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认栽的直隶总督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伊藤博文死都不敢相信,那个可耻的小人王陵,会这么送给北洋水师一艘战船。“首相阁下,不管你相不相信,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王陵将原本隶属福建水师的扬威号巡洋舰交付给了北洋水师,如今扬威号已经进入到了天津。”川上操六见到伊藤博文严重透露出来的不相信,当即他

    只能一字一字的开口道。

    八嘎呀路,卑鄙小人。伊藤博文心中咒骂一声。

    伸出手来总算是从案桌上接过了川上操六已经放在哪里许久的电文。

    一字字的看了过去,伊藤博文已经有重五雷轰顶的感觉。

    刚才自己装逼,洋洋洒洒的在下属面前阐述王陵如何小人如何的不会同意,但是现在这电文上的文字,让他有些感觉到无地自容。

    装过头了,伊藤博文心中冷哼一声,尴尬的咳嗽了两下后抬起头道:“你先下去吧,我知道了。”

    川上操六可不敢揭老上司的脸,当即他值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的转身退出房间。

    也是伊藤博文脸皮太后,刚被自己打了一巴掌,他马上就恢复了过来,拿起电文从椅子上占了起来。王陵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不应该啊。以他的个性,怎么会在这次的行动中如此大方。一千多吨的战舰,这可不是几条步枪那么简单,那可是战船。没有上百万银子,可是获得不来的,虽然说福建水师大部

    分军舰都是靠缴获来的,没有花钱,但是那好歹也是钱建造出来的。

    怪事?伊藤博文拿起手中的电文仔细看了两下后,深吸一口气抬头看向了窗外。

    伊藤博文想不明白,但是如今,却有一个人将这个事情看的十分的清晰,此人不是谁,正是目前清国直隶总督李中堂。

    天津总督府后院。

    李鸿章拿起手中的书信叹息了一口气,这书信,是杨逢春亲自送来王陵的亲笔信。上面说的是,北洋水师和福建水师,虽然管理不同地域海防,但是都是大清国的国防,如今南面十分太平,福建水师相对安全,鉴于目前的形势,那就是听从自己的意思,将军舰送到北洋水师,巩固北面

    海域。

    这书信说的十分大气,李鸿章看了过去,处处都占据了理由,根本就跳不出王陵的任何毛病。

    “中堂大人,如今王陵已经将战舰送来了,这是壮大我北洋水师的大好机会啊,为什么你看起来还是不开心呢?”跟随在旁边的杨逢春听到李鸿章这一声叹息,顿时皱眉往前一步疑惑问道。

    李鸿章看了下面前依旧杨逢春后将手中的书信递给面前的杨逢春后道:“你看看后告诉我看到了什么?”

    杨逢春并不知道书信的内容,他伸出上手接过电文看了过去。

    片刻后,杨逢春拱手喜洋洋的道:“中堂大人,王陵明白事理,对于中堂是万分钦佩。”

    “胡扯。”李鸿章听到这一下打断杨逢春的话。

    什么?杨逢春惊恐的低下头,他觉得自己没有说错,这上面,的确是王陵赞美中堂的言语,而且上面表示将要跟中堂多学习治国之道的。

    难道自己是哪里说错了不成。

    “咱们都让王陵给阴了。”李鸿章吐出那两个字后好久,才一字一字的到。

    怎么会让王陵给阴了?

    杨逢春一下有些模糊,这王陵,给了北洋水师一艘军舰虽然这艘军舰有些但是好歹也是一艘主力舰船,怎么中堂大人会说这样反而是让王陵给阴了。

    哎

    见到自己的侍卫还是没有转过弯来,李鸿章叹息一口气道:“你忘记了,那福州船政局目前在干什么?”

    嘶。杨逢春倒吸一口凉气,哪里可是在建造军舰,那边的几个船坞到现在都已经封闭了三年多了。这么说来,王陵这次能够这么爽快的答应下来半送半买的给北洋水师军舰,那就是要踢出福建水师已经要退役

    的军舰,从而换上更好的军舰。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北洋水师这次买卖可是真亏大了,花了五十万白银,就得到了一个即将要报废的废铁。

    尼玛。杨逢春气愤的当即有种搞死王陵的想法。

    想到这,杨逢春将自己的意思说了出来。

    “肤浅,如果王陵要真的是这么直接,老夫还不至于这么叹气。”李鸿章冷哼一声,虽然说杨逢春已经说了一部分,但是这不过表面的东西。

    那王陵的这次能够这么痛快的原因,不过是想让自己的北洋水师牵制倭国舰船,从而让他的福建水师新式战船入水后,能够快速的成军。

    这一次,可是让王陵给占据了大便宜了。不管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王陵似乎都吃了亏,要是在外人看来,那还不知道说自己怎么欺负一个年轻人,但是真实的情况。

    自己反而是让王陵挖了一个大坑给跳了进去。

    “那中堂,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杨逢春皱起眉头,经过刚才李鸿章的解说,他已经完全明白了这其中的一切。还能怎么办,只能忍了,还能够怎么办,李鸿章叹息一口气后顿时指了下面前的杨逢春道:“长一个教训吧,今后和王陵打交道,可是要小心一点,不然有的上当受骗。”李鸿章无奈的叹息了一口气,将手

    中的书信再次递给杨逢春。

    该死的。杨逢春见到李鸿章已经走出了长廊,拿起手中的文书,看到那王陵两个字后,他顿时狠狠的咒骂了一声。

    福建,将军府。身穿军服的王陵可并不知道在同一时刻,他已经被两个人同时咒骂了两次。

    此刻的他,正悠闲的躺在一张太师椅上笑眯眯的吃着一个左夏琳给自己递过来的橘子。“真没有想到你这么阴险,居然将人家老头子讹诈了五十万白银,也不知道这老头气兵没有。”左夏琳到现在才明白,王陵当天那些大义的话语都是虚伪的,真正的原因,是王陵要利用李鸿章的北洋水师,将本来就要报废的舰船卖给了北洋水师,更是让他去牵制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