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惊慌失措的倭国高层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伊藤博文是真的被吓到。

    三艘军舰,都是五千吨以上的,那可是大型军舰啊,自己最大吨位的舰船,不过只有四千多吨,可是福州船政局,一出手就是三艘军舰,这可是要命的紧。

    使劲晃动自己的脑袋,伊藤博文强制让自己清醒古来后往前走动几步,一把抓住了佐藤手中的文书。

    他估计这一定是情报错误,但是仔细看了下去,那落款居然是荒尾精。

    荒尾精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发出任何一份有错误的电文,见到落款,伊藤博文的心顿时拔凉拔凉的如同谁给取走了一样。

    扑通,颓废的坐在椅子上,伊藤博文发呆片刻,似乎想到什么后当即伸出手道:“快,立即叫井上馨、山县有朋、川上操六立即来首相府。”

    这本来不该是佐藤去做的事情,但是现在伊藤博文将手指向了自己,他只能硬气头皮扭头跑了出去。

    冷,伊藤博文感觉到内心在一阵阵的发冷。就算是边上有炭火,似乎都无法掩盖他从内心散发出来的寒意。

    五千多吨啊,帝国最大的舰船也都才只有四千多吨,对方可是足足的多出了一千多吨。这可他么的真的是。

    伊藤博文不知道如何来形容自己的内心,只能砰的一下将手中的电文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等候井上馨等人的到来。

    大概等候了将近十几分钟的时间,伊藤博文就见到远处传来一阵阵急促吵杂的脚步声。

    听到声音的伊藤博文微微抬头,他就见到井上馨。山县有朋以及川上操六从已经来到了自己的跟前。  “首相阁下,出什么事了嘛。”井上馨当先开口,刚才他正在自己的办公室办公,可是佐藤却突然闯了进来,气喘吁吁的说是让自己来首相府。因此他心中估计是出了什么大事情,因此慌张放下手中的工

    作,往首相府赶来。

    在门外,他恰巧碰到了山县有朋和川上操六,见到两人的同意疑惑的表情,井上馨更加估计,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伊藤博文蠕动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最终是没有说出话来,而是伸出手无力的指了一下桌子上的电文。

    井上馨这才见到那漆黑的桌子上有一张电文,和山县有朋对望两眼过后,井上馨走了上去,将上面的内容仔细的看了一下。

    “八嘎呀路。”井上馨直接爆了粗口。

    一边的川上操六和山县有朋见到如此儒雅的一个人居然爆粗口,都伸出手来接过电文。

    糟糕透顶虽然说两人并没有爆粗口,然而两人神色却一场的沮丧,似乎如同死了爹娘一般,颓废的站在哪里。

    “立即召开内阁会议,商量对策。”伊藤博文见到几人跟自己一样的吃惊,蠕动了下嘴唇后有些悲催的道。

    几人相互对望一眼,微微点头。

    当前,出现这样的事情,帝国也只能立即召开紧急会议才能够商议出来办法,不然,到时候对于帝国来说,将是无法在愈合的麻烦。

    福州,将军府。今日的天气似乎要比平日稍微要暖和一些,就算是这样,王陵依旧还是多穿了一件衣服在军服里面,这才接过自己媳妇左夏琳递过来的军帽戴在头上后对左夏琳道:“你真的不去看看。这可是以以老头

    子名字为名的铁甲舰。”

    今日是两艘左宗棠舰船下水的日子,因此王陵起来了一个大早,本来他想叫上左夏琳一起过去,但是看左夏琳的意思,似乎根本就没有打算过去。

    “我不去了,今日是一个好日子,我担心一会会掉泪影响气氛就不好了。”左夏琳微微摇头,她是想去,但是却有担心过去后会想起已经走了多年的左宗棠,也就是她的爷爷。

    这话也有道理,王陵也不想在劝下去,而是点点头道:“既然这样,那你就在家中吧。”

    说完,左夏琳看了下面前的庹茂兰,随即转身走出书房。

    “老大,各国公使都已经通知了,如今他们都已经到了船政局,那倭国的小村也到了,你看咱们是不是该过去了。”在院子中的张庆见到王陵出来,上前问道。

    既然是一个大喜的日子,王陵也不想藏着,因此早在三天前,王陵就让张庆去通知各国驻扎在福州的公使馆。让他们一同去见证这一天,福州船政局崛起并且建造出来万吨巨舰的一天。

    “走吧。这大冷天的,这些洋人可是娇贵的很,咱们不能让他们冷淡下去不是。”王陵颔首应了一声,伸出手指了一下外面的马匹道。

    福州船政局,此刻的船政局,虽然不是人山人海,但是也是热闹非凡。

    那封闭的水闸,露出云端的桅杆,不停的吸引各国的公使的指指点点。

    “王,你总算来了,我已经等候你几天了。”在警卫团护卫下进入船政局的王陵,还没有往前几步,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王陵仔细看了过去,这才发现这人居然是马克。

    这家伙消息还挺快,自己并没有通知他,他还不请自来了。王陵想到这,当即翻身跳下马匹道:“马克,多年不见了,胖了不少啊。”

    呵呵马克笑了一声,指了下身后的那高耸入云的桅杆道:“总算是出来了,我已经等候快四年了。”

    王陵当然知道马克说这话的意思,他内心何尝不是这样的激动,当即他微微点头道:“是啊,还差几个月就四年了。”

    “大帅,你到了,这马上就要开始了,你看是不是先去砸碎香槟啊。”身穿一声崭新官府的裴阴森以及率先抵达这里的长顺刘傲等人围到了王陵面前欣喜的道。

    嗯,差点忘记了,今日自己可不是来这里看的,而是要来主持下水仪式的,当即王陵和马克简单说了两句过后,随即在护卫的保护下,来到了水闸面前。

    那水闸外已经拥挤了不少的海水,一旦王陵砸碎香槟瓶子,水闸就会打开,随即海水将会蜂拥而入,进入到水闸,将舰船漂浮起来。

    “大帅。给。”裴阴森将香槟瓶子递给了面前的王陵。

    王陵接过瓶子,左右看了一下,随即看向了就在距离自己不远处的倭国公使小村一眼后,露出一丝冷笑。

    喝

    大喝一声,王陵将手中的香槟瓶子给扔了出去。

    啪瓶子碎裂开来,散发出来诱人的清香。“开闸。”裴阴森见到王陵已经扔掉了瓶子,老泪纵横的伸出手大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