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包围大帅府的左宝贵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左宝贵瞪眼看了一下面前叶志超的亲兵,他根本就不想去。这叶志超,这几天来,他也算是看出来了,根本就是贪生怕死之辈,自从战斗开始以来,此人都在他的大帅府中,根本就不上前线,甚至在外围战斗打的最激烈的时候。居然下令撤离了外围阵地的兵

    力,让大军撤回城内,让倭寇不费吹灰之力的就占领外围阵地。

    大家对于这个事情是气愤至极,如果不是朝廷委任他为全军总统,恐怕早就已经上奏弹劾此人。

    “转告大帅,如今战事紧急,敌人随时有可能展开进攻,末将无法前往。”对于叶志超的愤怒,让左宝贵对于面前的亲兵说话都有些不客气。

    士兵蠕动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他接到的命令,是务必要请左宝贵去,如果不去,自己的人头恐怕就不保。

    “大人,你还是去一趟吧,小的也是没有办法啊。”士兵有些哀求的道。

    左宝贵低头沉思片刻,也知道这个士兵并没有错,为了不让士兵受到不必要的惩罚,他随即将指挥权交给自己的副将,随即和士兵来到了大帅府。

    进入大帅府,左宝贵就感觉到情况不对。此刻大厅中的,除了叶志超外,还有盛军统领卫汝贵、毅军分统领马玉昆等几个总兵。

    叶志超见到左宝贵已经来到跟前,随即示意左宝贵坐下后,他才端起旁边的茶水品尝了一口寻思。

    今日他召集众人来,并不是有什么紧急的军情,而是想要和大家商量一个事情,跑路。目前平壤已经是孤城,而朝廷方面似乎也没有调动援军过来,如今平壤外围阵地已经被占领。大军一万多人已经被围困在了平壤,为了大家不全军覆灭,也是为了保存有生力量,好为朝廷出力,他希

    望能够放弃平壤。“诸位。目前我平壤已经是孤城。朝廷却并没有派遣援军,根据我们的可靠消息,第一军第五师团已经离开汉城,不日就会抵达平壤城下,到时候对于我们来说,将会陷入到两倍于敌的包围之下,因此

    ,为了全军的安慰作响,因此本帅今日召集大家前来,是想一个完全对策来。”

    哼左宝贵心中冷哼一声后有些不满的意思问道:“听大帅的意思,是要放弃平壤了。”

    叶志超被说中了心事,贼厚的脸皮也不由得老脸一红尴尬的笑了下道:“左总兵这话说的过了,不是放弃,而是诱敌深入。”砰不等叶志超说完,左宝贵站起来一下将手中的茶杯砸在地上喝道:“叶志超,中堂信任你才将守卫平壤战局交付于你,这段时间来,你自问一下,除了自保,可有一天是花费时间到平壤上面的,

    如今你居然厚颜无耻的居然要撤离平壤。末将不敢苟同,告辞了。”左宝贵冷哼一声,丝毫不顾及在成几个人的脸蛋,当即走出大厅。

    叶志超被左宝贵这一声吼,好半天才愣神过来。他没有想到,左宝贵居然如此的不给自己任何面子,指名道姓的说出自己的心思。

    脸上有些挂不住,叶志超正要开口敷衍两句,然而马玉昆也站起来道:“末将守卫城西,责任重大,先告辞了。”

    “末将告辞。”

    不到片刻的时间,几个总兵,副将,全部撤离下去。

    这些人,对于叶志超这种行为,感觉到十分无耻。大军目前并没有溃败的迹象,而叶志超却一而再而三的放弃机会,放弃阵地,这个事情,如果朝廷要是知道,那就是杀头的罪过。

    这罪名谁都担任不起。纸包不住火,早晚都朝廷都会知道。谁都不愿意陪叶志超送死。

    尼玛,老子还不是为了大家的安危着想嘛。见到人去楼空的大帅府,叶志超皱眉心中悲愤想到。

    哒哒哒正在哪里咒骂和不满这些手下不听话。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抬头看去,自己的副将一脸惊慌的跑了进来,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

    “大帅,不好了,左宝贵带领一个营的人马将大帅府给围了。如今我们已经出不去了。”

    啊叶志超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后惊慌片刻后随即站起来准备出去看看。

    然而还不曾等他走到院落中,左宝贵已经带领着五十多人已经来到院落中。

    “左总兵,你这是什么意思?”叶志超见到全副武装的士兵皱眉问道面前的左宝贵。

    左宝贵知道这叶志超想跑,目前平壤战斗正是关键时间。绝对不能有任何失误。大军精气神目前十分充足,如果叶志超在这个时候下达命令撤离,军心就会全面动摇。刚才他如此发怒厉害大厅,完全就是权宜之计,为的就是回去后立即调动兵力过来,将叶志超控制住,只要他在平壤,一切就是稳定的,至于这传达命令的事情,就不用叶志超操心了。他会亲自处理

    。

    “为了大帅的安全,我给大帅增加一些人马。”左宝贵鄙视一番后拱手恭敬道。

    叶志超好歹也是人啊,而且还是大军统领,如今被这样羞辱,如何能够忍受下去,当即他大喝道:“左宝贵,你要造反嘛。”

    哼哼。左宝贵根本不搭理叶志超,而是挥动手臂道:“来啊,送大帅回书房休息。传令下去,从现在开始,平壤各军由我亲自指挥,谁敢在谈撤退者,杀无赦。”

    周围的士兵当即应了一声,随即将军令传达下去。

    原本有些不稳定的平壤,总算是稳定下来,军心开始全面起来。而各处的兵马,也开始进入正轨,开始全面和山县有朋的第一军开始展开战斗。

    轰轰轰

    玄武门,是整个平壤最为关键地点,而山县有朋似乎也知道这一点,居然将手中的重兵全部调动到玄武门,对玄武门展开攻击。

    双方围绕着玄武门,已经展开了将近四天的战斗。

    轰轰轰面对着城墙下的倭国士兵,左宝贵丝毫不畏惧落到城墙上的炮弹,亲自在城门上指挥,炮击倭国兵马。“开炮。”左宝贵冷冷挥动手中的腰刀,厉声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