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福建水师不在就没有机会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伊东佑亨判断着北洋水师没有战斗力的情况很单纯。

    那就是悬挂在护栏以及桅杆上面的晾晒的衣服。

    其实这个时候,各国海军在桅杆上以及护栏上面晒衣服是传统,那时候可是没有什么自动晾晒机,多余的地方,除了装煤炭就是炮弹,哪里有专门的空间给你晒衣服。

    水兵们不可能一直穿一套衣服,洗条后,都会放置在甲板以及护栏上晒干,然后在穿在身上。

    这伊东佑亨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进水,就从这一点来判断北洋水师没有战斗力,不知道他是不是看到英格兰海军在甲板和护栏上面晒衣服的时候,会不会也会认为,英格兰舰队不堪一击。

    呼呼呼海边挂起一阵旋风,风不停的拍打着码头以及已经靠近码头的北洋水师舰船。

    啪,那晾晒在桅杆上的衣服突然被风吹动,然后掉落下来,恰恰掉落在了北洋水师定远舰长达三米长的主炮上。

    噗伊东佑亨在也忍受不了,当即笑出声来。但是面前严肃的情景,让他赶紧停止了笑声,而是站直身体,看那悬挂在主炮上面的衣服发呆。倭国,首相府,距离北洋水师访问已经结束三天了,此刻,首相府内,身穿首相军服的伊藤博文静静的坐在自己的黑色皮质椅子上,而在他的旁边,负责这次接待北洋水师访问的常备舰队司令伊东佑

    亨,第一游记舰队司令东乡平八郎,海军部大臣桦山资纪。外务部大臣井上馨。参谋部长川上操六都坐在椅子上,静静的听取着现在伊东佑亨的汇报。

    “首相阁下,根据这几日来,倭国停靠在我们军港得到的情况来看,北洋水师军纪散漫,士兵毫无斗志,根本无法于我强大的帝国海军相提并论。”

    “何以见得。”一边的井上馨打断了伊东佑亨的话。这次汇报,不能有任何的马虎,他决定着帝国是否要对清国发动战争,因此马虎不得,如果一旦海军方面汇报错误,到时候帝国方面就会造成重要损失,因此他不得不打断伊东佑亨的话,示意他能够

    说明白一些。伊东佑亨还没有说话,在边上的东乡平八郎当即道:外相,北洋水师在佐世保军港停靠五天的时间,这五天,对方根本就没有进行任何的日常操练,那甲板上虽然有水兵出动,但是一个个懒洋洋的如同没有吃饱饭一样,更为严重的是,他们的枪炮已经严重失去保养,那火炮读已经锈迹斑斑,而且丝毫没有什么保护,除了主炮进行炮衣遮挡之外,其余火炮,全部暴露在了外面,任凭风吹雨大,我曾经

    观察过,他们的尾炮边缘,已经有铁锈痕迹。”

    嘶井上馨倒吸一口凉气。

    那海军舰船靠的就是火炮,可是听东乡平八郎说来,北洋水师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保养舰炮,而且日常的训练都不曾有过。“首相阁下,根据迎接舰船传来的汇报,北洋水师舰船的航速已经完全落后,虽然他们已经全速,但是镇远定远已经只有八节的速度,最快的支援,只有十九节航速,而其余各舰,分别在十一到十四之

    间。”伊东佑亨见到东乡平八郎说完,再次做了一个补充。

    “首相阁下,北洋水师已经不足为惧,只要我们能够合理运用方式,定人能够将其消灭,然后为帝国陆军开辟一跳道路来。”东乡平八郎见到伊藤博文陷入沉思,认真弯腰道。

    伊藤博文并不曾立即回应东乡平八郎,而是眨眨眼睛后看了下两人汇报的内容,示意他们回去等候消息。

    这里是大臣会议,他们两个还没有资格参加,两人也不在言语,而是相互对望一眼后转身退出首相府。

    “你们怎么看?”等到两人离开,伊藤博文将手中的文书放在桌子上后问道。

    井上馨拿起文书看了两下后微微点头道:“首相阁下,两人都是帝国海军精英,他们说的不会有错,问题的关键是,我们当前还有一个麻烦。”伊藤博文明白井上馨说的意思,北洋水师不足为惧,现在最可怕的就是福建水师,虽然刚才两人信誓旦旦的保证能够消灭北洋水师,但是光凭这些,就敢断言北洋水师不堪一击,这多少有些武断,在

    怎么说,对方都是有镇远定远两艘铁甲舰,可是自己却一艘都没有。这本身就是一个缺陷,更不要说,在福建,还有王陵的福建水师。

    谁敢保证,福建水师到时候不会参加战斗,要是谁能够保证,他立即将这首相位置让给他都可以。“你说的我明白,福建水师虽然目前没有任何的动静,但是他毕竟是清国的水师,如果到时候我们和北洋水师开战,福建水师就成为我们最大的顾虑。”伊藤博文说完,叹息了一口气,端起边上的茶水

    品尝一口后放在一边。

    “能不能想办法,让福建水师在我们开战之前,调动出去,让他们两个月的时间不能返回,一旦将其调动开,我们就有办法了。”川上操六低头沉思片刻后道。

    难,听到这话的几人微微摇头,想要调动福建水师出去,那简直比北洋水师就停在港口让你过去打都困难。

    虽然这是一个好办法,但是却没有任何能去执行的理由,那王陵朝廷的话都不听,谁能够调动他出去,这不是开玩笑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根本就是。

    “暂时咱们还是不用说福建水师了,咱们还是想一下当前我们最该解决的问题吧。”见到气氛似乎有些凝固下来,伊藤博文轻微敲打了一下桌面后道。

    对对,几人微微点头,当前讨论的是对清国作战的问题,不能因为一个福建水师和王陵就给牵扯远了。“首相阁下,如果要对清国作战,我们就需要一个很好的借口,没有借口,我们会让国际社会所不容,虽然英格兰方面已经对我们有暗示,不会插手,但是沙俄、美利坚。德意志,法兰西等国到现在并

    没有发表任何意见,我们不能贸然行动啊。”井上馨上前道。借口。听到这话的伊藤博文微微一笑道:“远在天边,尽在眼前,当前,就有一个很好的借口让我们发起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