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把闽浙税收全部扣押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长顺有点心慌。朝廷什么时候断自己的银子不好,非得在过年后,这闽浙地区,大部分的银子,都是需要在开年后大规模的使用的,几乎下拨下来的三百万银子,随即就要用出去将近两百五十万左右,剩下的五十万,缝

    缝补补的,大概也就是几个月的时间就会全部给花掉。

    这还是政务上面要花的银子,还没有说是军饷相面。目前,整个福建的军队就有五个师,这五个师长,除了驻扎在安南的一个师是由安南方面供给的外,其余还有四个师需要支付银子,而且这其中,还有水师,听说这一次,水师方面也停止了拨付银子,理

    由就是因为福建水师不停号令。私自去了长崎。

    “怎么办,凉拌呗,难道我还要去求他们不成。”见到长顺那么的慌张,王陵当即冷哼一声后说道。

    长顺见到王陵如此的平静,当即就感觉到,自己的大帅,应该是有什么对策了。

    “大帅,你是不是有什么对策了?坐在椅子上沉思了一下的长顺后疑惑了一下后随即开口说道。

    王陵微微点头,他的确就是有方法,只不过这个方法有些不地道,那就是有跟朝廷顶牛的意思。

    “老大,有办法你到是说啊,你看把我们着急的啊。”边上的张庆见到王陵点头却不说话,顿时有些无奈的说道。

    王陵刚才不过是在沉思而已,现在听到张庆这话,他随即缓缓说道:“办法是有,不过这么做,我们就有跟朝廷对着干的意思。”

    有办法总比没有办法的好,这群人,既然都已经跟随了王陵,他们也没有将朝廷当一回事,当即长顺站起来后缓缓说道:“大帅的意思是?”

    “他不是不给我钱啊,那没有办法,我福建浙江都需要钱财来运转,所以这两地的税收嘛,我就无法在上缴了,我要全部截留下来,自己使用。”

    嘶听到这话的长顺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办法,也只有大帅敢想,这私自截留朝廷税收,那可是造反的,当年吴三桂那么凶悍,在造反的前一年,都不敢说截留朝廷税收的事情,可是眼前的大帅,居然私自截留朝廷税收。

    这闽浙地区,虽然富裕不急长枪中下游的两江。但是那也是相对比陕甘地区而是要富裕多了,这银子要是截留下来,那何止是朝廷那点银子能够比的起来的。

    闽浙地区,每年上交的税收也不是很多,但是五六百万白银还是有的,如果截留下来,那是搓搓有余。

    “大帅,这就视同和朝廷摊牌啊?”长顺想到这里后,随即皱起眉头说道。

    王陵微微点头,他如何不明白这个意思,问题是,朝廷给自己来这么一手,自己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的确,自己这段时间抢劫了不少,但是那也没有多少银子不是,军队,闽浙地区的发展,那都需要银子,这自己就算是大财主,也消耗不起来。

    特别是造船厂,那边更是需要雄厚的资金来支撑,就在一个月前,自己又抽调出来一百万白银砸到了造船厂,那都是钱。

    没有钱,什么事情都办不了。

    下面几万士兵每个月要吃饭,各地州县的官差都要一个月靠拿点银子来养家糊口。

    不管从任何一点来看,钱绝对不能少,自己目前的钱财,也就是能够支撑不到半年的时间,半年后,自己该如何处理。“我当然知道这是在跟朝廷摊牌,可是他们这是在逼我这么去做,难道说,我告诉大家,银子就朝廷不给了,今年的各地钱财缩减,这个事情我办不出来,因此,就算得罪了朝廷,我也会让大家的利益得到

    。”

    这话说的十分的干脆,在边上的长顺和刘傲低头沉思了一下,随即抬起头后说道:“大帅,那这个事情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嘛?”

    两人都知道,目前虽然说大帅的势力已经增加不少,但是还不能够完全的跟朝廷抗衡,因此他们希望,这个事情,还是能够和平的解决,不要和朝廷闹的太僵硬。“那就看他们的意思了,暂时就这么定了吧,这个季度的银子,全部给我留下,一个大子都不能给我送上去,另外,立即从库房里面取出银子,先用这些钱顶上,总不能因为朝廷不给我们银子,就停止了一

    切的工作。”王陵站起来深吸一口气后缓缓的说道。

    长顺听到这话,顿时微微点头,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当即,长顺就走了出去,开始书写命令,然后通知各地税务衙门,税收款,全部送到福建总督府。

    天津,直隶总督府。身穿官府的李鸿章满脸红光的看着外面的雪景哼唱着小曲。

    他高兴,内心十分的高兴。他很得意,这一次,总算是给王陵挖了一个巨大的陷阱让他跳了进去。

    当初,自己在跟朝廷提出建议后,他就跟奕欣商议,暂时不发出圣旨,而是要等过年后,毕竟为官多年的李鸿章知道,下面需要钱的时候,也就是这几天,如果早点送去的话,那就无法卡王陵的脖子。

    但是现在,这确实最好的时候,毕竟现在各地都需要钱,而且王陵,还需要给他的几万人马支付饷银,李鸿章现在,很想见到王陵的那种焦急心情。

    哼哼,跟老夫斗,你王陵还嫩了。李鸿章似乎看到了王陵那种焦虑没有任何能够解决办法的心情,居然冷哼了一声后笑眯眯的端起旁边的茶水喝了一口。

    边上的杨逢春见到自己的大人在这个大冷天的不在书房,却在这里吹冷风不说,还笑眯眯的,顿时心中就冒出了一个问题。

    杨逢春知道自己的大人笑的是什么,不过,那王陵敢背着朝廷的命令去长崎抢劫,难道他就不敢截留朝廷税收怎么的。

    “大人,卑职有一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杨逢春沉思了一下后开口说道。有什么不好说的,听到这话的李鸿章微微看了一下杨逢春,随即点了点头,示意杨逢春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