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马克沁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寡妇是什么,张庆可明白了,那就是男人战死后留下的媳妇,那就是寡妇。

    而老大嘴巴里面说的这个寡妇制造者,这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老大,这么一个人一定不是好鸟,你还抓来干嘛,做掉算了。”张庆赶紧上前一步后有些紧张的说道。

    王陵看了一下面前的张庆后说道:“说漏了两个字,应该是敌人寡妇机。”

    有区别嘛?听到这话的张庆愣神一下。

    “老大你去哪里?”反应过来的张庆见到王陵已经走了出去,顿时慌张问道。

    “情报局。”

    情报局总局办公地点,在福州郊外,也就是曾经王陵审问佐佐木的地方。

    哪里依旧还是原来的院子,不过现在已经扩建了不少,甚至在门口,都已经悬挂起来一块牌子,闽浙情报局驻地。

    “老大,你是要见那个人。”跟随在王陵身后进入情报局的张庆笑眯眯的开口问道。

    废话,自己大热天的来到这里,不是为了见这个人,难道还是出来散步的不成。

    “被他么的废话了,去叫代天德过来。”王陵瞪了一下张庆说道。

    张庆慌忙怕拍屁股就跑了出去。

    片刻后,已经换上情报局黑色正规制服的代天德就来到王陵面前。

    “人呢?”王陵没有多余的话语,直接开口问道。

    代天德将人带回来后,就已经扔在了东厢房内,一直在等候大帅过来,现在见到王陵,他稍微弯腰的说道:“大帅,在东厢房中,只是这老头倔强的很。我们给他的东西都不吃。”

    哦,听到这话的王陵稍微沉思一下:“带路。”

    片刻后,王陵就来到了东厢房,现在的东厢房外面,站着十几个人,这些人,都是情报局人员,别看他们赤手空拳的,其实在黑色的衣服下面,都有一支手枪。

    “大帅,”十几个人见到身穿军服的王陵,恭敬的叫到。

    嗯了一声,王陵直接推开了房门。

    “你们这些强盗,人贩子,上帝不会放过你们的,大英帝国不会放过你们的。”

    刚推开门,里面就传来一阵阵的咆哮。

    脾气还不听到这话的王陵皱起眉头。

    示意代天德离开后,王陵这才随同张庆走了进去。

    穿过屏风,进入里面的房间,张庆这才看到,这不过是一个老头子而已,秃头,身穿黑色燕尾服,不过那衣服,有些不敢恭维,都打了好几个补丁。

    腮边胡,双眼都有血丝出现。

    “老大,这不就是一个平常的老头嘛,我怎么都看不出他是寡妇机。”打量了一下依旧在咒骂的这人,张庆疑惑的问道。

    平常,听到这话的王陵笑了一下后看着面前的张庆:“你还记得我从安南回来后的,我告诉你我们缴获的那两机关枪嘛?”

    张庆并没有进入安南作战,他只是听参加战斗的王天风说道,那东西一旦开始射击,子弹就如同暴雨一样,对方就如同麦子一样的倒下,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的余地。

    “我听过,王天风告诉过我这个事情,我听他说当时他脸都给吓绿了。”张庆说道这里,随即咽下一口唾沫指了一下这洋人后说道:“老大,不会是他整出来的吧?”

    张庆还真的说对了,这机枪,就是面前这个老头整出来的。

    这人就是马克沁机枪发明者,海勒姆史蒂文斯马克沁。

    “就是他,这也是我为什么要你不惜一切代价,找到这人,然后要给我弄回来的意思。”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是寡妇制造者,这名副其实啊,听到这话的张庆恍然大悟。

    “马克沁先生,你好啊?”王陵见到张庆已经明白过来,笑了一下用流利的英语说道。

    马克沁听到这面前的人居然说出流利的英语,当即也十分的惊讶。

    他来到这里,自从进入房间后,就知道自己是被绑架了,而且还是让可恨的清国人绑架了,毕竟他知道,这世界上,也就是只有清国人脑袋后面才有一条发辫。

    “你是?”马克沁有些疑惑,他实在想不出来,这年轻的人,居然会说英语,而且说的那么的流利。

    “在下王陵,对先生是久仰大名啊。”

    王陵这话到是没有说任何的假话。他的确久仰大名,当兵的,谁要是在后代如果没有听到马克沁,在兵工厂工作的,如果没有听过这个人的名字,那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当兵或者是兵工厂人员。

    王陵?有些消瘦的马克沁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他似乎并不认识这个人?

    “我不知道你是谁,你将绑架过来干什么,我没有钱,没有钱。”马克沁如同发疯了一样的在哪里咆哮。老子当然知道你没有钱,你丫的现在为了推销你的机关枪,满世界的跑,可是那些人不识货,根本就不给你任何的机会,我是可怜你,才将你抢,不对,是请到这里来的,这丫的简直是不识抬举,王陵皱

    起眉头。

    不过王陵只是在心中说说,面对这样的一个牛人,他还是没有发火,而是笑了一下后说道:“我请你来,不是为了要钱。”

    请,这叫请,听到这话的马克沁差点没有晕在地上。

    他记得两个月前,自己在伦敦,准备找陆军大臣,推销自己新发明的枪支,可是哪里想到,碰壁几次,都没有见到陆军大臣。

    那天,他记得是中午,自己买来了酒,正借酒消愁,这他么的酒还没有喝几口,然后就冲进来一群人,二话不说就将自己给捆绑了起来,然后装进一个箱子里面。

    一路他可是担惊受怕的,生怕是有人要杀自己,可是后来,他发现,自己在一艘货船上,这让他万分的惊讶。

    紧随其后,船只一直往东边走。到了这里。

    “你们这叫请嘛,这叫请嘛。”马克沁皱起眉头咬牙切齿的看着王陵,伸出了自己的手臂,那手臂是红的,不用看,肯定是给用绳子捆来的。不然上面也不会露出红色的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