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得寸进尺的北洋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杨逢春。

    王陵眯起眼睛沉思,他和这个人有个几次碰面,那已经是多年前自己奉命亲王天津,和法兰西一起商议和平解决安南问题的时候。

    “就他一个人?”杨逢春是李鸿章的贴身侍卫,如果这人出现在这里,是不是说李鸿章也一同来了天津,王陵想了下再次问道。

    “一个,没有其他人。”张庆微微应答。

    奇怪了,他来这里干什么,难道说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来找我不成,皱眉想到这里,王陵站起来后对张庆说道:“我们去看看。”

    本来这书房,也是专门接待客人的地方,但是这只是针对闽浙地区的几个人,或者说是自己身边的几个将领以及长顺等人。

    杨逢春,王陵虽然和他有几面的交道,但他毕竟是李鸿章的人。

    书房内,有大量自己的机密文件,如果让杨逢春看了去,那对于自己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事。因而王陵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在客厅会见杨逢春。

    来到客厅,王陵一眼就看到一个身材魁梧,身穿黑色长袍的人坐在哪里正慢慢的品茶。

    老了不少,透过门帘,王陵感叹一声,随即露出一丝笑容后走出去大声道:“杨大人大驾光临福建,我王陵有失远迎,抱歉啊。”

    杨逢春抬头见是王陵,当即从椅子上站起来拱手行礼。

    他是侍卫,而王陵是将军,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

    稍微虚伪几句客套话后,王陵示意杨逢春坐下后,开始借助端茶水的时机,仔细打量着杨逢春的神色,希望能够摸清楚他来到这里的来意是什么?

    可是让王陵有些失望,这杨逢春面色不改丝毫没有任何的变化,如同平静的副手一样,让自己根本就无法下手去分析。

    既然看不出来,王陵也不想有太多的弯弯绕。

    放下手中的青花瓷茶杯,王陵淡淡笑了一下道:“不知道杨侍卫这次来我福建,是为了什么事情啊?”

    坐在椅子上的杨逢春做梦都没有想到王陵居然如此的直接,他本来还在心中寻思要如何来应答,这王陵突然不顾及礼仪,直接就问出来,反而是让他有些发懵。

    “杨侍卫?”王陵见到杨逢春愣神,眨眨自己的双眼叫喊了一声。

    这一声呼喊,将杨逢春给彻底的拉扯了回来,当即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后道:“将军,卑职是奉中堂大人的命令,前来送一封书信的。”说道这里,杨逢春从自己的怀中取出一封已经有些皱巴巴的信封递出。

    在边上的张庆慌忙走了上去,伸出双手接过书信后递给面前的王陵。

    王陵看了过去,这的确是李鸿章的字迹,当年一同签署协议的时候,他曾经见到过老头的笔迹,因此还记在心中。

    也没有任何的避险,王陵当即拆开书信,准备观看上面的内容。但是这一打开,王陵顿时傻眼了。

    这上面的字,满满的好几篇,字迹也算是写的规整,但是问题的关键是,繁体字,王陵根本就看不懂。

    心中虽然有些惊讶,但是依旧不做声色的对面前的杨逢春说道:“你先住下,我考虑两天给你答复。”

    杨逢春还以为王陵已经看完了书信,当即应答一声,而王陵也随即让张庆去给杨逢春安排住处。

    片刻后,张庆就来到王陵面前有些疑惑的问道:“老大,刚才看你那么吃惊,是不是这上面说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正在喝茶的王陵微微摇头:“我不知道,我根本就看不懂上面写的是什么?”

    啥?张庆瞪大了双眼,他原本以为自己的老大是看出了什么,可是这话,让张庆差不多眼珠子都掉在了地上。

    “走吧,你嫂子应该能够看懂。”王陵站起来,也不理会张庆心中的疑惑,拿起书信来到了后院。

    刚到后院,王陵就见到左夏琳和爱新觉罗慧莲正坐在那凉亭下唠嗑,而在边上,王亚玲正肚子的玩耍着一个小乌龟。

    “你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了?左夏琳见到王陵走到了面前,疑惑的问道。

    王陵也不多话,而是将手中的书信递给左夏琳后道:“媳妇,你看看这上面说的是什么?”

    左夏琳知道自己的相公不认识上面的字迹,当即她取过书信后后疑惑问道:“这是?”

    “李鸿章写的书信,估计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然的话,也不会让杨逢春亲自送来。”

    一听是王陵这么一说,左夏琳微微点头,放下茶杯后仔细看了下去。

    难道真的有问题?坐在旁边的王陵见到左夏琳的表情从开始的轻松到后面的严肃,他顿时在心中皱眉想到。

    哗啦见到左夏琳放下了书信,王陵眯起眼睛:“他说了什么?”

    左夏琳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说,这李鸿章的书信,似乎是有种空手套白狼的意思。书信上的内容,左夏琳看明白了,大概的意思就是,目前倭国随时会下水两艘军舰,那么大清国的北部海防就会出现巨大的威胁,李鸿章希望,王陵能够抽调福建水师的一艘到两艘舰船,加入到北洋水师

    ,而北洋方面,也会做出一定的补偿,给予福建五十万白银。

    这买卖太亏了,五十万白银,想要获得福建水师的舰船,而且还是一艘主力舰船,左夏琳总感觉李鸿章是在痴人说梦。

    “相公,李鸿章让我们抽调给他一艘军舰。”沉思一下,左夏琳开口无奈说道。

    什么?王陵一下子从石头凳子上站了起来。

    开玩笑,自己的福建水师,能这么壮大,那都是靠自己一点点的拼搏起来的,这老头是谁给他的勇气,开口就要我一艘军舰,王陵心中有些愤怒的想到。“老大,他是得寸进尺啊。前段时间,咱们才帮助度过难关,这才几天啊,就忘记了我们的恩情,现在就开口要军舰了,是不是今后,他们还想要我们的军火。”边上的张庆听到这里,顿时大声叫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