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卑鄙小人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时间是绝对够用的,王陵低头沉思一下后挥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

    几人见到王陵挥手,也就转身,离开了将军府。

    京城,经过十天的路程,从福州乘坐船只来到天津后,再次转陆路的景涛,总算是回到了京城。

    阔别已久,再次看到这熟悉的大门,景涛感觉到自己这次算是从鬼门关走了一趟。

    杀气,王陵当天晚上露出的那种杀气,让他到现在都飞感觉到心头在一阵阵的发冷。

    那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魄力,让景涛当时感觉到自己的心口被压了好大的一块石头。

    景涛在离开福州的时候,曾经对自己暗自下达了决心,今后,绝对不要跟王陵交战。

    “大人,我们现在是返回府邸,还是去哪里?”坐在密封马车外面追赶马匹的侍卫扭头问道里面的景涛。

    回来了,自己也要去府邸里面露面,不然也会引起发觉,在马车内想了一下后,景涛开口缓缓说道:“会府邸内。”

    从前门进去不行,当即马车就从旁边的巷子中钻了进去,然后从后门进入到了府邸内。

    换上了官服,景涛深吸两口气。

    转头看了一下时间,现在不过才中午一点多。

    回到书房坐了一下,沉思良久,景涛再次站了起来,他想了一下,还是尽快的将这个消息告诉给恭亲王。

    恭亲王府,身穿便服的奕欣正在书房中观看着一本书籍。

    外面的脚步声,让奕欣放下了书本抬起头看了过去。

    自己的管家,正疾步的往这边走来。

    “王爷,景涛回来了。”来到奕欣面前的管家弯下自己的腰后说道。

    总算回来了,这都快过去一个月了,听到这话的奕欣当即合上书本。

    “让他进来。”

    啪有些兴奋的奕欣拍打了一下自己的手臂。

    自己和慈禧商议过后,派出了景涛秘密的去了福州,这段时间来,自己都是担惊受怕的怕景涛完不成任务,但是现在,景涛回来,那就证明,事情已经完成了。

    沉思中,身穿侍卫内大臣官服的景涛已经来到了书房。

    “王爷。”

    “不用多礼,快说说,王陵怎么说。”心中十分想要了解到情况,因此奕欣不在在意这种小细节,而是问道景涛情况。

    景涛能够说什么,他只能一五一十的将情况说了出来。

    不过有一句话,他并没有说出来,这就是王陵那句似乎是威胁的话语。

    那话杀伤力太大,他点心奕欣会当场的发火。

    见到奕欣在哪里露出一脸的笑容,景涛沉思一下后,随即还是拱手说道:“王爷,王陵还说了一句话,奴才不知道该不该说?”

    说啊,有什么就说啊,这么顾忌干嘛,端起茶杯一脸喜气洋洋的奕欣放下了茶杯后看了一下面前的景涛后说道:“你说。”

    豁出去了,景涛深吸一口气后说道:“王爷,王陵说了,如果今后不准时的将这钱给送过去,他就让这封书信在五天内送到直隶总督的桌子上。”

    该死,奕欣捏紧了拳头,顿时有一丝丝的悔恨。

    他有些怨恨自己,当时自己只是想到书写一封书信过去,让王陵能更加的懂得这里面的意思,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一点。

    王陵,绝对是大清国最卑鄙无耻的人,在他眼中,根本就没有什么秘密和诚信可以讲的,他是一个看重利益的人,如果朝廷真的不根据王陵的意思去办理,这人,绝对敢将消息传递到了李鸿章哪里。

    麻痹的失算了,奕欣只能打掉了牙齿往肚子里面咽。自己居然因为这个事情,给王陵落下了这么大的把柄,真他么的不应该。

    “还有?”景涛见到奕欣在哪里沉思,再次开了口。

    还有,听到这话的奕欣皱起眉头,他不知道,景涛还有什么没有说出来。

    “说。”奕欣深吸一口气后破罐子破摔,反正朝廷现在也让他王陵捏住了把柄,也不在乎在来一点。

    景涛看出了奕欣的不满意,但是自己的职责,他还是要说出来。

    “王爷,王陵说了,他从来没有想到反叛朝廷,也希望朝廷不要逼迫他,如果逼迫紧了。”

    逼迫紧张了要怎么的?听到这里的奕欣抬起头,冷冷的看着面前的景涛。

    “鱼死破。”咬牙切齿的景涛一字一字的说道。

    “放肆。”奕欣一巴掌将手掌拍打在了桌子上。

    扑通一声,景涛听到这话,一下子跪在了地上,脸上的冷汗都已经流出。

    “滚下去奕欣挥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后不耐烦的叫到。

    天津,奕欣满腔的怒火,丝毫没有影响到在花园中散步的李鸿章。

    七月,南方天气如同火一样,但是在天津,这里的天气却相当的合适。

    漫步在花园中,李鸿章来到了凉亭上面,观看着远处的荷花池一会后,转身问道了面前的杨逢春后问道:“王陵这段时间在干嘛?”

    自从朝廷和王陵偃旗息鼓后,这都已经过去几个月了,那王陵似乎没有做出什么幺蛾子,这可是让李鸿章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

    王陵胆子大,惹事不含糊,似乎任何事情,他要是不捅出来一个大窟窿来,好像他就不开心一样的。

    福建太安静,李鸿章似乎有些不爽快。

    杨逢春听到李鸿章询问,当即伸长自己的脖子后说道:“大人,王陵这段时间,好像在召集在福建福州的英国、法兰西、德意志、美利坚以及意大利几个国家的公使馆人员。”

    他有毛病啊,召见这么多人干嘛,李鸿章听到这话,转过声疑惑的看着面前的杨逢春。

    杨逢春见到李鸿章看向自己,当即上前一步后说道:“大人,根据我们调查来的消息,王陵好像是要修路。”

    修路?修什么道路?李鸿章皱起眉头。

    “好像是修建福建到杭州的铁路。”

    噗李鸿章差点没有将刚吃的饭菜给全部吐出来。开玩笑呢,从福州到杭州的道路,那是要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