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这是福建水师旗舰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这是不相信我了,正在低头调整炮位的王陵听到周开说这么一句话,顿时转过身看了一下自己旁边的周开在心中想到。

    心中虽然这么想,王陵理由还是自信的笑了一下后说道:“我今天一炮要是留不下他,我给你叩头。”说完这话,王陵再一次的开始调整炮位,将炮口对准雷纳号侧弦中部,他知道,哪里是敌人锅炉,想要留下雷纳号,必须要一炮打中哪里,而且必须要用自己改造的炮弹。

    锅炉打坏了不要紧,反正窝尔达号的锅炉是好的,到时候拆除过来安装好就可以,但是这军舰,目前造船厂可是制造不出来。

    周开听到王陵说出这么有自信的话来,顿时也为了鼓舞王陵的士气后开口说道:“要是留下这艘军舰,老子给你补充兵。”

    好,王陵应了一声,再一次的根据雷纳号的航速进行调整。

    “穿甲弹一发,装填完毕。”张庆幼嫩的声音传入到王陵的耳朵。

    已经等这句话很久的王陵当即确定后,猛的走到了牵引绳面前拉扯了绳子。

    轰的一声。白色的硝烟一下冒出。

    火炮打出的同时,周开就慌忙举起自己的望远镜,看着远处的雷纳号。

    轰雷纳号中部突然被冒出一阵火光,随即开始缓缓停了下来。

    哎呀,这帮王八蛋,都不要打啊,好好的一艘旗舰你们凑什么热闹,王陵见到雷纳号停下来后,福建水师居然拿起火炮就轰,顿时可是将王陵气的不轻。

    “老大,会打福建水师旗号不,让他们不要打雷纳号。”王陵不会这个时候的旗语,只能问道面前的周开。

    周开低头想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后说道:“我试一下。”

    振威号炮艇,许寿山笑眯眯的看着远处停下来的雷纳号,正在下令自己还剩下两门火炮开始射击。

    “大人,炮台打出旗语,停止攻击雷纳号。”副将张玉那起望远镜后看了一下远处的炮台后顿时说道。

    什么?听到这话的许寿山当即举起自己的望远镜看了一下,的确,远处的炮台,两面黄龙旗正在拼命的打出旗号,停止攻击雷纳号。

    “王陵这是什么意思?”许寿山问了一下面前的张玉。

    张玉低头想了一下,随后看了一下前面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的雷纳号后说道:“也许王陵知道,雷纳号已经没有任何威胁了。”

    “大人,炮台旗号,雷纳号是福建水师今后旗舰,不能再打了。”了望台上的士兵大声的叫到。

    噗许寿山听到这话,顿时没有差点从舰桥上摔下去,什么叫雷纳号今后是福建水师的旗舰,了望兵是不是看错了。

    不相信的许寿山再次看了一下,没有错,王陵就是这么说的。

    “别打了别打了,王陵说的那可是我们的旗舰。”许寿山见到自己的炮兵还在炮击雷纳号,顿时赶紧制止。

    噗贝利尔号上,已经苏醒过来的孤拔见到山巅炮台的信号,顿时气的一口血吐在了甲板上。

    欺人太甚啊,这山巅炮台实在欺人太甚,将自己的雷纳号打趴窝就算了,可是发出的这条旗语,那直接就是在打法兰西的脸啊,这是要强取豪夺的将雷纳号抢夺过去加入福建水师。

    这要是让巴黎知道了,恐怕内阁那边,可是要被推翻的下场了。

    “给比利打旗语,立即打开阀门,自沉。”孤拔不想这艘三千多吨的铁甲巡洋舰落入到福建水师手中,当即他抬起头对贝利尔号舰长说道。

    雷纳号上,已经被打的抬不起头的比利好不容易胆战心惊的听到了福建水师停止了对自己的攻击,这才从司令台上站了起来。

    “报告,孤拔司令打来旗语,让我们打开阀门自沉。”副官来到比利面前后说道。

    放屁,听到这话的比利当即挥动了一下自己的手后说道:“不,我舰上三百多官兵存在,一旦打开阀门。我三百多官兵将会葬身鱼腹。这些都还是孩子,我不能这样做。”比利说道这里,顿时在胸口面前画了一个十字架后有些怨恨的说道:“上帝啊,原谅这个禽兽孤拔吧,他就是一个疯子。”

    利贝尔号,孤拔看着雷纳号打出的旗语,已经快要气的自杀。

    “我舰拒绝执行。”这他么的是摆明的跟自己作对。

    “开炮,打沉他。”孤拔咬牙后大声咆哮。

    这个命令,并没有谁去执行,士兵们都知道,上面有自己的兄弟,要是开炮,良心不安。

    哎见到没有谁去传达自己的命令,孤拔顿时大声叹息一口气后,颓废的坐在了椅子上。

    “老大,你真牛逼,一炮就将那艘军舰给打停下了。”炮台上,炮火已经停止,远处的海面上,福建水师舰船正在小船的带领下,登上已经悬挂上了白起的雷纳号,将垂头丧气的法国人给押解了下来。

    而在远处,早先就搁浅的法国雷若地号也悬挂上了白起,士兵正站在船上,静静的等候着福建水师来接受战船。

    硝烟还没有完全散去,炮台上不远处,依旧还有在燃烧的树木,但是海战已经结束,剩下的士兵都已经围坐在王陵身边。他们就想知道,自己的守备是如何坐到的。

    王陵看了一下现在用崇拜眼光看着自己的士兵后,露出意思洁白的牙齿后说道:“很简单,敌人的军舰全部就要靠中间冒烟的下面那个地方来行驶,只要我们打中了哪里,他们就没有办法移动了,留给他们的,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投降,要么沉没,但是法国人十分珍惜他们的老命,他们绝对不会沉没,所以,只要让他们停下来,这些人就会立即投降。”

    “王陵,你怎么知道这么多,难道又是你表哥告诉你的。”坐在王陵旁边的周开看了一下笑嘻嘻的王陵后疑惑的问道。

    这个?没有办法了,只能在用大表哥来说事情了,当即王陵点了点头:“对,就是我大表哥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