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让那个奕欣失望的折子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福建?正在吏部办公的官员都不由自主的伸长了脖子。

    已经快一年了,吏部从来就不曾得到任何的公文送达京城,如今,这个时候,福州居然送来文书。

    而且还是八百里加急的文书。这多少,让在场的官员心中都十分的疑惑,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居然让福建方面送来八百里加急。

    肯定是要钱的。不少官员见到那分奔到吏部尚书书房,心中十分肯定的想到。

    如今刚过年,那福建,定然是来要钱的。

    吏部现在担任尚书的人,现在叫爱新觉罗麟书。

    麟书今日来到书房,刚坐下不久,正准备一会出去转动一圈打发时间,猛听到这福州八百里加急的文书,他当即皱起眉头。

    麟书什么都不怕,唯独怕的就是福建的公文,那边的公文,一般情况下不找自己,找到自己准没有好事情。

    “大人,福州的公文怎么送到我们这里了,不是该送到户部翁同龢哪里。”吏部侍郎皱起眉头疑惑的问道。

    吏部侍郎也认为,这文书应该送到户部哪里,毕竟这应该是要钱的文书。

    “不知道啊,先看看情况在说吧?”麟书微微摇头叹气道。

    片刻时间,一个公差走到麟书面前大声道:“大人,福建总督府传来紧急文书。”

    麟书接过公文,打开看了下去。

    扑腾一声,麟书一下从椅子上站起对面前的吏部侍郎后说道:“快,我要去军机处。”

    军机处,奕欣今日似乎有些心思,着任何事情也有些心不在焉。

    他心中一直想着福建,可是这都已经多少天了,福建方面根本就没有传来任何消息。

    究竟王陵是支持朝廷,还是在支持李鸿章,他都想知道。

    “王爷,吏部送来福建八百里紧急文书。”房门外传来一声叫喊。

    福建,奕欣猛的抬起头。

    片刻,一个章京就从外面双手拿起一份折子走到自己面前。

    慌忙的接过文书,奕欣拿起来看了一下,随即颓废的坐在了椅子上。

    完了,王陵根本就不支持朝廷这次的行动,这该如何是好,奕欣一下子闭上眼睛。

    福建,将军府,二月的天,福建已经开始暖和,王陵今天已经脱下了自己厚厚的棉布军服,换上了夏季军服。

    此刻,王陵正在将军府后花园中,和自己的两个老婆以及自己的女儿王亚玲一起散步。

    左夏琳已经再次穿上了军长,爱新觉罗慧莲根本对军队没有任何的兴趣,她依旧穿她的旗袍跟随在王陵后面。

    “二月春光无限好啊,又是一个新年呢,马上就要是春耕的季节了,希望今年能够有一个好收成。这样百姓就不用遭罪呢。”王陵走到一颗已经发出嫩芽的树面前笑了下对面前的两人说道。

    爱新觉罗慧莲露出一双甜美的酒窝,轻微露出牙齿笑道:“相公一心为了百姓,一定会是一个很好的收成的。”

    左夏琳虽然没有说话,但还是点了点头。“相公,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帮助李鸿章的北洋水师,要知道,他曾经可是没有少给我们下绊脚石,当年他联合朝廷差点就将我们的财路,将我们在上海的生意全部掐掉,后来他有和朝廷一起对付我

    们,将我们一年的银子都给掐断,这些事情,难道你都忘记了。”

    左夏琳对于这个事情一直就不明白,她早就想要问王陵这个事情,只是一直来在王亚玲,根本就没有时间,如今这王亚玲是让爱新觉罗慧莲这个二妈给带上了。

    爱新觉罗慧莲也知道了朝廷对于自己夫君有些龌蹉的事情,她对于朝廷来说,更是有一些憎恨。

    污蔑自己的夫君也就算了,可是却不顾百姓,不给银子,这始终让她心中不满。

    “是啊,夫君,奴家也有些疑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哎

    王陵深吸一口气,他并不想这样做,可是现在,见到两人都疑惑,王陵指了一下远处的凉亭后说道:“我们去哪里说吧。”

    来到凉亭,王陵坐下后,随即将自己的意思说了出来。这么做,完全就是为了整个大清国北面国防着想,那北面国防,维护着整个长江以北到东北的防线安全,全部靠淮军以及整个北洋水师来保护,如果朝廷停止了这批银子,那对于大清国的国防来说,将是

    一个无情的打击。“相公,朝廷将奴家嫁给你,那完全就是为了让你支持朝廷,现在你这么做,难道朝廷会开心嘛?”跟随王陵一个多月的时间,爱新觉罗慧莲已经知道自己被嫁过来的意思,现在听到自己相公的心思,她

    顿时皱起眉头问道。

    能好什么玩意,说不定现在已经把自己骂的狗血淋头了。

    “不会高兴。”王陵无赖笑了一声说道。

    不高兴,这么说朝廷还是会不会听当前两个最有权利地方大员的建议了,边上的左夏琳皱起眉头想到。

    “朝廷如果只有李鸿章一人上奏,肯定会拒绝,但是加上了我,那情况又不一样,他们必须要做出退步。”

    退步?左夏琳和爱新觉罗慧莲相互对望一眼,看着面前的王陵。

    “我已经在折子中提出了解决的办法,我想朝廷,应该会赞同我的建议,毕竟这是唯一一个合理的选择。”王陵笑了一下说道。

    已经提出了办法,王陵话一出口,顿时让左夏琳和爱新觉罗慧莲都感觉到吃惊。

    两人只是知道王陵给朝廷上了一份折子,她们只是知道,自己相公上书中,提到了反对停止购买舰船枪炮,却并没有知道,自己的相公已经给朝廷提出了解决的方案。

    “相公,你说的方案是什么,能不能告诉我们?”左夏琳低头沉思片刻,也想不明白王陵的办法是什么,因此她只能伸出手晃动王陵的胳膊笑眯眯的问道。王陵最怕的就是自己的媳妇撒娇,而且一撒娇就是两个,没有办法的王陵只能放下手中的茶水,准备将自己的建议说给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