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穆图善冒功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现在炮台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几个原本炮台的炮长,刘文静战死在了炮台,陈琳在和法军战斗的时候被流弹打死。王天风胳膊受伤,现在休息,陈俊手臂被子弹打穿,都不在,现在,两门炮台,一门周开在指挥,而另外一门,就是王陵。

    张庆这一次,负责传递消息,因此听到王陵的话后,他快速跑到了周开哪里,将王陵的意思说了出来。

    周开一听,当即看了一下,现在正在进入航道的军舰是彗星号炮艇,这是一艘和振动威号相差不大的军舰,只要它被打沉在哪里,那么进来的两艘巡洋舰和几艘炮艇,就不要在想出去。

    “瞄准彗星号。”周开大声下达命令。

    吱嘎炮台开始转动很快对准了已经在准备退出的彗星号炮艇。

    “放。”

    炮弹刚装填完毕,周开和王陵几乎同时下达了命令。

    轰轰两门火炮同时发出怒火,将炮弹打了出去。

    轰隆一声,远处彗星号一下子燃烧起来,堵住了进来法舰的退路。

    机会难得,早就已经准备好的许寿山带领着福建水师,开始对冲进来的军舰展开最后的攻击。

    半个小时后,在炮台和福建水师的联合攻击下,法舰进来的弓手号炮艇被击沉。美洲杯号被焚毁、精灵号投降,而巡洋舰刚毅堡号投降。

    法国远东舰队,到今天,已经算是主力折损殆尽,其余的军舰,已经无法在对福建水师进行威胁。

    啊见到刚毅堡号挂起了白起,王陵站在了炮台上大声的呐喊。

    将近一个月,从八月二十二到九月十八日,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自己总算是将福建的危机给解除掉。

    从开战到现在,将近有一千来人的士兵,就在王陵的双眼皮下活活的消失。他们的牺牲,算是值得的。

    “老大。你没有事情吧?”张庆眨眨自己的眼睛来到王陵面前疑惑的问道。

    王陵转身看了一下面前的张庆后顿时撒下一滴热泪后说道:“我我高兴。”

    “老大,兄弟们的尸体怎么办?张庆见到王陵掉泪,顿时问道面前的王陵。

    王陵一听这话,叹息了一口气后随后看了一下远处停在了操练场上的尸体后有些悲痛的说道:“全部掩埋在在炮台吧,他们都是为了炮台死的,我要他们永远在这里,继续包围炮台。”

    张庆听到王陵这么一说,顿时点了点头,随后转身走了出去安排。

    穆图善,老子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要到左宗棠哪里告你。王陵等到张庆离开,顿时捏紧拳头后在心中想到,他知道,这一次,如果不是穆图善不调动援军,自己不会损失的这么惨。也不会牺牲将近上千人的性命,才获得了这场来之不易的胜利。

    “打两炮,庆祝庆祝。”王陵想了一下,对还站在炮台愣神的士兵叫到。

    轰轰两门火炮进行了一次齐射,炮弹落如到了很远的海面。

    “军门,他们这是什么意思?”振威号上,张玉疑惑的看着炮台发射出来的两颗炮弹后,疑惑疑的问道站在面前的许寿山。

    许寿山低头沉思了一下,随后笑道:“炮台守军是在利用这种方式来庆祝胜利,我们也打两发吧。”

    “好呢。”张玉听到许寿山这么一说,当即传下了命令。

    轰轰轰福建水师接到命令,开始往远处的海面,展开射击。

    炮火似乎在宣告炮台保卫战的胜利,同时,也是在庆祝左宗棠的到来。

    九月二十日,从北京颠簸了将近一个月的左宗棠,总算在中午的时候,在总督何璟、船政大臣何如璋、福州将军穆图善的迎接下,进入福州城,正式坐镇福州,主持福建海防军政。

    左宗棠早来的路上,已经接到了福州传来的消息,在穆图善的指挥下,福建水师和炮台重创孤拔舰队,现在孤拔已经离开了福建,往安南退去。

    听到这个消息的左宗棠,十分满意,因此,进入到总督府后,他立即就召集了三个大臣,开始大大的夸奖穆图善指挥有方,他已经准备上报朝廷,给穆图善请功。

    穆图善一听要为自己请功,当即笑眯眯的感谢了左宗棠。

    这穆图善胆子也是真的够大,居然冒公,他给左宗棠的折子上说,自己统领全体福建官兵,协助了炮台守军,将其进攻的敌人全部消灭。

    至于真正有功劳的周开,王陵、王平等人,他一句话都没有提,反而是说王平不停号令,私自撤退,已经被打入到了大牢。

    这一点,左宗棠信了,而且还十分相信。

    原本,这一切,就可以这么的忽悠下去,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左宗棠居然想到了去参观炮台。

    这个话一出口,穆图善当时就心中一阵慌乱,随后在得到中午左宗棠要去视察炮台的饿时候,他立即下令亲兵,将王陵给抓捕。

    福建水师衙门,许寿山正在书房内观看书籍。

    “军门,不好了。”张玉焦急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怎么了,听到张玉焦急的样子,许寿山顿时皱起眉头看着进来的张玉。

    “军门,王陵被抓了。”

    什么?听到王陵被抓捕,许寿山顿时一下子站了起来后皱起眉头看了一下面前的张玉后有些激动的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张玉咽下一口唾沫,随后说道:“军门,王陵的亲兵张庆来说,今天造成,福州将军府的亲兵,来到这里,将王陵抓了去,罪名是不停号令,私自撤退。”

    “放他么的屁。”听到这话的许寿山当即大喝一声,随后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军门,你这是?”张玉见到许寿山走了出去,顿时疑惑的问道。

    “老子要去找大帅,给王陵逃一个说法,明明就是他穆图善不发一丝援兵,却大言不惭的说他包围的炮台,他么的谁相信啊,难道我们眼睛是瞎的,福建百姓的眼睛是瞎的。”说完这话,许寿山冷哼一声,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军门且慢。”张玉低头想了一下,随后拦截了许寿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