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乖乖跟我们走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琅威理听到下面传来了房门开启的声音,当即就皱起眉头。

    他已经三令五申自己的人,不见任何北洋水师的军官,毕竟这几天,来这里说请的人可不是少数。

    他去意已决,是不会在留在这里,可是毕竟跟这些人接触了不少时间,他担心自己会感情用事,因此拒绝接见任何人。

    “我不是说了嘛,我不见任何”咚咚咚下楼的琅威理来到一楼客厅,刚说出这话,他就闭上了嘴巴。

    这进来的,一共是四个人,四个人都穿了北洋水师的守备军官军服。

    北洋水师守备军衔的人,他都认识,从来就没有见到过这几个人,因此琅威理当即就闭上嘴巴沉思一下后,随即开口冷静的问道:“你们不是北洋水师,你们是谁?”

    琅威理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后,看向了走在下面,正端起茶杯喝水的一个人。

    这人他估算着大概有三十岁左右,有些高,面色黝黑,但是却长的十分精干。而其余三个人,那都是站在他后面的。因此他估计,这个人,应该是他们的头领。

    琅威理分析的很不错,这个人的的确是这三个人的头。

    此人叫李广。福建人,原本东炮台守军。张庆奉命组建情报局,全军挑选人员,这李广,就是其中之一,他精明能干,而且办事犀利,在情报局有小狐狸的称号。

    王陵下达全国部署情报局后,这人在一年的时间内,在河南组建情报系统过后,又随即来到山东危害,组建了渤海情报分局,专门负责北洋水师方面的一切情报,并且担任山东分部负责人。

    王陵知道琅威理现在辞职不成,发起不上船的事情,也是他调查出来并且汇报的。

    前天,他收到福建方面消息,要抢劫这个琅威理,因此他联系打进北洋水师内部的人员后,整来了几套守备军服,然后大摇大摆的就来到了这里。

    李广看了一下坐在椅子上根本就不慌乱的琅威理,当即微微点头后,将茶杯放在了一边缓缓说道:“琅威理教练好眼力,居然一下就看出我们不是北洋水师的人啊。”

    尼玛,这些人究竟是谁,听到这话的琅威理当即打开了抽屉,可是一看,这抽屉里面,他放的一把手枪居然不见了。

    “琅威理先生,是在找这个吧。”李广笑呵呵的站起来走到琅威理面前后将一把左轮手枪递给了琅威理,当然,那子弹都已经取走了。

    琅威理当即心都凉了,自己在这里放置了枪支,也就他一个人知道,可是面前的这个人,居然对自己这么了解,他不明白,这个人究竟是要干什么。

    “你你究竟要干什么?”琅威理当即皱起眉头,拿起自己的手枪问道。

    没有子弹的枪支就是废铁,李广当然不会在意,当即他笑了依稀后说道:“我们是情报局的,奉大帅以及局长命令,还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去哪里,听到这话的琅威理当即皱起眉头看着面前的人,他想要明白,是去什么地方,还有,这大帅和局长是谁,如果得不到准确的答案,今天就是死这里,他都不走。

    李广似乎也知道琅威理的脾气,当即他正色的说道:“我们大帅,是楚军统领,福州将军王陵,我们局长,是福州将军府情报局局长张庆。属下是情报局山东分部部长,李广,奉命来接朗你老的。”

    说道这里,李广看了一下面前的琅威理后笑了一下说道:“当然,你要是不愿意去的话,我们还有一个办法。

    琅威理早就听说这王陵和张庆的名声了,他当然想去,可是现在听到李广这么一说,琅威理当即疑惑的问道:“如果我要是不答应呢。”

    不答应,听到这话的李广当即指了一下站在身后旁边的一个守备对琅威理说道:“你知道他肚子为什么这么大嘛?”

    琅威理这才发现,站在这李广面前的人,肚子似乎很大,似乎跟啤酒肚一样,不,三月份怀胎。

    李广见到琅威理疑惑,当即笑了一下后说道:“来啊,拿出来让琅威理教练开开眼。”

    那后面身穿手臂军服的士兵,当即就从自己的肚子衣服里面掏出了一个麻袋,还有一根绳子,当然,还有赶紧的毛巾。

    “你们想要绑架嘛。”琅威理见到掏出来放在桌子上的东西,顿时咬了一下牙齿后说道。

    那必须的,听到这话的李广当即点点头。

    够毒,看了一下面前的麻袋和绳子,琅威理真的很想见一下王陵,当即他笑了一下后站起来后说道:“我还有什么选择吧,也罢,这里我已经死心了,就跟随你们走吧。”

    那就成听到这话的李广当即笑了一下,然后看了一下身边的士兵后说道:“快,赶紧的,这老人家跟我们走了,局长有命令,这里值钱的,都带走。”

    匪徒?见到三个人已经开始扫这里的东西,琅威理咬了咬自己的牙齿,顿时气的差点当场就晕死在了地上。

    琅威理走了,走的很平静,当然,走的时候,他带走了一切,房间里面,几乎都是空荡荡的,任何的瓷器,他都带走了。

    刘公岛,北洋水师提督衙门。

    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正坐在自己的书房内观看着水师章程他是个陆军军官,是被李鸿章赶鸭子上架来到的海军,因此很多的东西,他都必须从头的学起。丁汝昌知道,自己来到这里,是有很多的人不服气的,在军中多年,他明白,没有本事,军官是绝对不会佩服你,不管是陆军,还是水师,都是一样,因此他来到这里后,每天都在拼命的让自己增加知识

    。

    哒哒哒一阵脚步声响起,正在学习的丁汝昌抬起头,他就见到定远号管带刘步蟾大踏步的从外面走了进来,而且脸色还十分的紧张。奇怪,自己不是让他去琅威理哪里去说情的嘛,怎么就回来了,丁汝昌疑惑的想了一下,随即看着面前的刘步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