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李鸿章也开始搞枪炮厂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当年,自己在得到王陵的电文说倭国方面在建造军舰的时候。

    自己根本就就有些不敢相信,如果不是自己的女婿张佩纶提醒自己防范于未然,自己也不会派出人去调查,可是,让自己没有想到的是,调查出来的结果,让自己对于这个邻居,心中多了不少提防之心。

    根据秘密调查来的结果。倭国在横须港建造的三艘军舰,居然是针对自己北洋水师的。而且完全就是压制镇远定远305毫米主炮的舰船。

    虽然说他的吨位上无法跟镇远定远相提并论,但是他的火力,那可是320毫米,虽然是一门火炮,但是那威力,李鸿章都感觉到有些心惊。

    该死的,李鸿章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狠狠的咒骂了一声。

    他没有想到,这才不过三年多的时间,倭国居然就已经建造出来了舰船。

    可是自己。

    一想到自己这两年,李鸿章心中是又气又恨。

    北洋水师到是已经成立了一年多了,可是自从成立的那天起,自己的北洋水师就没有增加一艘战船,甚至,连一艘巡逻艇都没有增加一艘。

    自己的舰船,都是从国外订购的,那炮弹,都需要进行购买,可这需要大把的银子,前些年,朝廷每年给予北洋水师四百万白银,自己还能够勉强的维持下来。

    可是那该死的朝廷,也不知道是哪门子神经病发了,居然让户部尚书上了一到折子,停止南北洋一切购买舰船枪炮费用。

    虽然说经过自己和王陵的努力,已经让朝廷让步,可是这银子,也一下子减少了一半,不过两百万白银。

    两百万,自己卖煤就要花不少,在加上维修费用,一年下来,手头上就剩不了几个大子,购买炮弹的费用,根本就不够。

    么的,从来不曾骂人的李鸿章,这一次居然在心中说出如此有辱斯文的话来。

    哎,朝廷啊,李鸿章看了一下已经随风吹走的电文碎片,心中闭上眼睛。

    他不得不防啊,倭国舰船马上就要下水加入倭国舰队,自己必须要想一个法子,如何来应对。

    福州城,已经是八月份了,将军府内,一阵阵桂花的香味扑鼻而来。

    身穿便服的王陵,抱起双臂,静静的站在窗户面前,闭上眼睛,闻着那不远处桂花树传来的一阵阵芳香。

    哒哒哒赏心悦目的王陵听到脚步声,心中顿时皱起眉头,他不知道,这大中午的,又是谁这么不长眼睛,来打扰自己的午休。

    绝对是张庆,听到那院落外的那啪啪的皮鞋声音,王陵顿时心中对来人进行准确的判断。

    人影已经出现在了宫门面前,看着那走进来身穿淡绿色军服,头戴大盖帽,消瘦的人影,那不是张庆又是那个。

    这个混蛋,每次都是在自己要好好休息的时候过来,王陵心中不满的嘟嚷了两声,就地的坐在边上的门槛。

    “老大。我还以为你不在呢。”张庆笑眯眯的走了进来道。

    “我是想回去休息,可是你他么的又给我机会了嘛。”王陵不满的嘟嚷一声后再次道:“今天又是什么事情?”

    哦,张庆哦了一声,随即从自己的手中递上一份电文道:“天津密电。”

    天津?皱起眉头的王陵接过电文。他记得一个月前,自己让张庆通知李鸿章一声,倭国的舰船在这个月就要下水,随后,李鸿章就没有什么动静,也不知道李鸿章是什么个意思,如今,张庆来告诉自己是天津来的电文,王陵估计,这应该

    是和一个月前自己通知的事情有关系。

    “进去说。”并没有打开电文,王陵指了一下书房后对张庆道。

    进入书房,王陵将电文放在黑色的案桌上,这才缓缓问道:“天津什么消息?”

    张庆早已经看过电文,听到王陵询问,他当即开口道:“老大,李鸿章好像在在天津建设枪枪炮厂和炮弹厂。”

    啥?

    王陵一下抬起头,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枪炮厂,这李鸿章一直以来,就对大清国自己生产的武器看不上眼,总感觉到大清国建造的就不如洋人的好。

    这些年来,他的淮军,装备的清一色都是外国造,很少有大清国作坊制造的枪炮弹药。他总感觉到大清国建造的东西不可靠。

    可是如今,张庆居然告诉自己这老头子在天津建设枪炮厂和弹药厂,这如何不让王陵感觉到吃惊。

    “这老头是不是吃错药了。他怎么也迷恋上建造枪炮厂了?”王陵想到这,眨眨眼睛疑惑的说道。张庆也有些迷惑,低头沉思片刻后,张庆微微摇头,他也不明白,只是天津传来消息,李鸿章这段时间,老是往天津郊外跑,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在天津的情报局人员感觉到十分可疑,也就跟随李鸿章

    一起去了,这一调查,才发现,直隶方面,是在建造枪炮厂。

    怪事?这老头子不会转变这么快,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老头子就是喜欢外国货,不看好大清国生产的枪炮,他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

    不行,一定要调查一下,这老头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王陵想到这,随即指了下面前正在吃水果的张庆说道:“你去调查一下,看看是什么原因,调查完毕后回来告诉我,我估计,和里面一定有原因。”

    张庆听到这话,当即应了一声,随即转身退出了书房。

    两天后,黄昏十分,已经忙碌了一天的王陵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

    “走了,不要忙碌了,下班吧。”王陵对还在为自己整理文件的庹茂兰说道。

    庹茂兰听到王陵这么一说,当即应答了一声,就要起了身离开。

    “大帅,走不了了,张庆来了。”庹茂兰的位置靠近窗户,站起来她就能够见到外面的情况。张庆,看来应该是调查出来情况了,王陵低头沉思一下后,随即又坐在椅子上,他这两天来,等候的就是这个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