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刺杀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福州将军府书房。

    寒风呼啸着吹动着关闭的窗户,微弱的烛光,在书房内晃动了两下。

    身穿军服的王陵,抬起头再次看了一下面前的张庆后一字一字的说道:“都准备好了吧?”

    “老大,准备好了,保证万无一失。”张庆信心满满的开口说道。

    王陵听到这话,当即点了点头后说道:“那就好。”

    轰轰轰

    中午,将军府大堂,一阵鞭炮的声音响起后,身穿着红色喜庆新郎服的王陵笑呵呵的在长顺。裴阴森、王天风等人的陪同下,进入到了大厅。

    王陵一直笑呵呵的面对着自己手下的悍将以及得力助手,但是他的目光,却有意无意的看向了不远处,也就是位于自己前面的人群中。

    那人群中,一个身穿丝绸长袍的女人正抱起双臂,两眼放光的看着自己。

    哼,你到是很会选择位置。王陵冷哼了一声,端起旁边的茶水,准备等候着庹茂兰带出爱新觉罗慧莲后完婚。

    啪啪啪鞭炮再次响起,烟雾开始遮挡起来远处的一切。

    该死。站在人群中的川岛玲皱起眉头在心中咒骂了一声。

    自己千算万算的,可是她就没有想到,这清国结婚的利益也太过分了,一直都是鞭炮声,自己现在根本就看不到情况。

    “组长,怎么办,看不清啊?”站在他旁边的小村有些焦急的看了过去,他只能见到烟雾,却看不到人。

    “不要慌,耐心。”川岛玲压制自己心中的愤怒,对面前的小村说道。

    小村听到这话,只能无奈的松开了自己放在腰间飞刀,看着那燃放的鞭炮喷出火来。

    啪啪啪啪鞭炮似乎就没有停止下来的意思,一直都在燃放,硝烟开始越来越多。

    “八嘎呀路。”川岛玲低声咒骂一声后,开始往前移动。

    总算是往前移动将近五米的距离,她就见到那大厅中的,一个身穿红色衣服,盖上盖头的人正在一个女军官的带领下走了出来。

    好机会。川岛玲,心中露出微笑后将手伸进衣袖中。

    “别动。”刚要出手,川岛玲感觉到一个冰冷的东西抵在了自己的后背,直觉告诉她,抵在自己背后的绝对是手枪。

    自己现在只要敢动一下,马上就会身首异处。

    怎么办?皱起眉头川岛玲再次陷入沉思。

    啊

    想明白的川岛玲猛的一声大喝,随即掏出手中的匕首。

    刷匕首飞速往爱新觉罗慧莲的身上飞了过去。

    啪的一声,飞刀飞出的同时,川岛玲感觉自己的脑袋受到了重击,翻动了一下白眼就要倒下,然而旁边的两人悄无声息的搀扶住她退了下去。

    “有刺客。”飞刀飞出的同时。身为这次主持婚礼礼仪的张庆当即大声叫喊一声的同时,往挡在了王陵和爱新觉罗慧莲面前。

    王八蛋,王陵猛的一脚将张庆踢翻在地上的同时,迅速抱住正要拜堂的爱新觉罗慧莲然后侧身到了下去。

    蹦的一声,飞刀直接射入到身后的柱子上面,发出轻微的颤抖。

    啊

    将军府顿时一下慌乱起来,从京城一同前来护送的侍女、太监等,开始慌乱的奔跑。

    刷的一声,京城过来身穿黄马褂的侍卫随即抽出腰刀,在王陵和爱新觉罗慧莲面前组成一到密不透风的保护层。

    片刻后。

    啪啪啪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门外的警卫团士兵开始进入,在王陵和爱新觉罗慧莲的侍卫面前,再次组成一到人墙。在身后的同时,取下枪支,拉响枪栓,阴谁有异常行动,立即格杀。

    “妈的,给老子找,挖第三尺,也要给老子找出来。”

    反应过来的王天风恶狠狠的掏出手枪大喝一声。

    “老大,你没有事吧,老大。”张庆抚摸了一下自己被踢疼的屁股后抬头。见到那柱子上的匕首,顿时慌忙拉扯着王陵问道。

    “你他么的找死啊,那要是有毒会怎么办。”还没有从地上爬起来的王陵大声咒骂。

    刚才张庆不顾一切的拦在自己面前他十分欣慰,但是欣慰的同时,他担心那匕首有毒,因此才一脚踢翻了张庆,将他踢到一边。

    王陵不怕是假的,刚才那匕首可是贴着自己的头皮过去的,如果不是自己反应快一点,现在自己已经挂彩了。

    “没有事,先送你嫂子进入房间,立即戒严将军府,任何人不得出入。”王陵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身上的灰尘后张庆说道。

    扑通

    书房内,张庆一下子跪在了地上,他已经准备了一万套方案,可是他就是没有想到,这刺杀的人居然不要自己的性命,都非得杀了自己的嫂子,他根本就没有想到。

    “老大,今个让你婚都没有接成,还让大家如此混乱,你打我吧。”张庆哭丧着脸对面前的王陵说道。

    王陵看了一下面前的张庆,这个事情,他并不责怪张庆。

    张庆昨天晚上给自己的迅速,本来就是万无一失的,可是没有想到,这群人居然如此不顾自己的性命,居然在命知道自己动手要出事的情况下,还是选择动手,这根本就不符合任何的常理。

    “起来吧,这个事情不能怪你,毕竟昨日我们分析的情况,是没有错误的,只是我们没有想到,此人居然如此的丧心病狂。”王陵淡淡的说了一声后示意张庆起来。

    张庆听到这话,这才站起来一脸委屈的站在旁边。

    “都抓住了吧,都给老子看好了,绝对不能让她们死了,我要亲自审问。”王陵冷哼一声后淡淡的问道。

    “已经抓住了,目前已经被我们打掉了手脚和下颚,现在他们想死都困难。”张庆恶狠狠的说道。

    残忍,王陵心中咯噔了一声,示意张庆下去。

    “夫人如何了?”等到张庆下去,王陵问道面前的庹茂兰。

    “受到了惊吓,现在在房间内,要不大帅去看看。”庹茂兰皱起眉头说道。是要去看看了,今天这丫头受到如此惊吓,要是自己还不去看看,也有些对不起别人,微微点头后,王陵随即走出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