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想跑的叶志超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第九旅团目前指挥部,在大同江北岸山坳过去的村子中。

    这个村子,房屋一切都完整,清军并没有在这里驻扎,并不曾受到战火波及,唯一让大岛义昌感觉到郁闷的是,这个村子的人受到了清军的鼓动,什么都没有留下。

    整个村子,就算还是床铺都不曾留下一张,粮食方面更不用说,根本就没有。

    本以为,来到这里,就能够从周围征集一些粮食过来,缓解一下当前大军天天吃干粮的尴尬环境,谁知道,现在依旧是吃干粮的份。扑腾,夹带着一丝愤恨的大岛义昌坐在椅子上,而边上的参谋长见到大岛义昌颓废坐在一张矮小的椅子上,上前有些紧张道:“旅团长阁下,司令官阁下让我们迅速占领大同江,并且架设浮桥,以便我

    大军能迅速通过,可是现在,已经两天过去了,我们不但没有架设起来浮桥,反而是折损将近五百多人,如果在这样下去,恐怕到时候司令官阁下怪罪下来。”参谋长是聪明人,有些话,自己不能说,但是大岛义昌也不是猪头,他如何不明白参谋长的意思,如果自己不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架设桥梁,到时候整个进攻平壤的计划就会被推迟。司令官阁下定

    然会责怪自己。“你说的很对,但是北山上的清军火炮阵地,对于我们威胁实在太大,如果不拔出,咱们根本就无法架设桥梁。”大岛义昌冷哼一声无奈道:“也不知道是那个混蛋提出来的建议,居然将火炮架设在北山

    上,对我们威胁实在太大。  边上的参谋长低头沉思片刻到:“旅团长阁下,这两日来,清军都占了不少的便宜,俗话说骄兵必败,既然白天不能展开攻击,那我们晚上就偷袭一次,一旦我们占领南边,那北山炮兵阵地也会不攻自

    破。”

    好办法,听到这的大岛义昌微微点头道:“就按照你的意思办,今晚展开偷袭,如果不成功,立即强攻,好的是,现在是五月份,河水并不寒冷。而且河面并不宽,有利于我们行动。”

    大同江的深夜,微风吹拂,已经打了一天的双方兵马趁着这难得的宁静,各自阵地上休息,为明日的战斗补充力量。

    呼呼呼漆黑的夜晚传来呼呼的山风。清军大同江前沿阵地。

    哨兵赵二正抱起自己的长枪,爬在地上昏昏欲睡。

    啪脑袋上似乎被谁敲打了一下,赵二赶紧抬起头,居然是自己的队长段祺瑞。

    “你干嘛呢,让你放哨是这么放哨的嘛。”段祺瑞咧开嘴巴嚷道。

    赵二知道自己错了,他实在是太困了,打了两天了,自己根本就没有来得及休息。现在见到自己的队长责骂,他只能委屈的地下脑袋。

    段祺瑞见到自己的兵那双熊猫眼睛,也知道实在太困,深吸一口气,段祺瑞也不在责怪,而是缓缓道:“对面有什么情况?”

    “没有情况,一直都很平静。”赵二见到段祺瑞不在责怪,慌忙道。

    平静。段祺瑞皱起眉头伸长脖子看了过去,那不远处的江面,似乎真的十分平静。

    哗啦一阵微弱的水声传来。

    耳朵尖锐的段祺瑞当即皱眉往前探头。

    他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这河面平静流淌,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哗啦哗啦的水声。

    哗啦哗啦声音越来越大。

    不好,倭**队偷袭,段祺瑞皱起眉头,顿时慌忙扭头道:“倭军偷袭。”

    啪话音刚落下,一声清脆的枪声传来,段祺瑞赶紧蹲在地上擦拭了一下自己额头的冷汗。他的帽子居然给打在地上。

    啪啪啪啪枪声越来越大,大同江江面,顿时打的不可开交。

    轰轰轰北面山头炮兵阵地,已经得到命令的冯国璋再一次开始指挥炮兵对江面进行炮击。

    透过闪光,冯国璋看了过去那正在泅渡的倭**队,骑马上前人,而其中一部分,已经抵达岸边,自己的炮兵,根本就无法对他们展开炮击。

    “他么的陆军那群人是干什么吃的,难道就没有派出哨位嘛。”冯国璋气急败坏的大声叫道。

    哒哒哒一阵马蹄声传来。冯国璋看了过去,一匹快马已经来到了自己跟前。

    “冯哨长。大帅有令,倭**进攻猛烈,立即放弃大同江,全军退守平壤。”

    什么?放弃,这还有一战的机会啊,只要组织兵马,将倭国打过河是有可能的啊,上面怎么回事啊,怎么会下达这样的命令。冯国璋一阵的疑惑。

    “快走吧,陆军兄弟已经在开始撤离了。”那传令兵见冯国璋还在疑惑,皱眉道。

    这仗打的,真他么的憋屈。冯国璋跺跺脚后看着正在往这边扑过来的倭**队,顿时气愤道:“撤。”

    平壤城,郡守府衙大厅内。负责统领平壤战事总统的叶志超背起双手,端起一杯茶水在房屋中来回移动。、

    倭**进展太快,他才抵达平壤城不到两天,自己连各处的防御都还没有搞清楚,倭**就扑了过来,这让他感觉到有些措手不及。

    好歹,自己在回来的这段时间内,副总统左宝贵是将这里部署的井井有条,这两日来,自己和倭国交手,并不曾吃亏多少,反而是打的风生水起。

    哐当一声。似乎房门被推开,叶志超抬起头看了过去,之间一个身穿总兵军服,腰间握紧一把腰刀,身材魁梧的人走了进来。

    此人看起来是满脸的怒气,见到那长脸,叶志超心都不由得颤抖了一下。“总统,为什么下令大同江兵马撤离,倭国兵马定然是偷袭,定然人数不多,我们只要阻止军队反击,定然能够将其打回去,你为何在这关键时刻下令放弃大同江阵地。”这人走到叶志超面前厉声问道

    。

    叶志超看了下面前的人,此人不是谁,而是奉军统领左宝贵。

    左宝贵有一刀劈死叶志超的心思。今日夜晚,他在自己的奉军防御地点,宣武门巡逻视察,也就在十几分钟前。那城墙下是一阵阵的吆喝声,左宝贵看了下去,更是气的不轻。守卫在大同江的兵马全部都撤回来了。这让他感万分吃惊

    ,当即询问怎么回事,这一问,才知道他们是奉总统的命令撤离。放入这些兵马进入城中后,左宝贵越想越感觉不对劲,随即带人来询问叶志超,撤离大同江兵力是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