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北洋水师的噩梦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军舰的事情,王陵不着急那是假话,倭国马上舰船就要下水,而当前,大清国的海防却十分堪忧。

    北洋水师已经一年没有增加新式舰船,完全就靠镇远定远以及其余几艘巡洋舰在支撑,虽然上次出现了停止购买舰船枪械的折子事件,朝廷已经退后一步。下发给北洋水师两百五十万白银。

    但甚至海军就是吞金兽的王陵明白,这点钱财,不过是杯水车薪,一年的煤炭钱都能够烧掉一大截。

    更何况,北洋水师的舰船,全部都是在外订购的,零件磨损,锅炉磨损等等,都要钱,更不要说士兵开销,这点钱,还不过北洋水师维持日常费用,哪里来钱购买舰船。

    福建水师更惨。自从当初和法兰西一战之后,顺带从倭国哪里拖来几艘训练船过后,福建水师这几年的时间,更是一艘军舰没有添加不说,就算是小小的鱼雷艇,都没有装备。

    老化了,在这个海军变革最快的几年,王陵早就知道,北洋水师和福建水师的所有舰船,到现在都已经老化,已经跟不上了世界各国的发展。

    当前,英格兰是这方面的大姐大,他建造的舰船,是目前最先进的,其次就是法兰西,而倭国也算是后来居上。

    根据张庆送来的情况,倭国后来购买的那几艘两千多吨的舰船,上面都装备大量速射炮。

    这种火炮的射速。可不是当前北洋水师和自己的舰船能比的。

    当前自己能够镇压这三景舰的,也就只有还在福州船政局建造的左宗棠级铁甲舰,可问题是,根据裴阴森的意思,这舰船想要建造好,那还得等好几个月。

    急,自己当然急。但是在着急,也不能在催促。

    舰船不是枪械,出错误后稍微改动一下就可以,这可是大家伙,一旦出现问题,那整艘舰船就完全报废,一切有的从新来过。

    自己可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等候,因此,宁可慢,也绝对不能出现任何的问题。

    裴阴森能够看出王陵心中的那种焦虑,但是他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一字一字的道:“大帅放心,我会尽快的然舰船下水。”

    有这话王陵也就放心不少。

    和裴阴森再次闲聊几句后,王陵这才转身离开船政局,返回到将军府。

    将军府,炙热的天气,让王陵进入书房,就脱下自己的军服,再次换上了短袖。

    咕咕咕的将旁边茶壶里面的凉茶几大口喝完,王陵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喘气。

    他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往会走了,可是这炙热的天,还是能让自己的皮肤火辣辣的疼。

    “老大。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张庆咕咕的喝了一口凉茶,从旁边的果盘里面取出一个橘子塞进自己嘴巴里面后坐在椅子上问道。

    怎么办?王陵皱眉一下看着面前的张庆。

    “还能够怎么办啊,现在咱们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是安静的等了,况且,我又不着急,该着急的应该是他李鸿章,不是我。”沉思一下的王陵开口道。

    李鸿章?他着急个什么玩意?听到这话的张庆皱起眉头,他对于王陵的话,似乎有些不明白。

    王陵见到张庆不明白,当即笑了一下反问道:“你蠢啊,他们建造三景舰是为了什么?”

    这一句话就将张庆问的是目瞪口呆。低头沉思片刻后,张庆似乎明白了什么,当即他笑道:“老大,这么说来,他李鸿章估计好几天都睡不着觉了。”

    何止是睡不着觉,估计都会焦虑的头疼,王陵心中无奈的想到。

    天津城。直隶总督府,身穿总督官服的李鸿章正悠闲的坐在那可桂花树下静静的闭幕养神。

    七月,虽然桂花还不曾开放,但是已经隐隐传来一丝的香味。

    呼呼,一阵旋风卷起,地面的尘埃一下被吹动起来,在院子中飘动。

    眯起眼睛李鸿章见到那尘埃,心中顿时有些不乐意的闭上眼睛,他十分反感这种满天的灰尘。

    哒哒哒刚闭上眼睛,李鸿章就听到有脚步声在往自己方向而来。

    微微睁开眼睛,李鸿章就见到杨逢春从外面走了过来,仔细看了过去,李鸿章发现,杨逢春的脸色有些紧绷,似乎是遇到了什么紧急的事情。

    难道朝廷那边又出现什么事情了?李鸿章猛的睁开眼睛,从太师椅上坐直了身子。

    “中堂大人,福建方面传来紧急电文?”杨逢春来到李鸿章面前,伸出字的手臂。

    福建?王陵,听到这话的李鸿章眨眨自己的眼睛,随即缓缓的再次躺直了身体后道:“说吧。”

    “中堂,福建王陵来电。根据汇报,倭国几年前建造的舰船将在下个月下水。”杨逢春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字的将电文上的内容念了出来。

    什么?听到这话的李鸿章一下子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

    啪的一声,李鸿章一把将杨逢春手中的电文抓了过来,然后瞪大眼睛,一字一字的看了下去。

    扑通,看完电文的李鸿章似乎一下子苍老了好几岁,居然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半天都不曾吐出一个字来。而是拿起那份电文在哪里微微发呆。

    杨逢春小心翼翼的观看着李鸿章,他发现李鸿章的双手似乎在微微颤抖。

    “中堂。中堂?”杨逢春有些担心李鸿章出现什么问题,慌忙叫喊了两声。

    “退下吧。”李鸿章说话已经没有先前的那种底气十足,似乎说话都有些有气无力。

    知道李鸿章现在内心十分惆怅,杨逢春深吸一口气,捏紧了拳头,退出到了门外。

    呼呼

    旋风再次挂起,似乎这次吹动的冷风,李鸿章的嘴唇都已经在发出颤抖。

    砰,如同火山爆发一番,李鸿章猛的站起来,将手中的电文揉成一团,随即有牵扯开来撕扯了碎片后扔在地上。

    李鸿章有些着急了。

    倭国建造舰船的时候,王陵曾经告诉过自己,当时他是半信半疑的相信王陵,派出了人去暗中调查,这调查的结果,让李鸿章差点倒吸一口凉气。这么多年了,自己都差点忘记了此事,可是现在,噩梦居然真的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