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平壤战役打响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杨士骧见李鸿章说完,随即应了一声,转身退出院落,去了电报房。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五月十一日。聂士成以及叶志超统领的原本两千多人,总算是兵力疲惫的进入到平壤城。

    而根据李鸿章的命令,副总统左宝贵也奉命将指挥权利交给了叶志超。

    五月十二日,也就是在叶志超统领人第二天下午,清军一个骑兵队在大同江北岸巡逻途中遭遇倭国先锋尖刀兵,随即恶战一场,双方各有死伤。平壤战役,正式爆发。

    咚咚咚咚

    一阵激烈的敲门声在王陵的房门外响起,已经睡下的王陵听到急促的敲门声,无奈的打开了点灯。

    福建现在已经有了电灯,这是王陵在三年前,让美利坚方面的人员来这里设计建造的一个发电站,用来方便百姓的同时,也方便自己。

    灯光明亮的照耀在在房间内,熟睡的左夏琳被刺眼的光亮给惊醒,她有些不满意的看着已经做起来的王陵。

    “这都几点了,谁啊,这个不懂事。”

    王陵看了一下时间,现在已经是夜晚十一点,这个时候可是没有什么电视机,王陵一般都睡的很早,基本在十点左右就会睡觉。

    “应该是张庆,除了张庆,还没有谁敢这样嚣张的在这个时候敲门。”王陵想了下道。

    左夏琳听到这话,赶紧的穿好衣服后嘟嚷道:“这个天杀的,大晚上的不睡觉,他是要干嘛呢。”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左夏琳还是很快的走到房门面前打开了房门。

    这一打开,透过灯光,左夏琳却发现,站在门口的不但是有张庆,而且还有庹茂兰。

    嘶深吸一口气的左夏琳让两人进入到了房间,她估计,应该是出现了什么事情,不然的话,两人一个是王陵的情报局长,一个是机要秘书,是绝对不会同时来到这里。

    “老大,平壤打起来了。”进入房门的张庆从手中取过电文到。

    打起来了,太快了吧,六天前自己还在跟张庆说平壤战役会很快打响,但是却真的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快就打起来了。

    迅速从张庆手中接过电文看了过去,王陵随即明白了这其中的大概。

    “目前情况怎么样?”看完电文,王陵将电报放在桌子上后问道。张庆微微摇头道:“目前情况不明,不过,因为有老大你的提醒,左宝贵将四门野战炮推到了北山上,居高临下,将倭国的线头进攻部队给打死了一百多,可谓是来了一个开门红。目前战斗还在大同江

    方向较量。”

    嗯,看来李鸿章是听取到了自己的意见了,那左宝贵也是一个人才,居然知道集中炮火攻击,看来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只要清军自己不混乱,他山县有朋,就不可能占领平壤。

    轰轰轰

    大同江岸边,炮声浓浓,硝烟滚滚,北山炮兵阵地,四门野战炮发出一阵轰鸣,紧随其后,铜色的弹壳退出,发出叮当的声响。

    “快,装填。”三十四岁的炮兵指挥队长冯国璋见到炮弹已经退膛,举起手中的指挥旗子大声吆喝道。

    冯国璋,原本天津武备学堂学员,因为学习成绩优异,随即留校担任教员。三年前,受到聂士成邀请,随即进入到麾下担任炮兵队长。

    这一次,他也随同大军进入牙山,从牙山返回后,因为他本来就属于炮兵,因此被叶志超任命被北山炮长,掩护北山下的陆军盛军守卫的大同江南岸阵地。

    清军士兵在冯国璋的一阵阵叫喊声中迅速将身后的炮弹装填进去并且关上炮栓。

    “装填完毕。”四门克虏伯野战炮很快就将炮弹装填完毕并且通知冯国璋。

    冯国璋听到炮弹已经装填完毕,丝毫不顾及对面倭国炮兵对自己的压制伸出手大声吆喝道:“预备。”

    “放。”一声大喝,冯国璋随即挥动手中的红色令旗。

    轰轰轰轰

    四门火炮再次发出轰鸣,硝烟散去,远处正在泅渡进攻的大同江,顿时冒出冲天水柱。

    哈哈,真他么的痛快,这段时间来可憋屈是老子了,见到不少倭国士兵被自己的火炮炸死在地上,方向望远镜的冯国璋可算是解恨不少。

    同时,他更是对福建将军王陵提出将火炮推动到北山上的建议简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火炮在山上,视线好,射程更大,就算对方发现了自己的炮兵阵地,也只能是望洋兴叹,从昨日到现在,倭国士兵已经连续对大同江展开了五次攻击,但是每次都会被自己的炮火以及下面陆军兄弟给

    打的逃了回去,现在,那北岸岸边甚至水里,可是有不少的倭国尸体。

    自己的炮火能够打到北岸,可是对方却根本达不到自己,这感觉,冯国璋想起来都是笑呵呵的舒坦。

    “装填。”炮弹已经打出,冯国璋不在沉思,而是再次扭头大声叫喊道。

    轰轰轰轰火炮再一次的发出剧烈的爆炸。

    哼,大同江北岸,第九旅团旅团长大岛义昌双眼已经快喷出火来,他的双眼,死死的盯住对面的北山阵地上不时冒出的硝烟。

    那他么的是清军的炮兵阵地。

    他么的啊,那个王八蛋这个歹毒啊,你他么是有毛病嘛,居然不嫌麻烦的将火炮搬运到了山上,尼玛的嫌得蛋疼啊,你大爷的啊。

    你这么一弄,硬是阻挡我大军前进的步伐啊。我帝国将士,折损也太严重了。

    大岛义昌心中一阵阵的咒骂,自己奉命作为进攻平壤的先锋,昨日中午和清军接触后,清军就立即焚烧了浮桥,甚至将船只都给拉了过去。司令官阁下让自己迅速在大同江建设浮桥,可是谁知道,这一到岸边,对方的炮火就会展开射击,自己虽然也让炮兵压制,可是却根本就无法打到对方的火力点,反而是让那山上的清军炮兵给干掉了

    两门火炮。

    如今,自己已经是第六次进攻了,第六次,看现在这情况,恐怕是又一次失败了。

    “停止进攻。”大岛义昌皱眉一下,深吸一口气缓和掉心中的怒气,对身边的参谋长道。参谋长早就有撤离的心思,这样打下去,士兵损失也实在太严重了些,当即他狠狠点头,随即对身边的副官传达命令,让进攻的士兵立即撤离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