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打掉敌人信号旗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橘红色的炮火,一下子将整个振威号掩盖在了烟雾中。

    罗兰号活该倒霉,起码有十几发炮弹直接打中,这些都是跟换了弹药的n炮弹,都不带还手的,罗兰号当即被打烂,然后开始燃烧起火。

    跟随在罗兰后面的普利莫盖号是一艘两千多吨的舰船,他就跟随在了罗兰号后面不远一点,不到十几米的距离,福建水师扬武号火炮中的两颗炮弹顿时打在了他的甲板,一下就将甲板掀翻的同时,将主炮的官兵直接打死不少。

    普利莫盖号舰长鲍比见到这一幕,顿时赶紧的让自己的战船往左边转动,准备用侧弦火炮射击,可是这他么的反而是暴露出来更大的位置,站在司令台上的梁子芳当即下令,火炮立即齐射。

    普利莫盖号顿时被击中,燃气大火,因为他的转动,影响了后面的船只,燃烧的大火又遮挡着视线,法国舰队中的奈伊号居然糊里糊涂的撞了上去,直接把普利莫盖号给撞断了。

    尼玛,这打的有意思,站在炮台上的王陵见到才开战不久,法国巡洋舰中就他么的三艘舰船被打掉,王陵都有些不敢相信。

    轰一发炮弹在不远处的炮台爆炸。

    一阵惨叫声传来,王陵猛的抬起头看了一下,自己在左边不远处的老式火炮被敌人击中,虽然火炮并没有损失,但是却打死打伤了不少士兵。

    “张庆,立即带人,将伤员撤离战场,其余兄弟,立即射击。”王陵身为主官,不能撤离,只能让自己的亲兵带人赶紧将伤员撤离,至于死去的,暂时不要管了,活的先救下在说。

    张庆听到命令,顿时立即带上十几个士兵,赶紧将活着的人给拖扯了出来,随后十几名官兵再次操纵火炮,往不远处的法国巡洋舰队展开射击。

    “瞄准凯旋号。”王陵知道,凯旋号是法国的旗舰,只要自己能够将凯旋号打伤,或者是将信号旗给他打断,法国舰队就会失去指挥,乱成一团。

    “瞄准凯旋号。”凯旋号炮台的官兵都认识,因此听到王陵的命令,三门火炮开始瞄准远游戈的凯旋号。

    “放。”见到炮弹装填完毕,王陵当即下达炮击命令。

    轰凯旋号附近,一下子冲出十几米高的水柱。

    没有打中,见到这个情况的王陵当即跑到陈俊的位置,亲自操纵火炮,而陈俊见到王陵占据了自己的位置,顿时开始去当炮手,装填炮弹。

    “高角度十一。”王陵喊了一声。

    吱嘎火炮往上面调动了一下。

    “预备。”王陵亲自拉扯着绳子大喊了一声。

    呜呜,周围的士兵赶紧跳下跑台,捂住自己的耳朵。

    “放。”王陵说完,猛地拉扯了一下绳子。

    轰橘红色的火光突然射出,随即,远处的凯旋号甲板,猛的冒起滚滚浓烟。

    打中了,王陵露出一丝微笑后再一次的看着面前的陈俊:“装填,在给他么的一炮。

    凯旋号司令台上,孤拔已经在刚才撤离了舰桥,回到司令台指挥。

    现在的孤拔,面如死灰一样的看着现在凯旋号的甲板发呆。

    铁甲舰啊,这可是铁甲舰,可是对方一发炮弹就将自己的甲板打穿并且燃起大火,他就不知道,福建水师用的是他么的什么东西。

    还有,让自己更加郁闷的是,自己一艘福建水师的战船没有打到,三艘军舰已经报废。

    让孤拔十分生气的是,鲍比那个傻逼玩意,平白无故的让战船向左边转动,这不是将侧弦给暴露让人家揍,真他么的蠢的。

    “司令,情况不对啊,福建水师好像用了新的炮弹,旁边的副司令利士比,皱起眉头后对面前的孤拔说道。

    孤拔一听这话,顿时皱起眉头,的确,这福建水师,好像突然之间火炮的威力就增大起来,不但火力猛,而且还十分的厉害。

    “你的意思是,德国人在里面做了手脚。”孤拔低头想了一下后问道。

    孤拔能够将德国牵扯进来,完全就有他的理由,福建水师炮台,大部分火炮都是德国制造的,而水师装备的一部分火炮,同样是德国火炮,因此,孤拔有理由相信,法兰西的敌人,德意志帝国,已经给了副将水师运输来了新的炮弹,或者,清国已经在这段时间内,购买了德国炮弹。

    “司令,很有可能,德国一向就和我们有仇,他们这么做,定然是想挑动我们和清国开战,消弱我们的力量。”

    利士比这话说的太玄,更加可恨的是,孤拔居然信了,福建海战结束后,孤拔就给法国巴黎发了情报,这让当时已经支持率已经在下降的内阁开始和德国撕逼,在后来,这两个国家,差点就在欧洲撕逼给打起来了。要不是英国出面调停,德国首相克制。估计两国已经开始死磕。

    “狗娘养的。”孤拔咒骂了一声,随即举起手中的望远镜。

    轰一阵剧烈的颤抖,孤拔差点摔倒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被摔得龇牙咧嘴的孤拔站起来问道面前的利士比。

    利士比也不知道情况,当即他打开了司令塔,随后转身走了出去。

    片刻后,坐在椅子上的孤拔就见到自己的副司令急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后脸色苍白的说道:“司令,我们的信号兵。”

    什么,听到这话的孤拔当即站了起来,他也不在怕被炮弹炸死了,而是快速的跑了出去来到舰桥看了一下后面的桅杆。

    哪里还有桅杆桅杆已经被打断了,而且顺带的,将自己的信号旗也他么的给打掉了。

    完了,信号旗被毁掉,自己就失去了指挥了,见到这一幕的孤拔心中咯噔了一声。

    他知道的很,自己虽然指挥着庞大的舰队,但是绝对没有任何一艘军舰会悬挂司令旗,毕竟那些人都知道,谁挂司令旗,炮台的火炮就打谁。

    “司令,现在怎么办。我们的信号旗被打掉,无法在指挥了?”副司令利士比有些惊慌的说道。

    “只能靠法兰西勇士们的战斗精神了,见到远处炮轰铺盖的海面,孤拔叹息一口气后无奈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