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这是一悍将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一阵的求饶声中,穆图善被直接让两个身材魁梧的士兵给拖了下去,等到声音渐渐远去,左宗棠再次返回到了椅子上后开口缓缓问道:“王陵、周开、王平,现在哪里?”

    一边已经被免去的职务的何璟听到左宗棠这么一问,当即抬头说道:“大帅,穆图善将他们关进了福州监狱,等候宣判。”

    左宗棠一听这话,顿时皱起眉头后看了一下自己福建后说道:“持我大令,立即去福州监狱,释放三人。”说完这话,左宗棠看了一下面前的何璟示意他退下后,随后再次来到了岸防炮台一号炮位。

    一号炮位,克虏伯火炮现在不过剩下了一个架子,它的炮管,现在依旧还躺在了距离这里十几米的地上,当初那一炮,直接就将这门火炮炸断,随后带走了将近十几个士兵的性命。

    惨烈啊,不用去看其他的,左宗棠就是看到那躺在地上的炮管,都能够感受到,自己没有来的时间中,这炮台,究竟承受了什么样的火力。

    许寿山见到左宗棠站在哪里沉思,他低头想了一下,随后指了一下远处港口的停泊的几艘军舰后说道:“大帅,王陵在此战中功劳十分巨大,总体来说,这几次的战斗,都是王陵指挥和策划的。甚至目前停靠在哪里的法国兵船,都是他力主俘获过来的,特别是雷纳号,当日正是王陵一炮集中他的锅炉,让其停止下来,我们准备将其击沉,而王陵打出了那是福建水师旗舰的信号。”

    嘶

    真的假的,听说这段时间来,炮台水师的战斗,几乎都是王陵一个人指挥作战的,左宗棠顿时皱起眉头有些不敢相信,那王陵有多大的本事,居然能够有这样的本领,指挥水陆大军抵抗法军,硬是没有让他进入到这里半步。

    “你说的可有假?”左宗棠低头沉思一下后,顿时抬头问道。

    许寿山见到左宗棠有不相信的意思,当即指了一下身后跟随的福建水师管带后说道:“大帅,这个事情,福建水师个管带可有作证。甚至是参将周开,他也可有作证。”

    许寿山为人正直,不是自己的功劳,他绝对不会去分一杯,王陵的确是这段时间来,水师和炮台的指挥官,他曾经想过,如果不是王陵,水师已经不在存在。”

    周开这个人左宗棠知道,那曾经就是自己的亲信,当初自己离开的时候,他已经是参将,不过后来如何掉下来的,那就不清楚,因此他听到许寿山这么一说,顿时想到了,等回到福州过后,询问一下周开,至于现在,他还是要听一下水师方面的意见。

    “大帅,的确是王陵,这段时间来,王陵在水师和炮台两边跑动,跟我们出谋划策,而且,他制造出来的一种炮弹,直接就将当时的窝尔达号打沉,十分厉害。”福星号管带陈英见到左宗棠的明锐的眼睛来回在自己身上晃动,顿时上前一步说道。

    窝尔达号被打沉,他如何知道法军军舰要偷袭,听到陈英这话,左宗棠顿时皱起眉头,他估计,当天晚上的事情,绝对有鬼。想到这,左宗棠生色的点了点头,随后开始返回福州。

    福州总督府,左宗棠身穿朝廷一品大员服,冷冷的端起茶杯看着面前的周开。

    周开现在已经换上了参将衣服,规规矩矩的跪在左宗棠面前。

    啪看了一下眼睛不停转动的周开,左宗棠猛的将茶杯放在红色的茶几上后突然说道:“八月二十二日究竟谁先开火的。”

    咯噔一声,听到这话的周开噗噗噗的连续叩头,也许在皇帝哪里,他能够将这个事情隐瞒下来,但是左宗棠这,他不敢,也没有这个胆子。

    “大帅饶命啊,大帅饶命啊,这都是王陵那王八羔子的主意,是他忽悠末将和水师一起动手的。”周开说道这,顿时叩头的声音都更加的响亮。

    “你跟我说清楚一点,要是有半点隐瞒,老夫活刮了你。”左宗棠一听这话,顿时就走起眉头。

    周开哪里还敢有半句假话,当日就将王陵找到自己说法国舰队要偷袭等事情全部说了出来,随后又讲到了,王陵力守炮台,并将炮台在,水师在,水师在,船厂在,船厂在,福建水师在,大清海防在的理论说了出来。”

    王陵这话饶口,周开反正是不理解其中的意思,但是左宗棠是什么人只是听了一次,他就明白了过来,这王陵的目光,看的很远,当天他煽动水师和周开开战,其实已经就是为了在保护造船厂和福建水师在行动,因此,左宗棠估计,这王陵当天说发动偷袭是假的,而他真的目的,就是要挑起战乱,这家伙也聪明,居然能够玩小花招的明白朝廷不准先开炮的命令,硬是让孤拔打了第一炮,就这聪明,自己手中的将领中,就找不出来几个。

    “下去,这个事情,从此在也不要跟任何人说,哪怕是皇帝也不能说出来,一辈子,都要烂在心里。”左宗棠看了一下额头都已经在出血的周开,低头沉思了一阵后开口说道。

    周开一听是让自己滚下去,而不是吧自己拉出去砍了,当即他是是是的,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周开刚一出去,左宗棠顿时就皱起眉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开始来回在房屋中走动。

    周开说的事情,不可谓不大,这可是违抗了上面的命令动手的,要是以原来的心,自己定然会将王陵立即斩首,可是现在,左宗棠有些舍不得,这里面,有他的一点私心在里面。

    造船厂,是自己花费了大量精力才起来的,如果不是王陵,那么造船厂今日早就是一堆废墟,哪里还有完整的建筑存在,另外,从王陵的出发点来看,这个人是为了整个大清国的海防着想才动手的,不管从哪一点来看,他都没有私心。因此,让自己下令处决,左宗棠舍不得。

    而最重要的是,从周开和许寿山等人的议论中,这王陵,可是不可多的的一员悍将,如果能够放置在身边,那对于自己的楚军来说,也许会能够跟自己的死对头好好的拼搏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