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德意志的决定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德意志和王陵的关系如胶似漆,这一点,福克十分清楚,在加上,当前,帝国也需要王陵的水师来牵制在九龙的英格兰舰队,因此这个忙,他一定会帮。

    所以,等到王陵说完,稍微沉思片刻的福克立即走出客厅,前往电报房传达消息。

    柏林,德意志首都,自从威廉一世去世过后,他的儿子,威廉二世已经开始担任德意志帝国的皇帝。

    威廉二世比他老爹更加狂妄,更希望用武力来为帝国获得更多的生存空间,这些年来,为了大力发展海军,他甚至将自己老爹的中流砥柱俾斯麦宰相都给赶回到了老家中。

    而让俾斯麦回家的原因,十分简单,那就是俾斯麦对于自己扩建海军,持有反对意见。

    俾斯麦担心过分刺激英格兰,因此强调当前,帝国不能过分此刻英格兰,从而给德意志带来危险,而这跟威廉二世所崇拜的大炮达到目的刚好相反。

    两人的矛盾组建加深,最终,在三年前,威廉二世直接接触俾斯麦的职务,让其回到了老家中养老。俾斯麦对于这个年轻气盛的皇帝也是感觉到无奈,最终带着一丝的惋惜离开了柏林,不过,在临走的时候,他还是给威廉二世一个建议,那就是无论如何,一定要和东边的王陵加强联系,绝对不能和

    王陵关系恶化,不然帝国在远东的利益将会受到损失。

    这一点,威廉二世还真的就听取进去了,自从他登基过后,并没有和王陵有过任何的摩擦,相反的,还加强着双方的贸易联系,甚至在军事上面,也有不同的合作。

    哒哒哒,皇宫,威廉一世办公室,沉重的脚步声响起,今年才三十一岁的威廉二世抬起头,他就见参谋长毛奇从外面走了进来,而且在他手中,还拿着一份电文。

    威廉二世抽动了下自己嘴角的八字胡须一下后眨眨眼睛淡淡问道:“怎么了我的将军阁下。”

    毛奇现在是参谋长,算是俾斯麦留下来辅佐威廉二世的阁老人物,他几步来到威廉二世面前后道:“陛下,远东总督马克传来王陵请求电文。&p;p;;

    王陵,这个比自己小了四岁的人,他出现了什么困难了,居然要找我帮忙,威廉二世心中帝嘀咕一声,随即从毛奇哪里接过电文。

    看完电文的威廉二世叹息一口气从椅子上站了。这到是让他感觉到有些难办。

    自己崇尚武力不假,但是这么以来,自己就有可能间接的得罪英格兰,当前,帝国海军虽然已经有所成就,但是还不足震撼英格兰的海上舰队,

    一艘煤炭船,这不是什么问题,自己送给他两船都可以,问题的关键是,这么做,对于帝国是不是能够获得最大的利益,这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毛奇见威廉二世抱起双臂在房间中来回走动吃吃不下决定,上前道:“陛下,当前,倭国对清国宣战,双方已经进入战争状态,目前,清国只有北洋水师在抵挡倭国的海军,而福建水师目前不在,我想

    ,王陵是想让福建水师迅速返回,参加战斗,因此属下认为,当前,咱们是一个给王陵最大人情的机会。”

    “人情什么的,我不需要,我需要的是利益。帝国能不能从这次事情中获得利益。”威廉二世看了下毛奇后淡淡道。

    毛奇微微颔首点头,他估计威廉二世也想不出什么结果来,沉思片刻后,他抬头道:“陛下,要不,询问一下俾斯麦的意思,看看他如何说?”

    这到是一个好办法。威廉二世颔首点头。

    他虽然将俾斯麦给赶出了帝国决策层,但是很多时候,自己不明白的地方,都会询问这个老油条。而这老油条,也总是会给自己带来办法。

    “你去办理吧,让他尽快提出一跳建议来。”威廉二世指了下面前的毛奇道。

    德意志柏林郊外俾斯麦庄园,自从被威廉二世解除职务后,为了方便威廉二世询问自己,俾斯麦并没有跟回到自己的老家,而是在柏林郊外住了下来。

    今日阳光明媚的,俾斯麦正要准备去打猎,还不曾出门,他就见到那自己家的院落中出现了一辆黑色的马车。

    正在疑惑,从马车上,就出现一个身穿帝国陆军军服的人来。

    “毛奇,是不是陛下出现什么麻烦了?”拿起猎枪准备出门的俾斯麦将枪支递给自己的仆人后问道已经往自己走来的毛奇问道。

    俾斯麦知道,一旦这毛奇来到这里,定然是陛下出现了什么麻烦或者是无法决策的事情。

    毛奇也不否定,而是点了点头后将今日从远东传来的电文全部一五一十的告诉给了俾斯麦。

    俾斯麦明白了这其中的一切原因后,随即和毛奇进入书房当中。一阵的沉思,大概过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俾斯麦抬起头后对面前的毛奇道:“可以答应,帝国当前在远东的利益,要靠王陵来掩护,而且,英格兰支持倭国对清国作战,这是他们想要获得更大的利益,帝国如果要在远东长久立足下来,就必须要利用王陵,一旦倭国取得战争胜利,那么帝国利益就有可能受到巨大损失,因此,皇上一定要答应王陵的请求,立即派出船只,务必要找到福建水师,让他

    们立即返回福建。”

    毛奇也有这个意思,现在听到俾斯麦这么一说,他有些短路的脑袋一下就豁然开朗起来道:“宰相说的是,我刚才也是有这个想法,如此这样,我立即告诉陛下,给他说说你的建议。”

    嗯,情况紧急,俾斯麦也没有留下毛奇的心思,而是亲自将毛奇送到了院落门口,这才返回到了家中,再一次拿起猎枪,出门去林中打猎。

    福州,将军府,从福克哪里回来已经一天的时间。

    一天,福克也没有送来柏林方面的消息,这让张庆心中有些担忧,德意志,会不会按照老大的意思去做。

    此刻,张庆看着坐在面前丝毫就没有任何担忧的王陵看了两下后,伸长自己的脖子后道:“老大,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啊。”担心什么?王陵放下手中的报纸,疑惑的看着面前的张庆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