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要见我?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长顺手中的这块牌子,他并不陌生。

    牌子是正方形、木牌,漆黑色,上面有一个龙头,龙头下面书写了一行小字。

    侍卫内大臣,神机营统领,景涛。

    这牌子是景涛的,同时,这也是朝廷给京城官员的一种牌子,当然,侍卫才有。京城几个大营的军官也有。

    这个很重要,长顺不敢自己做主,自能将牌子放进衣兜里面,然后来到将军府。

    刚进入院落,他就见到张庆从里面走了出来。

    “张庆,大帅在不在?”见到张庆低头往外面走,长顺开口问道。

    张庆听到有人叫喊自己,抬起头见到是长顺,顿时笑了一下后说道:“在呢,在书房,你有事情啊。”

    这话说的,如果没有什么事情,谁愿意来打扰大帅,听到这话的饿长顺嘀咕了一声,往书房的方向走了去。

    张庆见到长顺眉宇之间透露出来一丝的不安和犹豫,觉得是有什么重要事情,也尾随在长顺后面,来到书房。

    书房内,王陵正端起一杯茶水在那慢慢的品。

    “大帅,你看看这个。”声音响起,让闭眼享受的睁开眼睛,他就见到一个身材魁梧的人影已经出现在自己面前。

    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准备。

    “你吓死我了。”见到是长顺,王陵眨眨自己的眼睛一眼后看到长顺递出来一个黑黢黢的东西,他随手接过来后问道:“什么东西这是,木牌子呢。”

    王陵并没有见到过这种牌子,他不知道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而长顺也知道王陵不清楚,也就缓缓说道:“大帅,这是京城侍卫腰牌,你看看那上面的字。”

    王陵这才发现里面有字迹,仔细看了一下,那字迹很但是能够看清楚。

    侍卫内大臣、景涛。

    啪看清楚情况的王陵将牌子放在了边上的桌子上。

    看了一下面前的长顺,王陵皱起眉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在房间中转动几步后顿时问道:“他来干什么?”

    长顺也想知道这个问题,当即他说道:“不知道,根据侍卫汇报,这来送牌子的人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瘦子,我估计这应该是他的下属,他本人应该不敢露面。”

    难道是有什么事情不成?听到长顺这么疑惑,王陵当即想了一下后说道:“你去见见,看是什么情况,然后汇报给我就是。”

    福州城,东大街,这里有一个酒楼和客房一体的酒楼,名字叫香脆楼。整栋楼房,是仿造欧洲的房子修建的,一共三层,一层和二层是饭厅,第三层就是客房。

    来到福州后,景涛就在这里安定下来,叫来饭菜放进自己的房间内,边喝酒,边等候着侍卫的消息。

    已经过去快两个时辰了,怎么还没有回来,坐在椅子上的景涛皱起眉头想了一下,随即来到了窗户面前。

    轻微的推开了窗户,景涛看了过去,那下面人来人往的,都是天南地北的百姓,而且其中,还夹带着不少的洋人。

    洋人,这里的洋人也太多了一些,太伤风华了,我天朝上国的百姓,怎么能跟洋人打交道,简直是有辱斯文。

    见到一个洋人正在和一个菜摊子上面的一个人谈论什么,景涛似乎已经忘记他来到这里是为了看自己侍卫的,而是在哪里辱骂那个有伤风化的菜贩子。

    “景涛大人在看什么呢,怎么一脸不高兴。”声如洪钟的声音传来。

    景涛转过身,就见到身穿便服的长顺已经在自己侍卫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老夫还以为你不来呢。”见到是长顺,景涛笑了一下后关上窗户,来到位置上坐下后,示意侍卫再次出去叫来饭菜。长顺可不是来吃饭的,但是盛情难却,他也不说话,而是等酒菜上好了后缓缓说道:“侍卫内大臣,皇帝亲军统领,私自来到福州,恐怕不是没有什么目的的吧。”笑眯眯的长顺边倒酒,边说出自己的分析

    。

    准确的分析,景涛点了点头后说道:“我的确是有目的的,这次我来,是找福州将军王陵的。希望你能引荐。”

    见王陵?长顺心中沉思一下,不露声色的笑道:“你身为侍卫内大臣,堂堂一品,而且还是京城官员,福州将军不过是一个二品而已,你想见他可以随时过去,干嘛还需要我来引荐。”

    这话的话外之音,景涛已经能听出来。当即他沉思一下后缓缓说道:“不能明目张胆,如果能够明目张胆,我还需要过来这里嘛。”

    这话说的对,听到这话的长顺微微点头,随即东拉西扯几句后。长顺知道景涛不见到王陵是不会说实话,也就找了一个借口离开的同时,让景涛先安静的等候消息。

    福州将军府书房,身穿着军服的王陵静静的抱起自己的双臂,透过窗户看着远处那依旧还在飘动盆景发呆,而在王陵身后,身穿便服的长顺正坐在椅子上慢慢的品茶。

    “他真的是这么说的?”王陵松开手,转身看着面前的长顺问道。“是的大帅,景涛告诉我,他是受到了老佛爷以及恭亲王的秘令才来到的这里,但是具体是为了什么,他不愿意说,只是让我转告大帅,在见到你后,会原封不动的将事情全部说出来。”长顺放下手中的茶

    杯站起来后说道。

    “相公,你说他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居然要这样的小心,连见到我们伟大的总督大人都不说实话?”边上的左夏琳知道这事情的经过,因此听到长顺说完,她开口问道。

    为了什么,这个王陵不知道,不过从长顺的话中听出来,这慈禧和奕欣,似乎是有什么十分秘密的事情要让自己办一样。

    但是这是自己的猜测,具体原因是怎么一回事,根本就不清楚。

    他朝廷这次找自己,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定然是有什么事情来要求自己或者是请求自己。

    不然的话,也不会让一个内侍卫大臣来找自己。这根本就不现实的一个问题,唯一的解释,那就是朝廷希望自己能够帮助到他什么,但是具体是什么,那就不得为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