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三年为期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裴阴森断然不会去忽悠王陵,因此来回的在房间中度步。

    而王陵也知道裴阴森的为人,也就没有去打扰他,而是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接过左夏琳从里面端来的茶水后喝了一口气,等候着裴阴森的回答。

    “大帅,如果材料齐全的话,我保证三年后,左宗棠号下水。”考虑了将近五分钟的裴阴森,总算停止了自己的脚步,然后转过声后一字一字的对坐在面前的王陵说道。三年,今年是1886年,也就是1889年,左宗棠型舰船就能够下水,听到这话的王陵当即站起来后说道:“好,就三年,三年时间,我全力支持你,要钱给钱,要人给人,如果我这里没有,我去其他地方给

    你抢劫,你什么都不用管,只是负责给我建造舰船。”

    王陵说话十分干脆,他明白,海军一刻也不能耽搁,毕竟这个事情十分的重要。

    裴阴森听到王陵这话,当即拱手,他就是希望有王陵这样的人来支持自己,不然,自己根本就是被牵制,财政,材料什么的,都会给自己无限的牵制,自己根本就建造不出来任何的一艘战船。而王陵这话,是给了自己一个定心丸,只要自己需要钱,直接说就是,根本就不用担心没有钱的事情,当即,裴阴森看了一下面前的王陵后说道:“大帅,三年后,定然会让它下水,从现在起,我会将对待

    自己的儿子一样对待他。”

    这就好,听到这话的王陵当即点了点头。然后随同裴阴森一起走出了作战室。

    刚出作战室,王陵就感觉到一丝丝的寒意席卷过来,王陵紧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正要邀请裴阴森一起用饭,然而那外面,一个人匆忙的跑了过来,王陵仔细看了一下,那过来的人,是张庆。

    张庆的脸色似乎不是很好,好像是遇到了什么紧急的事情。

    裴阴森主管舰船,不管其他,他见到张庆急促的脚步,知道张庆一定是有紧急的事情告诉王陵,他也不好意思在这里,当即拱手后说道:“大帅,船政局还有一些琐事,我先告辞了。”

    王陵能听出来这是裴阴森离开这里的一种话语,当即他示意左夏琳将裴阴森送出出,然后就看着已经过来的张庆。

    “老大,京城急电。”张庆迅速来到王陵面前后低声说道。

    京城。听到这话的王陵皱起眉头看了一下周围,随即指了一下书房后说道:“书房说。”福州将军府,虽然目前已经换上了自己的人,但是王陵知道,世界没有不透风的墙,也许在这些侍卫中,就有京城派遣到这里的探子,因此王陵为了安全,所以宁可去书房,毕竟,哪里,没有自己的同意

    ,除了左夏琳和张庆,其余的人是不能进去的。

    进入书房,王陵直接来到炭火盆子面前坐下,用边上的火钳将炭火扒拉开后坐在椅子上后看了一下张庆后这才说道:“什么事情?”

    “老大,京城曾国荃大人给我们发来紧急密信,几天前,李鸿章和奕欣一起进入到了慈禧哪里,密谋了很久,曾国荃大人经过仔细打听,只能听出个大概。”

    废话那么多,直接告诉我是什么事情就是了,听到这话的王陵当即将火钳放在旁边后拍打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后说道:“说重点。”

    “老大,曾国荃大人说,朝廷似乎在商议着对付我们?”

    对付我,听到这话的王陵顿时张大了嘴巴后看着面前的张庆。

    有毛病,我又没有得罪他朝廷,在这里老实巴交的给他们看守福建,他凭什么来对付我,听到这话的王陵冷哼了一声。

    “查不出是什么了嘛?”想了一下的王陵抬起头问道。

    张庆微微摇头他只是刚才收到曾国荃送来的消息,但是具体是什么,目前他的情报局没有消息。

    “老大,还没有消息,不过我已经下令开始调查了。”张庆想了一下后开口说道。

    很好,王陵听到这话,随即也就点了点头。

    张庆这一点他十分的欣赏,什么事情该去做,什么事情不该去做,他都能够有很好的把握,这一点,王陵十分的看中。“查,一定给老子查,我都没有得罪他们,他们为什么要对付我,还有,就算我得罪了朝廷,不停他们的话,私自出兵抢劫了长崎,这好像也没有得罪李鸿章啊,他干嘛一起来对付我。”王陵想到这,顿时

    挥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说道。

    气愤,自己得罪朝廷不假,可是就没有得罪李鸿章,他为什么要联合朝廷对付。王陵想不通这个问题。

    “谁说你没有对付他了,你得罪他的事情还少嘛?”一个悦耳的声音传来,王陵抬起头,左夏琳已经送裴阴森出去后返回来,现在已经到了门口,王陵估计,左夏琳刚才一定是听到了自己的话语。

    “我哪里得罪他了。”王陵有些疑惑的看着已经进来的左夏琳。左夏琳来到了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将自己的军帽放在边上的茶几后说道:“你还没有得罪,你目前军中五万人马,五个师,每个师的装备,都要比李鸿章好,这对于他的淮军来说,那就是一个威胁,这是得

    罪,你无缘无故,将他的水师总教习给抢劫过来了,这就是得罪。你还敢说你没有得罪吧。”

    哟,听到左夏琳这么一说,王陵似乎也明白了过来,自己在无意中,似乎得罪这老头子不少。

    “老大,你这是得罪大了啊,他不想办法整你才怪的。”边上的张庆听到这话后顿时深吸一口气后说道。

    哼,整的他就没有整我一样,当初上海有人搞胡雪岩,还不是他暗中指挥的,丫的,这种人,就允许他整我,就不允许我整他。简直没有道理。“来而不往非礼也,当初上海事件,他可是暗中的整了我一次,而且,这福建我集中这么多兵力,那也不过是为了防止安南的法兰西,不用这么多兵力行吗,小肚鸡肠,那琅威理,是自己愿意到我这里来的,不是我抢劫来的,懂不。”王陵想了一下后开口一字一字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