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解散还是留下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王陵没有太多时间花费在这造船厂,他只能时不时的过来看一下。

    听到裴阴森的保证,王陵点了点头,转身在左夏琳等人的陪同下,回到将军府。

    船政那边已经动工三天。三天,也许是处于好奇心,每天王陵都会在中午的这个时候去船政局那边看看工人的工作,询问着工人工钱方面的情况。

    今日,外面的阳光似乎有些毒辣,准备出门的王陵最终还是选择了不在出去,而是安心的待在书房。

    “老大。”

    张庆的声音,让正坐在椅子上闭上眼睛养神的王陵睁开了眼睛。

    远远的就见到,张庆身后,跟随了一个人,那人身穿着大清国一品大员官服。

    能够在这里穿一品大员服的,只有一个人,闽浙总督,长顺。

    他来这里干什么?难道朝廷那边已经有消息传来了不成。沉思一下的王陵坐直了身子,看着已经来到屋檐下面的长顺。

    “大帅,京城方面来消息了。”进来的长顺伸出手。

    京城消息,看来朝廷是给予自己答案了,听到这话的王陵伸出手,从里面取出了书信。

    “书信是恭亲王书写的,他同意了我们的建议,但是希望大帅能够将税收上缴上去。”长顺知道王陵看不懂这上面的文字,开口说道。王陵听长顺说完,微微点头后将书信放在一边后说道:“看来你的分析是正确的。朝廷也不愿意打,如果这一次,我们没有率先的发出友善的信号,恐怕大清国,又会陷入到了内乱当中,这可是让一些人巴

    不得的事情。”

    “这都是大帅的领导,不然我也想不出来这个计策来。”长顺笑了一下,他不敢贪功,毕竟这个事情,还是要靠王陵。如果王陵是一个固执己见的人,自己就算有好的建议,也得不到任何的实行,可是,长顺心中十分庆幸,王陵不但敢做,而且还敢当,似乎在王陵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礼义廉耻方面的顾忌,他做事情,

    都是从最好的角度来看待。

    这样的性格,看起来简单,但是真的要去做,那还没有几个人能做到,而这关键的事情,那就是关系到一个面子的问题。

    好比这次,大帅和朝廷对怂。双方似乎谁也没有让谁,都找不到台阶下,毕竟谁退后谁就有惧怕对方的因素在其中。

    可是王陵,明知道这样,还去率先退步,这脸上无光的事情,恐怕没有谁能够答应。

    “别往我脸上贴金了,这个事情主要还是在你,你要是不提出来的话,我也不可能做出这样决定。”王陵打断长顺的沉思笑道。

    见长顺坐在椅子上,王陵低头沉思,他估计长顺还有事情,不然的话,长顺现在就会站起来走人。

    长顺跟随自己这么久,好歹自己也能够知道一些。

    他是军人,干事情有些风风火火,用一句话来说就是,事情办完了就憋不出一个屁来。

    而今天他来这里,事情已经通报了但是却没有离开,王陵就估计长顺还有事情。

    “说吧,还有什么事情。”沉思一下的王陵端起茶水后缓缓问道。

    这次长顺来这里还真的有事情。

    既然朝廷已经同意了王陵的建议,那么,当初为了预防朝廷而新组建的第六师,也就是现在正在福州郊外陈志华训练的兵马,是不是也该取消掉,不要在进行训练。

    毕竟训练一万多人,朝廷他心根本就放不下。

    放不下,朝廷就会惦记,心中也对闽浙地区还是有提防。这对闽浙。对王陵来说,并不是好事情。

    “大帅,既然朝廷已经不在跟我们动手,那么你看这在组建的第六师,是不是要暂时取消掉?”试探性的,长顺将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这到是一个问题。

    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

    长顺的话说的很有道理,朝廷不在对自己进行攻击,那么这训练出来准备作为预备队的第六师,那就不能在训练,毕竟这一万多人,是朝廷的一个心病。

    自己兵力已经有那么多,如果在训练,朝廷就算有心跟自己和好,恐怕也会安置惧怕,给自己小鞋子穿。

    “你的意思是撤销第六师?”想了下的王陵开口问道。

    这个?长顺微微摇头,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这一万多人,究竟该如何去处理。

    撤销解散吧,可惜了,这些都是精锐的将士,而且都已经训练了一个多月,现在都已经几乎成型。

    不撤销,朝廷那边的疑惑有不能打消。

    两头为难,长顺也对这个事情有些迷茫。

    长顺不回答,王陵也叹息了一口气,两人都坐在了椅子上,沉思着对策。

    “你们两个是怎么了,在外面就听到你们唉声叹气的。大好的天气,你们叹气做什么?”左夏琳从外面走进来后看到王陵和长顺坐在哪里沉闷不语的,皱起眉头问道。

    两人没有说话,在边上喝茶的张庆站起来后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下。

    情况大概了解了,左夏琳听完张庆的叙述,当即嘻嘻笑了一下。

    这一声笑,让王陵和长顺都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左夏琳。

    “媳妇,难道你有什么好的计划不成?”

    见到左夏琳那自信的嬉笑,王陵当即开口问道。

    “你们两个在这里纠结的,不过是撤销和不撤销之间的事情而已,撤销,可以让朝廷放心,但是却让我们失去了一支可以作战的军队,不撤销,我们是获得了军队,但是同时也让朝廷对我们更加的戒备。”

    就是这样,王陵微微点头,自己想的,的确就是这个问题。

    在撤销和不撤第六师的问题上,王陵就是在这上面盘旋,找不到一个好的突破口。

    “你们啊,只是想到了撤销和不撤销,难道就没有想过,朝廷会对我们提高警惕的根源是哪里嘛?”左夏琳见到王陵还是疑惑,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后开口问道。

    嘶王陵倒吸一口凉气,他估计,自己的媳妇,应该是知道如何处理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