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东乡平八郎内心的疼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十分钟,决定帝国命运的时刻就要到了,伊藤博文内心再次纠结起来。

    烦躁的心情,让他再次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也许是不放心,伊藤博文随即走出房门,看向了远处的大门,他知道,不管一会是什么情况,电文都会从哪里送到这里。

    横须贺,倭国造船厂。

    那关闭的水闸,海水不停的拍打着已经有些生锈的铁门。

    水闸一共有两道,此刻,每一道铁门上面,都悬挂大红的红布。

    水闸门前,身穿着大大佐洁白海军军服的东乡平八郎双眼婆娑的看着两道铁门,嘴角也在发出一丝丝的颤抖。

    到不是海风吹拂让自己感觉到寒冷,而是经历过长崎海战的东乡平八郎内心清楚,当年那一战,帝国的常备舰队,是如何被福建水师卑鄙的开战,然后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全军覆灭的。

    比叡号,自己的舰船,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被打的全身起火,然后带着舰船上几百水兵沉入到了海底。

    赤城号,一开战就被大沉没。

    那一幕,东乡平八郎一辈子都不敢忘记,甚至是有时候做梦,他都能够被那种场面给惊醒。

    他清楚的记得,当初自己乘坐救生艇返回岸边,带着剩下的士兵狼狈逃窜的那样子,他就恨不得跟随着胜海舟阁下一起死了算了。

    这么多年来,自己因为当年带领士兵逃离,一直来就遭受到非人的折磨,自己的老婆在出去的时候被百姓活活打死,自己居住的房屋被人扔了臭鸡蛋。

    他都不知道,自己并没有做错,自己不过是为了保存帝国的水军力量,可是为什么百姓还是不理解自己。那段时间,自己已经完全失去了斗志,甚至都提出了辞职,但是让自己没有想到的是,伊藤博文首相亲自找到了自己,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夸奖自己做的对的同时,也让自己忍辱负重。等候帝国海军的崛

    起。

    如今,自己总算是等候到了这一天。

    今日,他就是奉命随同海军大臣西乡从道一起来这里主持舰船下水的。

    “大佐阁下。时间到了,海军大臣让你一起去剪裁。”一个侍卫走到东乡平八郎面前笑眯眯的道。

    “好好好。”连续说了几个好字,东乡平八郎慌忙点头,然后擦拭了一下眼睛的泪水,走到了西乡从道面前。

    西乡平八郎知道东乡内心的委屈,见到东乡走到自己面前,西乡从道笑了一下后缓缓道:“以前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帝国海军再次崛起,你可是要好好带领啊。”

    东乡听到这话,微微点头,随即从旁边拿起大剪刀。

    卡拉一声。红布被两人同时剪开。

    啪啪啪

    鞭炮声响了起来。

    “开闸。”一声吆喝,沉重的铁门开始缓缓开启,成吨的海水还是蜂拥进入已经封闭了三年多的船坞中。

    哗啦沉重的舰船一下子漂浮起来,左右摆动两下后,当即漂浮在海面。

    成功了。见到舰船漂浮稳定,东乡深吸一口气拍打了一下自己的手臂。

    “快,立即给动静发电。两舰下水成功。”边上的西乡从道兴奋的对身边的副官喊道。

    东京首相府。

    伊藤博文的已经不知道站在楼道面前已经多久。

    他似乎如同石化一般的站在哪里,双眼一动不动的看着远处的大门口。

    怎么还没有消息?伊藤博文心中有些不安心的想到。

    呼呼

    院落中突然挂起一阵旋风,风夹带着灰尘,将整个大门给遮挡。

    挥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伊藤博文似乎想要将这些灰尘给挥开。可是却没有成功。

    片刻后,灰尘似乎是小了不少,伊藤博文仔细的看了过去,那远处似乎有一个人影在跑动。

    揉动了一下自己的双眼,伊藤博文看清楚了,那人正是电报局局长佐藤。

    来消息了,伊藤博文看清楚来人,慌忙转身,往楼下走去。

    “首相阁下。首相阁下。”刚下楼,下面就已经传来了佐藤的呼喊。

    “怎么样,是不是海军大臣传来的消息。”跑动了几步来到佐藤面前的伊藤博文紧张的问道。

    见佐藤点头。伊藤博文深吸一口气,再次紧张的问道:“成功了。还是?”

    佐藤也有些激动的递出手中的电文一字一字的道:“首相阁下,成功了,两艘舰船已经全部下水。”

    嘘

    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伊藤博文狠狠的拍打了一下自己的双手,他激动,十分的激动。

    伊藤博文激动,可不代表远在福建的王陵激动。

    福州将军府书房。王陵正拿起手中长顺递过来的文书,观看着这段时间来闽浙地区的发展。

    文件还没有看完,自己的秘书庹茂兰丝毫不近人情的有给自己抱来了好几份文件。

    要命了,还让不让人休息,见到这么多的文书,王陵心中有些叫苦。

    他最怕的就会看文书,可是军队、政务,很多事情都需要自己去处理,自己不看,也就没有任何人能够决定。

    “你不会告诉我还有吧?”抬头看了下庹茂兰那边的桌子,王陵有些无奈的问道。庹茂兰跟随王陵时间也不久了,她如何不明白,自己的大帅最怕的就是看文书,可是这也没有办法,马上就要进入到下一个季度,总督府,军队上面的文书,自然而然的就要多了不少,她也不想这样下去

    。

    自己手中,的确好有好几份,可是见到王陵这苦闷的表情,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要点头还是该摇头。

    “老大。”张庆的喊叫声,算是给庹茂兰解了围。

    王陵听到这声音,也不在看着庹茂兰,而是转移到了门外。

    透过窗户,他就见到张庆从外面大踏步的走了过来。

    “怎么了?”见到张庆已经来到自己跟前我,王陵皱起眉头疑惑的问道。

    张庆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稍微平稳下来后随即道:“老大,天津来人了。”

    天津,老头派人来我这里干嘛?王陵皱起眉头沉思一下,当即抬起头后道:“谁?”“杨逢春。”张庆一字一字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