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不跟李鸿章一条线的朝廷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进宫,这个时候,奕欣抬起头看了下悬挂在客厅外面洋人送来的钟表上。

    时间是下午四点,这个时候,慈禧应该是在休息,不会接见任何人。

    难道宫中出事。沉思一下的奕欣看了一下李莲英。

    发现李莲英似乎有焦虑神色,他这才说道:“那本王换身衣服,请李总管稍微等待。”

    奕欣现在穿的是便服,这样的方式去见慈禧,这也说不过去,李莲英也不在说什么,而是拱手让奕欣快一点。

    换上蟒袍亲王袍服。奕欣和李莲英一前一后的来到宫中。

    褚秀宫外,已经没有太监的影子,看来是让李莲英撤走了。

    “是不是因为什么事情生气了。”稍微还是知道脾气的慈禧抬起头后问道。李莲英点点头:“是的呢,今天在中午前面送来一个折子,老佛爷心情就不是很好,一直在哪里犹豫不决,咱家担心老佛爷会发怒,牵涉到这些小家伙们,也就让老佛爷睡下了。这不,刚醒来,就嚷着让我

    传唤王爷呢。”

    什么事情居然要这样,听到这话的奕欣想了一下,随即走了进去。

    来到褚秀宫里面,奕欣就见到慈禧正坐在那炕上,而平放在炕上的茶几上面,摆放了一盘水果,两杯茶水还有就是一份文书。

    “你看看吧,这是孙耀新联合三个御史送来的折子。”

    御史,奕欣从慈禧手中接过文书看了一下,这上面书写的,居然是一份弹劾的折子,而谈何对象,居然就是王陵。

    说王陵在那边修建铁路,破坏了祖宗的风水不说,而且这么做,更是让两地的联系更加密切,王陵能够迅速调动兵力。

    啪看完折子的奕欣再次将折子放在了茶几上后,坐在了旁边的一张椅子上。

    “你怎么看?”慈禧放下手中的端起的茶杯,见奕欣已经放下折子坐在一边后问道。

    奕欣并没有回应,而是坐在哪里沉思。

    大概等候了一杯茶水的时间,奕欣睁开眼睛后缓缓说道:“这三人联合上奏弹劾王陵,的确有这方面的原因,可是四嫂,恐怕目前,我们还不能有任何的举动。”

    这是为什么?慈禧有些疑惑。

    这下面的人都已经弹劾起来王陵,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好好的去收拾一下,怎么听奕欣的意思,是不要搭理这个事情。

    “六爷,你这是什么意思?”慈禧放下茶杯有些疑惑的问道。

    奕欣见到慈禧不明白,当即无奈的只能将当初的事情说了出来。

    说实话,这是自己考虑不周,让王陵抓住了朝廷的小辫子,如果这个时候就开始动王陵,那恐怕朝廷并不会赢取这场争斗,反而还会让李鸿章更加的烦心。

    哎

    事情已经是现在这个样子,慈禧就算再去埋怨奕欣也于事无补。

    她知道这并不是奕欣的过错,毕竟书写密信的这种方式,是自己提出来的,同时也是争取得了自己同意。

    自己也有一份责任。

    “那难道我们就算了嘛?”慈禧想了一下有些无奈的说道。

    算了,这个事情只能算了,他闽浙要干什么,就让他们去干就好了,只要不牵扯到朝廷,随便他去做什么。

    “四嫂,你难道就没有看出来嘛,这份折子的幕后指使人是谁?”似乎见到慈禧有些不满意,奕欣当即抬起头后疑惑问道。

    这是什么意思?

    慈禧惊讶了一下,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折子。

    翻看几下,他就发现,这三个御史,有一个共同点,那都是李鸿章的门生。手伸的太长了,这还了得,看清楚后面情况的慈禧啪的一下放下文书后说道:“哀家刚才一直在想,这破坏风水,前段时间,李鸿章修建天津到北京的铁路,他是一个劲的不提什么风水的问题,可是今天,

    怎么王陵在南边修建铁路,他居然这么紧张的说破坏风水。原来是这样。”

    慈禧总算是明白了。

    经过奕欣的点拨,他看出这是李鸿章在后面搞鬼,而这里面的原因,其实十分简单,就是挑拨朝廷和王陵的关系,他好从中获取利益。

    心太狠了,慈禧一字一字的说道。

    “得给他一个教训?”慈禧眯起眼睛冷冷的说道。

    “四嫂你说的是谁?”奕欣都不明白,给谁教训,王陵,还是这分折子后面的人。

    慈禧并不说话,而是指了一下东边,这奕欣当即就明白,是要给李鸿章敲打一下警钟。

    敲打警钟,要恰到好处,如果太过,那就是不给李鸿章面子,也会造成君臣之间失去了最后的一点信任。

    “完全可以,但是要适,这孙耀新,数来就有泼妇的骂名,找个机会,贬他到外地去为官,这样既然给了他一个警告,同时也不会让他下不了台。”

    奕欣考虑的还是十分的狭义,双方都不伤了和气,同时,也是在告诉李鸿章,这个事情就这么算了,不要有事无事的去找王陵的麻烦,那人惹不起。咱们暂时躲避一下的好。

    天津,身穿便服的李鸿章手中正拿起一盘子鱼食站在花池面前,正看着水中游动争夺食物的鱼儿发呆。

    铛铛铛

    脚步声响起,受到惊吓的鱼儿迅速的消失在了水面,荡漾起来一层水波。

    李鸿章有些不满的皱起眉头看了一下,这过来的人,让他一下子松开了紧皱的眉头,这是杨逢春。

    “大人,京城密谈来信。”杨逢春伸出手,递上一张纸条。

    李鸿章并没有接过他手中的书信,而是回到不远处的凉亭坐下后端起茶水,示意杨逢春说出结果。

    “大人,孙耀新大人被外派到保定当知府去了。”杨逢春想了一下开口说道。

    嘶李鸿章皱眉一下,将茶杯放下后端起茶水。这前几日,自己才让他张罗一下,弹劾王陵,怎么今日就被贬到了保定,想到这的李鸿章当即闭上了眼睛,在哪里思考着这其中的小九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