上前道:”大人的意思是?“

    “除了王陵,目前没有谁能够控制这个局面,我只能亲自去京城,说服奕欣,让他和老夫一同说服老佛爷,让王陵出兵,不然大清国这一战,胜利渺茫。”早就该让王陵出手了,轮当前大清国的兵力谁最厉害,恐怕十个人中有九个人都会说福建的楚军,然而就这么一支当年打的法兰西军队找不到北的兵马,朝廷居然一支不同意让其参加战斗,这让杨士

    骧心中有太多的不解,

    “属下马上去准备。”杨士骧拱手应了一声,转身退出书房。

    京城,六月的天气,已经让整个京城笼罩天然的蒸笼上,虽然说已经日落黄昏,太阳已经将他毒辣的阳光收拢,但被照射了一天的地面,依旧是一阵阵的巨热。

    恭亲王府,身穿短衫的奕欣,不停的晃动着手中的纸扇,以往这个时候,他已经准备休息,但是天气炎热的原因,他也睡不着,只能在书房外,躺在一张竹椅上乘凉。

    吱嘎吱嘎,竹椅轻微的晃动,奕欣闭上眼睛十分舒坦的享受着这种时光,而在他边上,还摆放了一盘新鲜的水果,和前线相比,他的生活简直就是天堂。

    倾听着身边吹拂的微风,奕欣兴致勃勃的放下扇子,端起旁边的茶水润了一下喉咙扯开嗓子哼唱起来京剧空城计

    还不曾哼两句,那院落外传来的脚步声,让奕欣一下停了下来,睁开眼睛,透过院落中的灯笼看了过去,身穿黑色绸缎长袍的管家已经进入到了书房。

    “王爷,李中堂来了,正在外面客厅。”管家走到奕欣面前弯腰道。他来干什么。不是在前线指挥兵力对倭国展开战斗嘛,前段时间,听说平壤失守,他大病一场,这才几天,难道病就好了,还是跟朝廷报捷来了。心中思索片刻,奕欣从椅子上站起来指了下书房外面

    的大厅道:“去看看。”脸色铁青而且还苍白、一脸的憔悴容貌,和当初离开京城的时候是判若两人,奕欣似乎感觉到出了大事情,当即他走到李鸿章旁边的椅子面前疑惑问道:“中堂,你这么晚来这里,是不是前线出事了。

    ”何止是出事,是出大事了,李鸿章叹息一口气,看向面前的奕欣站起来颤巍巍道:“老臣有负王爷皇上所托。我大军在鸭绿江防线大败,鸭绿江防线失守,倭国兵马攻入九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