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援军全军覆灭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方伯谦不想打下去了,自己以二敌三,本来就不是对方的对手。而且自己火力十分弱根本就无法和对方抗衡,他决定了,要立即离开这里,马上返回威海搬救兵。轰一声巨大的轰鸣声,似乎是有什么被击中爆炸,正在疑惑,一个士兵跑了进来大声道:“大人。广乙被击中,已经燃气大火,黄管带打出旗语,他们已经无法参加战斗,正在往高丽十八弯一带撤离

    。“

    什么?听到这话的方伯谦心中咯噔一声。

    刚才有广乙在旁边,自己好歹还能够勉强和倭国的舰船应敌,但是现在,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机会在打下去。

    “撤。”方伯谦低头沉思片刻后猛的抬头对身边大副道。

    撤?大副瞪大眼睛顿时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方伯谦一眼后,随即看向远处已经在靠近自己的高升号和操江一眼,这才扭头道:“大人,现在撤,合适嘛,操江和高升可就在我们后面。”

    方伯谦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他慌张道:“我们以一敌三,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先撤,不然大家今日都得留在这。”

    “快撤。”方伯谦见到大副还站在这一动不动,暴跳如雷的大声叫喊道。

    大副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顿时狠狠一跺脚,转身退出司令台去传达命令。

    倭国舰队吉野号上,河源要一站在舰桥上,冷冷的观察着当前的情况。

    广乙已经被毁。如今就剩下济远号,他估计,在等一会,济远也会被自己强大的炮火打沉。

    “报告,济远正在往北逃离。”一个士兵来到河源要一面前敬礼道。

    跑了。河源要一举起望远镜看了过去,果然,他发现,济远号已经掉头,开始脱离战场。

    “打旗语,让浪速和秋津洲立即拦截高升和操江,让他们投降。”河源要一看了下远处的济远,顿时露出一丝冷笑道:“全速,追上去,打沉济远。”我草你姥姥,你是追着就不放啊。济远号司令台内,方伯谦现在可是吓的失去了方寸,拿起的望远镜居然都已经发出轻微的颤抖,他没有想到,自己都已经撤离了,这吉野号还是追着自己不放,看这

    样子,是要跟自己决一死战呢这是。

    麻痹的。咬了下牙齿,方伯谦看了下身边的大副后道:“快,扯下龙旗,换上白旗。”

    “大人。”大副顿时皱起眉头来,这换上白旗,那可是意味着投降了。

    “还不快去。”方伯谦一声怒喝。

    轰吉野号的主炮再次发出一声轰鸣,打在了距离济远不到三十米的地方。

    硝烟散去,河源要一却发现,济远号居然悬挂起来了白旗。

    投降了,河源要一眯起眼睛沉思,不过马上,他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如果说济远要投降的话,定然会停船,可是那济远,现在哪里有减速的意思。

    八嘎呀路。河源要一冷哼一声后扭头对身边的大副传达命令,全速追击。

    轰轰远处的济远突然发出一声轰鸣,随即一阵黑色的硝烟过后,一发炮弹落到了距离吉野不到三十米的地方。

    这一声爆炸,吓得河源要一心都咯噔一声。

    正在思考是不是在追击下去,突然远处的济远又是一阵轰鸣。

    轰,身后传来一声爆炸,河源要一扭头看了过去,那烟囱下已经被挨了一发炮弹。

    “停止追击,停止追击。”河源要一心中咯噔一声。吉野可是当前帝国最先进的战船,要是在这里出现了什么差错,自己可是切腹都无法弥补,那济远逃离也就算了,反正这次自己的任务,是要阻止清国的援军,而如今,运输清军的高升号已经被拦截

    下来,他根本就没有必要去追击。

    吉野开始掉头。开始缓缓往远处已经被逼停的高升号行驶过去。

    已经中午了,高升号已经还静静的停靠在海面上,那头上悬挂的清国龙旗,始终还在旗杆上飘动。

    浪速号上,东乡平八郎已经失去了耐心,从自己逼停高升号已经有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这几个小时,他已经是派了好几拨人去劝说对方投降,可是清军似乎是铁了心一样,根本就无动于衷无动。

    就在刚才,高升号居然放下小船,放走了所有的洋人,看来,他们是根本就不会投降。

    自己该怎么办,东乡平八郎心中沉思道。

    啪啪啪一阵刺耳的枪声响起,在舰桥上的东乡平八郎皱起眉头来举起望远镜,高升号上,原本空无一人的甲板,现在居然拥挤了不少的清军,此刻,他们正拿起手中的步枪对着自己的浪速号射击。

    找死。东乡平八郎皱眉看了一下天空,随即扭头淡淡对身后的大副道:“鱼雷准备。”

    副官狠狠点头,迅速传达下去命令。

    噗

    五分钟后,浪速号的左侧鱼雷一下发出,往远处的高升号扑去。

    轰一声巨大的轰鸣,高升号猛的往上面一抬,随即重重的砸在地上。

    片刻时间,高升号开始倾斜,随即开始缓缓下沉。

    无数清军士兵,开始跳下高升号,高升号周围,一下就人满为患,士兵开始不停的往远处的靠近的海域游动。希望能够抵达岸边。

    “舰长阁下,你看。”边上的大副看了下面前的东乡平八郎淡淡的指了下远处如同下饺子一般的清军问道。

    东乡平八郎露出一丝冷笑后眯起眼睛道:“开炮。射杀他们”

    轰轰

    哒哒哒

    浪速号上的炮火开始再次轰鸣,炮弹和弹药,开始在清军周围爆炸。

    福州,将军府外院,张庆脸上的冷汗已经滴落下来。

    他顾不得擦拭自己脸上的冷汗,而是低头看了下手中的电文后后加快了脚步。

    眼看已经到了书房,张庆顿时扯开了喉咙大声叫喊道:“老大,出大事了。”咯噔,正在书房中看书的王陵听到这话,顿时手都轻微颤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