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老辣的李鸿章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哒哒哒

    马蹄声越来越近,两个视死如归的人如同野猫一样往前跑动几步,各自寻找到了自己合适射击的位置。

    天赐良机,那最前头的马匹居然距离周围的侍卫将近一米的距离,对于忍者来说,这个距离对于忍者来说,根本不会失误。

    猛的伸出手,飞刀脱手而出。

    啊一声惨叫,当先的一人一下子倒在了马下。

    “有刺客,有刺客,立即保护大帅。”周围的士兵慌乱的跳下马匹,慌忙的跑到掉下的王陵面前。

    卡卡卡两人见到周围的人马都在慌乱的围在王陵周围,当即冷笑一声,转身借助对方的慌乱,飞速离开。

    南方军事学院,穿着便服的王陵正淡定的在偏房中喝茶,此刻的他,正在这里等候张庆的消息。

    哐当一声,房门被推开,王陵猛的抬起头,他就见到张庆从房门外走了出来。

    “如何?”王陵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后紧张问道。

    “重伤,目前已经送到将军府医治。我是来接老大的,现在那边已经在开始按照计划进行了。”张庆松懈了一口气说道。

    嘘听到这话的王陵当即深吸一口气后放下手中茶杯后说道:“走吧,回将军府。”

    呜呜呜将军府,一阵这的哭泣声传来,爱新觉罗慧莲左夏琳两人都已经哭成了泪人。

    那哭泣,似乎都已经出现了红肿。

    “夫人,别哭了,将军不过是受伤,医生正在全面抢救,你们也别哭了,一边的长顺,一脸懵,明明就是假的,他就不明白,这两人是不是吃错了药,居然哭的这么伤心。

    仔细看了一下两人那哭声,长顺似乎感觉到不对头,就蠕动到了张庆旁边后低声问道:“你他么的给夫人手帕上动手脚了。”

    张庆嘿嘿一笑后说道:“辣椒粉。”

    真敢下手,听到这话的长顺深吸一口气,赶紧挥动手臂让丫鬟将两个已经哭的止不住泪的人给送下去,别在这将眼睛给哭瞎了。

    狗日的张庆,老娘一定要杀了你。左夏琳虽然眼泪汪汪,但是心中却是咒骂连连。

    根据当时的计划,王陵受伤,两人一定要配合,掉出眼泪,露出悲伤紧张的表情。

    但是左夏琳和爱新觉罗慧莲似乎知道这是假的,根本就哭不出来。

    没有办法,张庆到是出了一个注意,将两人的手帕上面涂上了辣椒粉。

    这个十分厉害啊,就算在哭不出来的人,那还不成为泪人,当即两人眼睛都哗啦啦的掉,那叫一个惨。

    早就想回到房间中去秀擦拭眼泪的左夏琳听到这话,慌忙的站起来,哭哭啼啼的走了出去。

    书房,劈事没有的王陵,正好端端的躺在一张太师椅上悠闲的品茶。

    吱嘎一声。房门被腿看,王陵抬起头看了过去,身穿军服的左夏琳似乎十分不满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眼都肿了。”王陵眨眨眼睛疑惑的问道。

    左夏琳心中的那个气,当即如同机关枪一样的全部吐了出来。

    王陵心中也有些不好受,可是目前,为了能够让佐佐木当官,那也只能做出如此下策。

    “别怪张庆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王陵担心一会左夏琳会找张庆的麻烦,赶紧开导。

    “行了,我不是那种人,对了,下面你决定怎么办?”左夏琳知道,目前自己的夫君已经受伤,很多的事情都不能亲自出面,她很想知道下一步将会如何去做。

    王陵听到这话,当即笑了一下后说道:“什么都不用做,三天后散步出去消息,我被救活,目前在养伤就是了,一个月后,我就能够出来活动。”

    “老大,福州城门已经紧闭,水师巡逻船已经开始出动盘查一切过往商船。”左夏琳正要说话,张庆的声音一下从外面传来。

    听到这声音,王陵随即就点了点头后对面前的张庆和左夏琳道:“这一下,他伊藤博文可是要开心好几天睡不着了。”

    天津,总督府,身穿着便服的李鸿章正慢慢的品茶,而在他旁边,身穿着侍卫衣服的杨逢春,正一字一字的将目前福建发生的消息告诉给李鸿章。

    根据杨逢春的意思,王陵似乎受到了刺杀,目前正在抢救中。

    “中堂,你似乎好像没有任何的表情,难道说你一点都不关心?”杨逢春说完,见到李鸿章十分的平静,疑惑问道。

    李鸿章听到这话,冷哼一声后淡淡的说道:“老夫关心什么,这货就是假受伤?”

    假受伤,杨逢春睁大眼睛,他似乎有些不明白李鸿章的话语,毕竟现在福州城已经乱成一窝稀饭了。怎么会中堂大人会说王陵受伤是假的。李鸿章见到杨逢春不明白,当即将手中的茶杯放在边上后缓缓道:“王陵是什么人,闽浙地区的负责人,他出入哪里不是有精锐侍卫想配合,根据你的说法,他去学堂的时候,可是有一千警卫跟随,为什么回来的时候就只有五十个人,这是其一,其二,王陵受到刺杀,照理来说,应该立即封锁福州城门,可是根据汇报过来的消息,整整两个时辰,福州没有任何的动静,都在抢救王陵,一直到四个时辰后才

    开始下令封锁,那个刺杀的刺客,也都给跑了,还等他去抓。”

    嘶杨逢春听到这里顿时咽下了唾沫。

    他还这么没有想到这个事情,现在听到李鸿章这么一说,当即他就想明白了这其中的疑惑。

    “中堂,那王陵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说他是有什么企图嘛?”杨逢春沉思片刻后道。

    这就不知道了,听到这话的李鸿章微微摇头,说实话,他如何不想知道这其中的原因,毕竟王陵一向就喜欢套路人,也不知道,这一次,他又在对谁做了手脚。

    “不清楚,你去调查一下,另外,咱们也要破点财了。”李鸿章深吸一口气后无奈的说道。杨逢春当然明白这其中的意思,王陵当前势力很大,不管他是真的受伤还是假的,身在官场,这该做的表面文章,还是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