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早晚让你们血债血偿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王陵对张庆这话有些不理解。

    北洋水师这次没有打好。怎么跟丁汝昌没有关系,跟他没有关系,难道跟自己有关系不成。张庆见王陵疑惑,上前一步,将王陵带入到书房中这才道:“老大,这次真跟他没有关系,丁汝昌的部署一切都是正确的,可是关键的是,济远管带方伯谦贪生怕死,始终不跟上去,让薄弱的左侧防线

    一下就让第一游击舰队撕破,率先打沉了扬威和超勇,随即第一游击舰队开始猛烈进攻北洋水师左侧防线。”

    张庆一直在叙述,王陵仔细听了下去,也就明白了张庆的意思。

    那济远号一直不跟上来,让左侧防线暴露最终让倭国联合舰队进入到定远镇远身后,随即北洋水师就陷入到包围当中。这已经是陷入到了危险重重,然而,天津枪炮局制造的炮弹,却又不能使用,浪费战机,这才让致远舰无奈之下,悲愤去准备去撞沉吉野,却最终中了鱼雷。致远舰沉没过后。济远随即根本不顾当时

    的局面,掉头就跑,顺带的将光甲也拐带逃离。本来就已经伤痕累累的北洋水师其余各舰,只能跟随在镇远定远身边奋力抵抗,好的是,那在码头的平远等舰船,在得到消息后,随即赶往战场。这才算挽回了全军覆灭的局面,在加上天气已经黑暗

    下来,不利于炮击,而联合舰队又陷入到了五艘主力舰全部重伤的局面,只能率先撤离。

    丁汝昌也率领舰队追赶了一段时间,奈何航速无法跟上,只能下令返回旅顺。“他么的天津军械局,我早就提醒过李鸿章要注意要注意,他就是不停,这下好了,自己一艘组建起来的北洋水师,没有毁在联合舰队手中,却是毁掉了自己的天津枪炮局,也不知道李鸿章现在是不是

    已经气的卧床不起了。”听完一切,王陵叹息一口气无奈的道。

    张庆蠕动了一下嘴唇:“能不气嘛,北洋水师他花费了多少的心血,可是大东沟一战,折损的主力舰船就去了一半,他在得到消息后,当即就将主管枪炮局,也就是他的侄儿给枪毙。”

    有个屁用,枪毙了他,也无法挽回现在海面的局面。目前联合舰队算是已经控制了制海权,北洋水师根本无法出去。

    “老大,老头询问你,目前该当如何?”张庆见王陵坐在椅子上生闷气,上前一步问道。

    现在知道问了,当初给他那么多意见,他没有一个字是听进去的,现在知道来问,不觉得晚了一些,王陵心中嘀咕道。有心的不想在管这个事情,但是一想到北洋水师目前的情况,在怎么说,也是大清国的海防力量,王陵心中咒骂一番,只能抬头道:“能怎么办,告诉他,目前双方海战损失都较为惨重。暂时十几天,

    将会陷入到平静状态,当务之急,是立即修复破损战舰,然后依托旅顺各处炮台,绝对不能让倭国占领旅顺。”

    “明白了。”张庆听清楚王陵的命令,当即转身退出书房,给李鸿章去传达电文。

    见张庆走了出去,王陵再次叹息一口气后随即问道面前的庹茂兰道:“福建水师到哪里了?”

    庹茂兰一直在边上没有打断王陵和张庆的谈话,现在见王陵询问到福建水师的情况,她当即开口道:“已经进入印度洋,估计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就能够到达旅顺。”

    一个月,一个月。王陵蠕动了一下嘴唇,无奈的闭上眼睛。

    自己的福建水师不回来,自己是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倭国如今飞扬跋扈,无法无天。

    “老子早晚让你们血债血偿。”似乎为了发泄心中的不满,王陵气呼呼的睁开双眼,辱骂道。

    天津,总督府,李鸿章病了,这一次,他病的不轻。已经是卧床不起。

    北洋水师受到如此损失,这让他的心在滴血。北洋水师,是他花费了多少的精力和时间,才组建起来,原本,他想利用北洋水师来巩固大清国的海防,可是这一战,五艘舰船沉没,却只是打沉了对方不过两艘鱼雷艇,就算他心胸太宽大,也受不

    了这个打击。更为严重的是,当他听到说北洋水师在海战中,由天津方面配发下去的炮弹根本就无法上膛,最终原本有镇远定远本来有十几发穿甲弹的两艘舰船,最终只有三颗穿甲弹可以用,而其余炮弹不是哑弹

    ,就是无法上膛的时候,他一下就明白过来,自己的北洋水师,不是毁在了倭国手中,而是毁在了自己家人手中,毁在了自己侄儿的手中。

    气愤不已,胸中悲愤的李鸿章当即就下令枪毙了这个侄儿不说,硬是将所有的天津枪炮局的全部管理人员枪毙的同时下达死命令,在造不出合适的炮弹,全部活埋。

    下达命令,心中的胸闷,在加上天气突然变化,这一受到冷风,李鸿章直接给病倒了。

    如今,都是杨士骧每天在照顾的同时,替李鸿章在管理着目前的政务事情。

    几天来,李鸿章总算是稍微好了一些,今日也算是能够吃点稀饭,而且脸色也稍微恢复过来不少,不比前几天那么苍白。哒哒哒斜躺在床上叹气的李鸿章听到脚步声,回头看是杨士骧,当即他无奈的闭上眼睛示意杨士骧坐下后万分悔恨的对杨士骧道:“王陵,在一年前提醒过老夫,天津枪炮局有问题,让我好好的查探一下,可是老夫只认为是在自己家人手中,不会有什么问题,因此也就没有听取他的意思,如今,果然,天津枪炮局出现了如此大的问题,我那个好侄儿,居然克扣工人工资不说,还在炮弹里面装填沙子

    ,让我北洋水师战局被动,老夫悔不当初啊。”

    杨士骧蠕动了一下嘴唇,李鸿章说的事情,他心中清楚,当初,也是他将那份电文递给李鸿章的,如今,这才多久的时间,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大人,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们在后悔也没有用了。王陵已经发来了电文。”杨士骧叹息一口气,无奈的从自己的衣袖中取出电文走到李鸿章面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