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英格兰的对策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英格兰帝国的海军虽然雄厚,但是分部在各地,其中以本土舰队的实力最为雄厚,然后是驻扎在非洲舰队以及澳洲舰队,至于远东舰队,是几个势力薄弱的地带。福建水师的力量并不薄弱,这从当初和孤拔远东舰队开战的情况就能够看出,对方能够以少胜多,差不多将远东舰队消灭的干干净净,在加上后来长崎一战,更是将倭国的常备舰队打了个精光,暂且

    不说那场战斗是有胜之不武的嫌疑,但说这三个小时内占领长崎,那就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方。

    这是在曾经,当前,福建水师已经增加两艘万吨以上的舰船。这让他们的实力大增。远东舰队根本就无法和他抗衡。

    如果开战,那么帝国抽调组成作战舰队,就需要将近两个月的时间,两个月,恐怕王陵的福建水师都已经度过马六甲,袭扰整个莫卧尔了。

    这是下下策,绝对不能轻易的动武,丘吉尔心中想到。

    索尔兹伯里首相也考虑到了这一层,但是更深刻的,那是他还考虑到了德意志。

    德意志才是帝国最终的敌人,自己没有必要因为这个事情,动用帝国强大的舰队去对付一个清国的军阀。而且还是十分刺头的军阀。一旦抽身不及,到时候就会陷入到远东福建地区,根本就无法抽身。那时候最终得益的还是德意志,更何况,德意志和王陵的关系还很好,谁能够保证,帝国出兵后,德意志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动作

    。

    打是不能打,只能另外的寻找一个计策来对付王陵。

    王陵必须要牵制,不然最终会影响到帝国的利益。

    “首相阁下,那你的意思,我们该怎么办?”丘吉尔见首相坐在椅子上抱起双臂沉思,上前轻声问道。

    索尔兹伯里抬起头,他目前并没有什么较为妥善的办法来。

    “你们大家都说说看吧,除了武力,我们还有什么办法能够牵制对付王陵?”索尔兹伯里问道。

    在场的几人随即陷入到了沉思当中,偌大的首相府,再一次的陷入到了寂静。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殖民大臣张伯伦抬起头后道:“首相,我这里到是有一个办法,只是恐怕我们会损失一定的钱财。”

    有办法总比没有的好。听到这的索尔兹伯里抬起头后道:“说说看。”张伯伦当即道:“首相阁下,前段时间,倭国方面曾向我帝国请求贷款购买战舰,但是当时,因为我们鉴于帝国的利益以及不过分刺激王陵和清国,这才果断终止了他们的贷款要求,如今以我看来,当

    前,是要再次启动对于倭国的贷款。”

    索尔兹伯里低头沉思,这个事情他知道,当时他还召集内阁召开过会议,最终还是自己签署的命令,不跟倭国方面贷款,但是如今听张伯伦这么一说,似乎还真的是有必要,对倭国贷款。

    倭国和王陵有仇恨,这些年来,根据情报局的调查,倭国时时刻刻都想对清国展开攻击,只是一直来苦于自己海军力量的限制,苦苦没有发动任何的攻击。

    如果贷款给了倭国,那么倭国就会大力的发展海军,也就能够牵制到王陵的视线,这么以来,他的目光就会转移到倭国哪里,而不是远东。

    “这个计划很好,你们回去在好好的商议一下,然后整理一份文件出来给我看看后在做决定。”沉思到这的索尔兹伯里指了下面前的几人道。

    几个都是索尔兹伯里身下的能人,从这话中他们知道这不过是一个过场而已,因此众人微微颔首点头,随即转身退出首相府,开始去讨论和倭国的贷款事宜。

    福州,将军府。距离左宗棠级别的左宗棠号和卫青号已经下水了一个多月。

    这一个来月的时间,身为福建水师管带的许寿山是成天的合不上嘴,每天都咧开个嘴巴待在作为旗舰的左宗棠号上不下来。

    他是军人,不会去考虑太多的因素,但是身为福州将军的王陵却没有这样的心情。

    这段时间,朝廷和李鸿章的反应张庆是调查出来了,不可避免的,朝廷是唉声叹气的好久,甚至听说奕欣都给趟在了床上好几天的时间。这一点王陵内心十分理解,朝廷这几年来扶持自己,可是为了牵制李鸿章的,可是如今,福建水师突然增加战船,那朝廷心中定然十分惊慌,毕竟培养出来一个水师实力比北洋还要厉害的福建水师出

    来,放在谁头上都不好受。

    李鸿章这次却是异常的兴奋,听张庆说,这人在听到福建水师增加军舰的当天,居然在自己的书房中摆了庆功酒席。李鸿章的这一举动,王陵到是能够猜出一二来,福建水师和北洋水师同样是大清国的舰队,他的北洋水师本就在严岛和松岛号的压制下,产生巨大的压力,但是现在,福建水师猛的增加两艘舰船,那

    倭国方面,也会造成巨大的压力,会分心下来对付自己,那李鸿章的压力,也就减弱不小。

    各得其所,唯一不满的,估计就只有朝廷了。王陵曾经做过这样的评价。

    “老大。”寒冷的呼呼声中,传来张庆有些夹带嘶哑的叫喊。

    坐在椅子上正在取暖的王陵抬头透过窗户看了过去,身穿着厚厚军服的张庆手中拿起一份电文跑了过来。

    吱嘎一声,房门被推开,灌进来的冷风不但让王陵哆嗦一下,更是将不远处庹茂兰桌子上的文件给吹起来不少。

    “怎么了?”等到张庆来到跟前,王陵皱起眉头问道。

    张庆估计是有些给冷了,他伸出手端起旁边的茶杯咕咕咕的喝了两口后这才将手中的电文递给王陵道:“老大,英格兰那边有消息了。”有消息了。这英格兰果然是能够承受住这个气,居然一个多月的时间,才做出动作来,看来以前自己还是高看他们了。想到这的王陵当即抬起头后问道道:“他们是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