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这人还抢不抢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王陵说道这里,当即将茶杯端起来后走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后随即说道:“这下你们明白了吧。”

    明白了,张庆和左夏琳听到这里,也就明白了王陵的意思。

    “相公,你的意思是,要想平息百姓的怒火,那么天皇是不行的,一个小官也是不行的,那么最合适的人员,也就是只有大山岩了。”边上的左夏琳想了一下后开口说道。

    王陵微微点头,自己的媳妇说的很对,事情就是这样。

    将茶杯放在桌子上,王陵低头想了一下后随即问道已经走到自己面前的张庆后说道:“对了,佐佐木有没有说,现在是谁组阁。”

    张庆听到这话,当即抬起头后随即说道:“老大,佐佐木说,根据消息,是伊藤博文组阁。”

    这个家伙?听到这话的王陵当即皱起眉头。

    对于这个人,王陵很熟悉,后来的战争,也就是这个人暗中挑拨起来的,如今这个东西上台,自己恐怕今后要小心一些了,这个人,可是要比大山岩要阴险的多。

    “张庆,从现在开始,倭国方面,你要全面的负责起来了。”想到这里的王陵当即想了一下后说道。

    张庆听到这话,当即点了点头,正要准备出去,他似乎想起来了什么,随即来到了王陵面前后低声说道:“老大,我差点忘记了一个事情了。”

    还有什么事情?听到这话的王陵疑惑的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张庆。

    张庆见到王陵看着自己,当即上前一步后说道:“老大,你不是让我注意那个琅威理的嘛,他已经到威海了,但是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和总督府不让他辞职呢。”

    想起来了,当初琅威理在长崎力主开战,可是丁汝昌死活的不答应,而琅威理更是说出了十年后,北洋水师定然无法抗衡倭国的常备舰队。

    当时王陵听到这话,随即就对这个琅威理的推断十分佩服,的确,北洋水师在十年后,就不在是倭国对手的,这个他比任何人都要明白。

    正是因为这样,王陵这才有了挖掘这个人的心思。他这才命令,让张庆等这个人辞职后立即将这个人给抢夺过来。

    不准辞职,不准辞职,听到这话的王陵当即皱起眉头在哪里沉思。

    这人,留在哪里也算是废了,还不如来福建水师的好,可是人家不准辞职这怎么办。

    “老大啊,这琅威理还要不要啊,现在他可是强烈的辞职啊,整天在自己的府邸中,谁都不见。也不上军舰,正在跟丁汝昌等人赌气呢。”边上的张庆见到王陵在哪里沉思,顿时抬起头后说道。

    哟,没有在军舰上面,听到这话的王陵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当即他乐呵呵的笑了一下后说道:“张庆啊,去,将这个人给我绑了。”

    嘿嘿,张庆听到王陵说道这里,当即笑呵呵的跑了出去。

    “你这人,抢钱就算了,怎么现在你连人都抢了。”在边上的左夏琳从张庆那中阴笑中就知道王陵和张庆的一声是什么,因此嘟起嘴巴后随即气呼呼的来到王陵面前说道。

    王陵听到这话,当即笑了一下后说道:“媳妇,别说的那么不听好不好,这可不是抢人啊,这琅威理可是一个宝贝啊,他是英国海军军官,这航海方面的本事以及训练舰队的本事那可是强悍的很啊。”

    行了,听到这里的左夏琳当即挥动了一下手臂,她不用王陵说了,毕竟王陵已经告诉了自己,这个人是人才。

    既然是人才的话,那可是多少钱都买不到来的,毕竟这话,是王陵告诉自己的。

    威海,刘公岛、北洋水师基地,码头边,北洋水师主力战舰一排排的停靠在码头,港口,不时的一艘炮艇就夹带着煤烟从来回在哪里游动。

    刘公岛半山腰上。琅威理府邸,身穿着退役英国海军军服的琅威理正郁闷的坐在椅子上发呆。

    他不明白,为什么丁汝昌和李鸿章就是不准自己辞职。

    从长崎后来后,琅威理是说道做到,回来就给丁汝昌写了一封书信,说白了,他就是不想在这里干,他看出了北洋水师的懦弱。

    一个舰队,光有庞大的军舰是绝对不行的,必须要有血性的男人,可是琅威理发现了,这北洋水师,不过是纸张糊出来的舰队而已,空有一堆军舰,但是却没有任何的作用。

    另外,他在这里,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指挥权利,在长崎,自己根本就指挥舰队,他有些气愤。

    这两个原因,让琅威理铁心的要走,可是,自己的辞职书上去后,就他么的泥牛入海的,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消息。

    琅威理可是倔强的人,既然丁汝昌任何消息,他也是属于牛脾气的,直接不上船不说,将自己关在了房间中,反正横竖一句话,不让自己辞职,自己是不会出门的。

    虽然说自己没有出门,但是对福建水师在长崎的举动,他内心十分的佩服。

    毕竟福建水师有这个胆量,而且那个福建将军,更是巧妙的利用了倭国的信任,突然发动袭击,将其倭国的常备舰队全部消灭,对于王陵,琅威理很想认识。

    甚至,他内心都在想,当初,自己为什么就不是在福建水师,如果自己是在福建水师的话,恐怕也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福建水师,有血性,这才是一个海军该具备的东西,因此琅威理已经对北洋水师失去了信心。他要离开。

    哎叹息了一口气,琅威理抓起自己的军帽走到了二楼,随即打开了二楼的窗户。

    从这里,他能够清楚的看到停靠在港口的镇远定远两艘铁甲舰。

    “光有强大的舰船,有什么用呢,还不是活靶子而已,这北洋水师,是出不了头的。”喃喃自语两声,琅威理再次叹息了一口气,随即准备下去休息。吱嘎一声,正准备下去的琅威理听到了一个开门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琅威理当即皱起眉头。他知道有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