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挑拨离间到我头上了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找死?等到周开退出去,张庆再次看了一下手中的电文,冷冷的在心中想到。

    清晨,福州将军府,王陵抚摸了一下自己有些隐隐作痛的脑袋,来到了书房面前坐下。

    刚坐下不到片刻,张庆已经从门外走了进来。

    “老大,紧急情况。”来到王陵面前的张庆伸出手递出电文。

    王陵淡淡的看了一下面前的张庆,端起旁边的茶水喝了一口后顿时说道:“什么事情?”

    “老大,倭国传来消息。倭国估计要对格格下手。”

    砰

    王陵一拳头砸在了桌子上。

    岂有此理,自己不找你们的麻烦,已经是你们的万分荣幸。你们居然来对我的家人下手。

    王陵已经接到了朝廷的命令,一月二十八日,朝廷的护卫人马将会护送格格从恭亲王府出发,随即抵达天津后登船,在北洋水师护送下进入福建,和自己完婚。

    自从接到圣旨的那一天起,自己就将这个自己从来就不曾见到过的格格当成自己的女人。

    如今倭国是胆大冒天,居然想要对自己女人下手。

    “他们是在找死,立即发出密电,告诉佐佐木,给我调查一下事情的真实情况。”冷哼一声的王陵看了下张庆。

    张庆低头沉思一下,立即转身走了出去。

    东京,参谋本部院落外,身穿着中佐军服的佐佐木点燃一根香烟站在院子中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买香烟了,绝品香烟。买香烟了,绝品香烟。”外面传来一阵清脆的女人叫喊声。

    听到声音的佐佐木皱起眉头沉思一下后,转身走了出去。

    进入远门,佐佐木就见到远处一个身穿和服,大概二十五六的女人站在哪里叫喊。

    “拿包香烟,不要贵的,一般的就是。”佐佐木笑了一声后缓缓问道。

    这年轻美貌的女人看了一下面前的佐佐木,笑呵呵的开始低头翻烟的时候低声说道:“局长有令,立即查清楚对付格格的人员以及时间。”

    这女人低声说完,随即掏出香烟。

    佐佐木并没有说话,而是微微点头后,拿起香烟走出。

    他并不会小看这个女人,这女人虽然不过才二十五岁,但是却是情报局倭国分部的部长,自己来到这里后,就属于她直接指挥,他只是知道这人叫龙霞,带好皮皮虾。

    佐佐木深吸一口气,再次回忆了一下自己的命令后,随即走进了参谋本部,来到了参谋次长川上操六的房门面前。

    仔细的看了过去,川上操六依旧坐在椅子上面,不知道在书写说什么。

    看来得想一个办法了,佐佐木沉思一下,转身走了出去。

    福州,将军府,已经等候了三天的张庆总算是受到了皮皮虾的消息。

    根据佐佐木的情况,这次暗杀格格的人,是浪人,佐佐木根本无法调查,只是知道他们将会在福州动手。

    天杀的,张庆皱起眉头,拿起手中的电文迅速来到王陵的书房。

    “老大,情况不妙啊,佐佐木那边也得不到具体的情况,只是知道他们会在福州动手。”将电文递给面前的王陵后,张庆开口说道。

    嗯

    王陵接过张庆递过来的电文看了一下,放在了旁边的茶几上。

    “老大,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在福州动手,这在京城,在天津,都是动手的好机会,为什么他们一定要到福州?”见到王陵闭上眼睛,张庆伸长脖子后问出自己的疑惑。

    “你真的不知道?”王陵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张庆。见到张庆摇头,王陵笑了一下后说道:“倭国心不好啊,朝廷和我联姻,那在一定程度上来说,我们和朝廷就会出现一定的和平团结时期,这不符合他们的利益,他们希望我和朝廷的关系更加破裂才好,而

    目前,最好的方式,也就是暗杀格格,你想一下,如果格格在我福州,或者在我结婚的当天被暗杀,朝廷会怎么想?”

    张庆听到这里,当即点了点头后说道:“老大,这么说来,倭国方面这次暗杀格格,主要是为了挑拨我们和朝廷的关系,而另外一条,也就是报复你当初抢劫长崎的事情吧。”

    就是这样,王陵微微点头后站起来看着面前的张庆后说道:“佐佐木那边已经是给了我们最好的情报了,我们不能在去询问情况,剩下的事情,就看你情报局的了。”

    “老大放心,我保证当天不会出问题,而且抓到这几个老鼠。”张庆严肃应答一声。

    啪啪啪啪

    恭亲王府门前,鞭炮声噼噼啪啪的向了起来,今天是二十八日,也是爱新觉罗。慧莲离开京城,前往福建的日子。

    “格格,时间到了,你还是盖上盖头吧?”小玲进入慧莲的书房,发现身穿红色凤袍的爱新觉罗爱新慧莲还不错将盖头盖上,顿时慌张的跑了过去,拿起盖头。

    “小玲,我们还能够回来嘛?”爱新觉罗慧莲看了一下小玲手中红色的盖头后有些悲哀的问道。

    “格格,这个奴婢就不知道了,不过你见到过,出嫁后的其他格格,哪一个是还能够回来的。”

    哎

    听到这话的爱新觉罗慧莲叹息一口气,闭上了眼睛,盖上盖头后,在小玲的搀扶下,出了闺房,来到大厅。

    大厅内,已经穿上蟒袍的奕欣和他媳妇,端正的坐在椅子上面,而在大厅内,京城各地有头有面的红顶子都已经来到这里。

    这可是王爷出嫁女儿,谁敢不来送点钱财,那还怎么混下去。

    奕欣今日也算是有些高兴,一直笑呵呵的坐在哪里,看着已经从外面出来的奕欣。

    一起待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奕欣多少对于这个干女儿有些感情,眼睛有些红润,奕欣当即站起来,在接受爱新觉罗慧莲的跪拜礼仪后,掏出了一个盒子递到了爱新觉罗慧莲手中。“孩子,到那边要听话。”不知道说什么。奕欣掩饰了一下自己红润的双眼后,意味深长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