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大难不死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许寿山被张玉这么一拦截,顿时皱起眉头后看着面前的张玉:“怎么,难道你不想救王陵。”

    张玉微微摇头后说道:“军门,现在穆图善一定有了准备,因此,现在你就算去了都没有用,以末将看来,最好的机会,就是今天中午,大帅巡视炮台的时候,联合水师以及炮台官兵,陈述详情,另外,左营统领王平被抓,哪里的士兵也已经十分不满,我看可以联合起来,我相信,大帅一定会查出这个事情的真相,还王陵一个清白。”

    嗯,听到张玉这么一说,许寿山顿时点了点头后说道:“好,就这么办,传令水师个管带,中军集结。”

    山巅炮台,已经被清洗了一番,然而,在炮台的东北角落,有一个崭新的十几个封土堆,这十几个封土堆,是这次阵亡将士的坟墓,那墓碑,是王陵亲自带领着大家雕刻的,上书,炮台阵亡将士墓。落款是,山巅炮台,守备王陵以及福建水师。

    呼呼呼山风吹动。炮台早已经早早上清洗掉了曾经大战留下的血迹,只有已经被炸毁的一号炮台哪门没有了炮口的火炮,在倾述当日炮台战斗的猛烈。

    中午十分。铜锣声响起,威风飘飘的左宗棠,在福建目前三个大臣以及福建将官的陪同下,渐来到了炮台。

    左宗棠这一次,并没有坐轿而是骑上了快马,他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来慰问一下这个炮台的心存官兵,第二点,就是要搞清楚,当天炮台究竟发生了什么,根据自己管家在福州街道打听到的消息,福州百姓,似乎对于这个穆图善,十分的不满意,而相对来说,对山巅炮台守备王陵,却是赞叹有加。他不明白,为什么王陵一个逃兵,会得到百姓如此的爱戴。

    来到炮台,看了一下大战留下的遗迹后,左宗棠缓缓走到了埋葬将士的墓碑面前。

    王陵,上面写的是王陵,而并不是穆图善,这可是让左宗棠当即皱起眉头,将目光看向了身边穆图善,穆图善本来就有些心虚,现在见到左宗棠这个眼神,他当即咽下一口唾沫。不敢正视左宗棠。

    有问题,见到这个情况的左宗棠当即看了一下自己的亲信副将后说道:“炮台守卫官兵何在,本督要见见他们。”

    咯噔一声,听说左宗棠要见这些兵痞,穆图善当即上前一步后说道:“总督大人,这些士兵,目前都在修养当中。”

    “是嘛?”左宗棠这一声,顿时让穆图善不敢多嘴,当即退到了一边。

    “来人。”越来越感觉到问题不对的左宗棠大喝了一声,顿时两个亲兵一下站了出来。

    “将这里炮台目前最高指挥官给我带到这里来。”

    片刻后,两个担架被抬了过来,这两个人,正是王天风和陈俊,王陵被抓的消息,他们已经知道了,而让张庆去找许寿山,也是这两个人的注意。

    “卑职王天风、陈俊,参见大帅。”两人因为行动不便,只能在担架上大声说道。

    左宗棠看了两人一眼,顿时走了过去,而一边的亲兵,快速搬来了一把椅子。

    左宗棠坐在了上面后,这才缓缓说道:“福州将军穆图善大人状告你们守备王陵,开战在即,私自逃跑,可有这个事情。

    “放他么的狗屁。老子守备一直就在炮台,带领大家抵御着法军的疯狂进攻,在危机的时候,守备带领我们以及福建水师官兵和百姓,硬是抵挡住了法军从陆地上对于我们的偷袭,反倒是这个穆图善,从战斗开始,就他么的一个援兵都没有派出个,要不是王平将军私自抗命,带领手下来援救我大军,现在哪里还有炮台的存在。这王八蛋居然诬陷我们守备。”

    王天风本来就是一个不怕死的愣头青,还没有等到左宗棠说完,他已经扯开了喉咙大声叫骂。

    “大胆,大帅面前,不得无礼。”穆图善听到王天风这么嚷嚷,顿时脸色苍白的看着大声辱骂的同时,就要从旁边士兵哪里取过腰刀杀人灭口。

    “退下。”左宗棠冷哼一声,穆图善当即推到了一边。

    “大帅,我们冤枉啊,王陵大人也冤枉啊。我们战死了将近六百兄弟啊,现在他们就在哪里躺着,你老人家可不能让兄弟们死不瞑目啊,你要是不信,你问问福建水师军门许寿山。副将张玉他们,张玉当天也是在这里的啊,他们水师官兵,还损失了好几百人呢。”王天风骂完了,顿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一个男人,哭的这个伤心,左宗棠也是有感而发的看了一下远处那一堆崭新的泥土。

    “叫许寿山。张玉。”左宗棠听到王天风哭完,顿时转身看了一下自己的副将。

    片刻后,跟随在后面的许寿山和张玉来到了左宗棠面前。

    左宗棠看了一下面的许寿山后顿时缓缓问道:“王天风说的可是实话。”

    机会就在这里了,听到这话的许寿山当即从自己的衣袖中取出一份折子后说道:“末将不敢说,不过大帅看完这上面的东西,一切都明白了。”

    是嘛,听到这话的左宗棠接过了许寿山的折子。

    万言书。看了一下名字的左宗棠当即打开了一下。

    上面,是福州左营官兵,福建水师官兵,福州百姓签名了的一份文书,上面记载的,确实就是王陵在炮台冒死抵挡法军,重创法军,而穆图善却丝毫不发出援兵的事情。

    啪看完文书的左宗棠一下子将文书扔在了地上后看着面前的穆图善。

    “你自己看看。”

    “末将有罪,末将有罪。”穆图善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两题筛糠的大声请求左宗棠饶恕。

    哼哼。左宗棠冷哼一声,他最恨的就是这种冒公的人,福建水师,福州造船厂,这都是他看着长大的,可叹这个穆图善,居然看不出这个的重要性,这纯粹就是在找死。

    “拉下去。”左宗棠要是发起火来,慈禧老太婆都敢顶撞的人,哪里会对一个小小的福州将军,当即,他掩护的挥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示意亲兵将这种人拖下去,至于怎么处理,他考虑好了再说,反正,让北京那边裁决,是没有必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