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倭国耍滑头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利润大,但是前期的投资也相对来说有些大。

    目前帝国在全力修建三景舰船,而第二期的三艘,也在计划当中,如果这个时候,要加入这次竞标的话,恐怕那第二期的三艘军舰,估计就有可能要耽搁。放弃,舍不得伊藤博文真的舍不得,他算计了一下,如果将第二期三艘军舰的钱财拿去招标的话,到时候十年,那就是能够给帝国建造四艘到五艘军舰的样子,这还是保守的估计,但是最差,都是四艘,

    也就是说,帝国能够赚回一艘军舰的钱回来。只是需要五年的时间。免费赚取的。

    我究竟该如何去选择?

    将电文放在了椅子上,伊藤博文再一次在心中自问自己。

    烦闷中,伊藤博文不自觉的点燃一根香烟,慢慢的品茶这淡淡的烟草味道。

    咚咚咚关闭的房门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听到这个声音的伊藤博文抬起头,那身穿黑色侍卫服装的侍卫长已经从打开了房门走进来。

    “首相阁下、井上馨阁下以及山县有朋总理求见。”侍卫来到伊藤博文面前低声说道。

    他们两人,想起来了,是自己让他们过来一起商量这次福建地区修建铁路事情的。

    “让他们进来吧。”灭掉手中的烟卷后,伊藤博文当即坐直身体。

    片刻后,两人一前一后的来到了伊藤博文面前。

    “你们也看到这份电文了,说说你们的建议吧,我们究竟是不是该派出去竞争这次铁路修建权。还是直接放弃。”等两人坐下偶,伊藤博文将桌子上的电文放下开口问道坐在沙发上的山县有朋。

    山县有朋现在是内阁总理,很多事情,他都能够分析的十分透彻。

    “首相阁下,如果是在曾经的话,我不会建议去,但是现在,以我的情况来看,我建议拿下这个权利。帝国虽然目前经济困难,但是拿出钱来去招标还是有的。”

    这是赞同了,椅子上的伊藤博文听到这话,心中沉思一下看向面前的山县有朋,他想要听听,山县有朋的理由是什么。山县有朋看出伊藤博文的意思,随即他笑了一下后后说道:“首相阁下,我帝国一直以来,就在为如何进入清国刺探情况,绘制地图的事情上面找不到任何的出路,如今,这到是一个很好的办法,我们可以

    派遣出人员,掺杂在这建设队伍中,他的任务不是参加铁路建设,而是绘福州到杭州地区的地形图以及整个清国南边地形图。”

    嗯,这到是一个很好的理由,听到这的伊藤博文看向面前的井上馨。

    “首相,卑职赞同,根据我和大家的推算,如果我们加入这其中的建设,将会在三年内就回本,然后我们就能够有八年的时间,从清国哪里赚取大量金钱,从而购买军舰。壮大帝国的军事力量。”

    这一点到是和伊藤博文十分符合,听到这里的伊藤博文当即抬起头后拿起手中的电文看了一下后顿时做出决定,那就是参加福建方面的招标,建设这条铁路。

    当然,伊藤博文还有更加深层一个心思在里面,这个事情,他不曾对任何人说过。

    在他心中,这清国的领土,早就是帝国的,这修建了铁路,也不过是暂时的让清国人管理一下。到时候什么十年,那还不都是自己的。

    “那就派出人去吧,告诉他们,务必要拿到两个甚至是三个的铁路段建设。”伊藤博文正色对面前的两人说道。

    福州,伊藤博文做出决定不到一天的时间。在福州情报局内的张庆就已经得到了倭国方面传来的消息。

    拿起电文,张庆看了一下内容,随即从椅子上站起来就来到王陵的书房。

    “老大,倭国已经派出人来了。”进入书房的王陵当先的让开。

    来了。听到这话的王陵笑了一下,随即从张庆手中取过文书看了一下后顿时呵呵一笑。

    他这几天,还担心倭国因为经济问题的原因不在参加这次招标,但是现在看来,他们不但是来了,而且还是雄心勃勃的。

    “很好,其余各国的人都到了没有?”王陵放下手中的电文问道。

    张庆这段时间是在负责接待这些人。他对于当前的情况十分了解。

    “老大,几乎都已经到了,就沙俄方面还没有抵达,估计还需要五天的时间,就能够抵达这里。”

    沙俄。王陵对于这个国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那沙皇尼古拉,也是跟自己一样,是性情中人,是断然不乐意过来的,而且他们的主要利益是在东北,不在这里,这里跟他们没有任何的影响。

    “那就是打酱油的,不用去管他们,等倭国到了后,你们就组织一下,就在这将军府客厅外面,将这个事情定下来,然后让他们赶紧的,给我去各自的路段,开始侦查,随即动工。”

    打酱油的,难道老大根本就没有将他们算在这里面,听到这话的张庆疑惑一下,但是他也不早不早询问,而是转身就走了出去。

    1887年8月23日,桂花香味飘散在将军府院落外面。

    原本十分宽阔的院落,如今已经挤满了身穿着燕尾服的洋人,这些洋人,都是各国公司派遣出来的大财团,他们来到这里,目的也就是为了一个。为本国获得最大的利益,拿下路段的竞标权利。

    五五分层,这个是利润,已经根本就没有用任何商量的余地,今天大家来到这里,不过是为了各个路段的竞争而已。

    王陵也算是歹毒,这整个路线,每一个路线上面,上方虽然是平摊费用,但是这不过是表面上的,实际上,这王陵占据便宜,也就是在这竞标上面。

    好比从福到杭州,一共十个路段,每个路段,有长有短。但是这价格上面,如果一号路一共花费是一百万,而王陵自己出五十万,那么对方也要出五十万。

    不过,王陵并没有这么做,而是用五十万起价,谁出的钱最多,谁就拿去。这么算下来,不管怎么算,福建方面都不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