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焦头烂额的伊藤博文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朝廷,对于王陵成立的那两个师,是不承认的,这两个师的兵力,是当初左宗棠掏腰包以及福州财政的钱财拿来支付饷银的。

    王陵要的这三个师,那是王天风的兵力以及城防营以及福州十个营的兵力,这些士兵的饷银,都要从他福州将军府这里发放下去,而钱,自然是朝廷拨款下来。

    当然,这顺便,还有福建水师的。

    王陵从来就没有想到朝廷会给自己养第一师和第二师,他要的,都是朝廷承认的兵力,也就是王德榜的第三师长以及由巡防营编出来的第四师和福州十个营编出来的第五师。

    这几个师,那可是朝廷认可的。

    对外面,他们的称呼还是营,但是在福建,才是称为师。

    长顺听到王陵说要一起将折子递上去,当即也就点了点头,然后等一边的左夏琳将折子拿过来后,这才起身告辞。

    “相公,你觉得他们能够给我们饷银嘛?”左夏琳见到长顺离开后,随即开口问道面前的王丽。

    什么个意思?王陵听到这话,顿时疑惑的看着左夏琳。

    左夏琳有自己的考虑,这才自己的相公不停朝廷命令,私自出动兵力抢劫长崎,这已经让朝廷感觉到不安,现在自己的相公有伸手跟人家要银子,这人家会同意嘛。

    “他敢。”听到自己的媳妇说出担忧,王陵啪的一下将自己手中的茶杯放在了桌子上后咬牙切齿的说道。

    天津城。李鸿章自从让杨逢春去查福建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七天了,这七天的时间,李鸿章都在时刻等候着这个消息,可是杨逢春,似乎并没有查探到任何的情况。

    渐渐的,李鸿章也就忘记了这个事情。

    中午,寒冷的天津城迎接来了1886年1月份以来的第一次晴朗的天气。

    难得的天气,让李鸿章第一次的来到了院子中坐下,看着暖和的太阳发呆。

    哒哒哒外面传来了一阵的脚步声,听到这个声音的李鸿章眯起眼睛看了一下,这过来的人,正是杨逢春。

    李鸿章见到是杨逢春,低头沉思一下后,随即就从椅子上站起来看着已经到了面前的杨逢春。

    脸色不是很好,看来杨逢春应该是有什么不好的消息告诉自己。李鸿章稍微打量了一下杨逢春后顿时想到。

    “大人,福建方面已经传来消息了。”

    总算是来消息了,听到杨逢春这话的李鸿章当即指了一下有些暖和的书房后顿时说道:“进去说吧。”

    来到书房,李鸿章刚坐下,杨逢春顿时上前一步后说道:“大人,福建那边传来消息,琅威理在三天前,担任福建水师总教习。”

    该死的,果然是他抢的。听到这话的李鸿章顿时皱起眉头在心中冷冷的想到。

    “大人,现在怎么办,琅威理已经去了福建水师,那我们北洋水师这边谁来担任教习呢?”杨逢春见到李鸿章皱起眉头,顿时疑惑的问道。北洋水师的重要性杨逢春到,毕竟他是镇守京城的海防第一要道,因此北洋水师,是铁定要展开训练,原来在琅威理的带领下,北洋水师是士气高涨的,但是现在。琅威理跑到了福建水师,这总不能,没

    有了琅威理,北洋水师就不训练了不是。

    哼。李鸿章冷哼一声,随即看了一下面前的杨逢春后说道:“招,老夫就不相信了,没有了他琅威理,老夫的北洋水师就要吃生毛猪不成。”

    杨逢春听到这话,当即走了出去,开始去书写文书,然后再一次的去找海关总司赫德,希望他能够帮忙,找一个合适的人员来担任北洋水师教习。

    哼,王陵,老夫绝对不会放过你,等到杨逢春出去后,李鸿章气愤的一下子将手中的茶杯砸在了地上。李鸿章很愤怒,自己纵然有很多的不对,可是王陵也不应该在这边来挖自己的人,越想越气愤李鸿章深吸一口气,他决定去北京一趟,好好的跟朝廷商议一下,如何惩罚一下王陵。才能够解决自己的心头

    之恨。

    李鸿章愤怒,然而现在,同样也是跟李鸿章差不多位置上的一个人,却是也对王陵充满了憎恨,甚至已经恨到了骨头里面。

    这个人,正是刚才上任不到一个月的倭国首相,伊藤博文。

    伊藤博文心中的愤恨,绝对不比李鸿章差到哪里去,甚至比李鸿章还要恨一百倍,一千倍。

    他担任首相以来,首先的第一条命令,就是下令彻底的调查,这福建水师,究竟是谁带领过来的,又是谁让下令开火的。

    他不明白,他真的不明白,因此就很想知道答案。

    然而,等他知道答案后,伊藤博文的心更加的不好受,上海方面,给自己传来了准确的消息,率领福建水师过来的,是福州将军王陵,而抢劫的,是王陵手下第二师的一个旅。

    当然,同时,上海方面还传来了一份差点让伊藤博文咒骂祖宗的消息。

    福建水师,将长崎抢劫过来的东西,在福建总督府以及福州将军府外面的接到上,公开的给拍卖了,哪怕是一个花盆,都给拍卖出去。

    而根据传来的消息,这都是王陵提出来的。

    恨。心中巨大的恨意,伊藤博文全部都发泄到了王陵身上。

    伊藤博文不恨王陵都是假的,现在,就在他的办公桌上,摆放了一份经过财政那边统计出来的损失表格。

    这份表格,是自己担任首相后,让财政大臣统计下来,这次帝国损失的大概是多少。

    一算下来,是惊人的。长崎光抢劫的损失,就将近几百万白银,这其中,还不算上长崎被催摧毁的房屋,岸防炮台,海军损失等等。

    如果要是算上了这些,那么帝国这一次,一共折损的费用,高达五千多万白银,还有,帝国的舰队,更是就剩下了几艘炮艇。惨不忍睹,一想起这么多的损失,而清国就赔偿了五十万白银,他么的零头都不到,伊藤博文心中不骂王陵都是怪事,毕竟这事情,就是王陵整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