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英雄魂殇玄武门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轰轰

    从北山撤离下来的野战炮,再一次发出怒吼。

    硝烟弥漫,整个平壤城内外,到处都是喊杀声。

    不时,传入耳朵中的,是一阵伤兵哀嚎。

    啪

    在城墙上督战的左宝贵感觉到自己肚子一阵刺痛,低头一看,自己的腹部,已经被打中,鲜血正不停冒出。

    “大人,你受伤了,下去休息吧。”一边的副将见左宝贵退后两步,在见那冒出的血液,顿时慌忙上来搀扶着左宝贵。

    左宝贵捂住自己的肚子片刻,随即撕扯下来自己衣服内衣的白布使劲缠绕在自己的腹部咬牙道“别管我,开炮,打退他们。”

    侍卫见左宝贵如此重伤,还不下去,顿时跺跺脚,再次提起手中的步枪爬在墙垛上。

    见侍卫已经离开,左宝贵随即用自己的腰刀,奋力站起,走到了火炮面前,

    因为伤口的疼痛,他不得不用一直手搀扶住城垛,这才大声喊道:“开炮。”

    轰轰

    玄武门,双方都明白其中的重要性,在前线督战的山县有朋知道,左宝贵也知道,

    山县有朋明白,要想进入平壤,只能先拿下玄武门,而左宝贵同时也明白,想要守住平壤,只能守住玄武门,这样才能够阻挡倭**队进入。

    谁也不退让,双方不惜一切代价的开始争夺。

    第一军临时指挥部,在身后观战的山县有朋皱起眉头来。

    自从帝国占领汉城后,一直来都是顺风顺水,然而来到平壤后,似乎就已经不在跟刚才那顺利。

    这几天的战斗,根据汇报上来的情况,损失不在少数。

    “司令官阁下,当前清军反击十分猛烈,你看我们是不是暂且退后。”第三师团师团长桂太郎放下手中望远镜道。

    山县有朋并没有听桂太郎的话语,而是一直观察着远处的平壤城。

    那城墙上,一个总兵官,正指挥着清军进行反击。

    “那人是谁?”山县有朋放下望远镜问道。

    桂太郎仔细观察片刻道:“司令官阁下,清军奉军统领左宝贵,高镇总兵。”此人到是一名悍将。得知这人是左宝贵,山县有朋低头沉思片刻后扭头对山县有朋道:“集中所有炮火,往那总兵官的地方打,此人这几天都在,应该是玄武门指挥,只要我们打下他,那玄武门就陷入

    群龙无首的状态,有利于我们进攻。”

    桂太郎听到这话有道理,随即应了声,转身出去传达消息。

    轰轰轰

    一阵炮击,左宝贵感觉到周围都是炮弹在爆炸。

    轰。一发炮弹在左宝贵周围爆炸,被气浪掀起来的左宝贵重重砸在了旁边的一根珠子上。

    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左宝贵抬头看去,炮兵已经被炸的七七,已经没有多少。

    “老子今日就算死,也要拉你们这群狗贼垫底。”左宝贵吐出一口鲜血,爬起来,亲自来到一门火炮面前装填炮弹轰击敌人。

    轰

    一发炮弹打出,十几个倭寇当即被炸上了天空中。

    也就在同时,第一军炮兵再一次展开攻击,一发炮弹恰巧落到左宝贵旁边爆炸。

    平壤大帅府,被囚禁起来的叶志超心神不宁的在自己的书房来回走动。

    自从自己被软禁起来,他根本发不出任何的命令,而且,也出不了书房。

    外面的炮声以及枪声,让本来就有些坐立不安的叶志超从椅子上站起来看向了外面。

    透过窗户,他除了看到无数的尘埃以及燃烧的浓烟之外,其余的什么都看不到。

    这个该死的左宝贵,老子已经要弹劾他不停调动,叶志超心中咒骂一声。

    左宝贵也太不识抬举,那倭国兵马人多势众,而平壤不过一万多人,如何能够跟第一军对抗,居然妄想用这点兵力阻挡第一军,简直可恨,叶志超心中暗想道。

    怎么办,我难道要在这里跟他送死不成。外面的枪炮声再次浓厚起来,叶志超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心中想道。

    吱嘎。关闭的房门被推开,叶志超抬起头来,自己的副将居然从外面惊慌跑了进来。

    “大帅,不好了,倭**队已经打进玄武门了。”

    什么?叶志超吓得连连往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咽下一口唾沫道:“左宝贵呢,他不是在玄武门嘛。”

    “左总兵战死,守卫在玄武门的几百兄弟全部阵亡,如今。敌人已经进来了。大帅,我们该怎么办?”副将皱眉惊慌喘息粗气问道。

    怎么办?叶志超脑海不停的转动。

    “传令下去,务必要堵住,将突入到城中的敌人给我打出去,不能让他们进入城中,另外,立即通知各总兵到此商讨军情。”叶志超皱眉片刻道。

    副将听到这,当即哎了一声,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轰轰一发炮弹似乎在城中爆炸,叶志超听到这声音顿时哆嗦一下后从旁边端起茶水。不过那手,居然在浑身的颤抖。

    福州。

    将军府作战室,王陵端起一杯茶水,在庹茂兰的陪同下,站在地图面前,看着目前的平壤局面发呆。

    自从山县有朋第一军占领外围阵地后,连日来,第一军一个师团外加一个旅团的兵力,几乎是轮番不间歇的对玄武门,城西一带展开进攻。

    但是好在,平壤城坚固,到现在位置,也还没有沦陷。”

    看来叶志超也不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嘛,居然在平壤外围阵地沦陷过后,还能够打了六天,这可是难得呢。王陵品了一口茶水心中想到。

    “老大。”刚想到这,外面传来一阵叫喊声,王陵抬起头看了过去,张庆拿起一份电文已经来到自己跟前。

    见张庆那一脸紧张的样子,赵宁顿时皱起眉头道:“张庆,怎么了。”

    张庆深吸一口气,从自己衣袖中取出一份电文道:“老大,平壤失守。我军全线败退。”什么?平壤失守。王陵手中的茶碗轻微晃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