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审讯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爱新觉罗慧莲今日受到了惊吓,自己一直就不曾去看她,虽然说今天并没有完成婚礼,但是她注定是自己的媳妇,也该去看看,想到这,王陵走出了书房,借助黄昏的夕阳,来到了爱新觉罗慧莲的

    房门面前。

    “格格睡了没有?”刚到门口,王陵就见到小玲从里面走了出来,顿时开口问道。

    小玲见到是王陵,微微摇头说道:“姑爷,没有呢,现在正在房内发呆,姑爷,你去看看吧。”

    王陵听到这话,随即推开了房门。

    咔的一声响动。坐在床铺面前的爱新觉罗慧莲当即抬起头,她见到一个二十三岁左右,身穿一身奇异军服的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她并不知道这就是王陵。毕竟来到这里,自己都不曾见到王陵的面容。

    “你干什么?”见到这个清秀的男人越来越靠近自己,爱新觉罗慧莲皱起眉头问道。

    干什么?王陵愣神一下,差点没有反应过来。

    哦,忘记了,自己的这个新媳妇还没有见到过自己,想到这的王陵当即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后说道:“你今天都跟我成亲了,你说我要干什么?”

    咯噔一声,爱新觉罗慧莲听到这话顿时心都掉落了半截。她手轻微颤抖了一下。

    其实她心中有些恨,很为什么今天就不被刺客给杀死,反而要受到这个人的侮辱。

    手中捏紧了自己已经隐藏了很久的匕首,她发誓,只要这个人今天要是碰自己,她立即自尽,绝对不会受到侮辱。

    “把你的刀子拿出来吧。你放了那么久,累不累。”王陵笑了一下走到一边的椅子上笑呵呵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身上有刀子?”爱新觉罗慧莲有些疑惑,自己身上放有匕首,就算是小玲都不知道,这个自己的夫君,究竟是怎么知道的。“今天我将你按在地上的时候,我感觉到你的小腹有一种十分尖锐的东西,你说你一个女孩子,肌肤柔软。浑身上下晶莹剔透,怎么可能会出现硬的东西,而且那东西还有一丝的凉意,我就知道你身上有匕

    首。那出来吧,我暂时不会碰你的。”王陵似乎明白爱新觉罗慧莲的心思,笑了一下后说道。

    藏着还有什么意思,人家既然知道,那就有准备,知道已经无法在隐瞒下去,爱新觉罗慧莲当即将手中的匕首给拿出来扔在一边的床上。“呵呵,也不知道你们朝廷那边是如何说我坏话的,居然让你如此的怕我,也难怪,我这几年处处的跟朝廷作对,朝廷肯定会说我坏话,你明日还是多出去走走,看看百姓对我的评价吧。”说道这里,王陵

    一下站起来准备离开。

    他本来还想在待下去,可是现在这种情况,自己在这里,反而就是一种尴尬,还不入去左夏琳哪里休息。

    “你去哪里?”爱新觉罗慧莲见到王陵起来,有些紧张的问道。

    “我回去睡觉,对了,刺客今天已经被抓到了,你明天可以出去的,不过你还是告诉左夏琳一起吧,让她陪同你出去,这样安全有些。”王陵想一下说道。

    能出去?听到这话的爱新觉罗慧莲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她在京城,虽然贵为格格,但是也没有机会出去,可是刚才,听王陵说,自己居然能够出去,这多少让她有些不敢相信。

    “这里不是朝廷,我的女人,都是能够出门的,你爱去哪里玩耍就去哪里。”王陵说完,随即走出房门,留下在哪里发呆的爱新觉罗慧莲在哪里发呆。

    情报局,日头已经过了中午,身穿军服的王陵,在张庆的陪同下,直接来到了情报局的后院审讯室内。昨日晚上,王陵对爱新觉罗慧莲说了那一番话后,今日总早晨,小玲就来到左夏琳的房间,将左夏琳叫了过去,听侍卫说,两人似乎是出去游玩去了。王陵见到格格愿意出去散心,心中也算是松懈了一

    块石头来到书房。

    恰巧,张庆说那三人已经被关押在审讯室,王陵这才随同张庆来到这里。准备审问一下,这三人是谁派遣过来。

    啪啪里面传来一阵皮鞭抽打的声音,和有气无力惨叫声。

    “怎么回事?”王陵扭头看向面前的张庆。

    “老大,这三个人死活都不招供,没有办法,只能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张庆咬牙切齿的说道。

    也该让他们受点苦头,听到这话的王陵点了点头,随即进入到了房间内。

    刚进入房间,一种刺鼻的烤肉味夹带着一种血腥味从里面传来。

    王陵仔细看了一下,那三个刺客,两个男的胸口明显有被洛铁烫的痕迹,而且周身都是有被马鞭抽打的痕迹。

    而那个被捆绑在一根木头架子上面的女人,虽然说没有受到这样的刑法,但是那滋味,似乎也不好受。

    “招了嘛?”王陵进入到里面的椅子上坐下缓缓问道。

    正在执行审问的军官当即摇头说道:“大帅,他们嘴皮子太硬了,根本就不说是受到谁的指示。”

    哼听到这话的王陵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后打量了一下这三人,她发现,那女子似乎对自己充满了恨意,恨不得将自己吃掉一样。这女人就是川岛玲,昨日她不顾自己生死,死活都扔出飞刀,本来以为,绝对会万无一失,然后控制自己的人杀掉自己,一了百了,可是谁想到,对方根本就不杀自己,而是将自己三人捆绑来到了这里,

    将下颚给打掉,想死都没有机会。

    “我告诉你们,你们受到谁的指示,我心中十分清楚,我只是想知道,究竟是谁让你们来的,告诉我,我能给你们一个痛快。”王陵淡淡的背起双手走到川岛玲面前淡淡的说道。

    以牙还牙,自己绝对不会咽下这口气。倭国方面发动的这次暗杀,自己清楚,这点自己不需要去问但是他要知道,这计划是谁提出来的,是谁在指挥,是谁操纵了这场计划,既然那人敢对自己的家人下手,那自己也绝对让他知道,对我的家人下手,我就得让你尝一下失去亲人的感觉。而且还要让你痛不欲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