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打了大清国的脸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没有选择的理由,也没有任何的条件去进行讨价还价,井上馨有些想哭,但是他身为外务大臣,却不得不这样去跟清国公使馆谈论。

    哎,叹息一口气的井上馨当即无奈的的拿起文书放在了旁边,准备一会去公使馆。

    叹息的何止是他井上馨,在公使馆的伍廷芳,现在还不是一阵的叹息。

    自从上次井上馨传来消息,福建水师突然袭击常备舰队,将其全部消灭后,他内心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伍廷芳担心,倭国会利用这个事情对清国开战,因此这即日来,他都派出人,去打探消息,但是得到的,都是倭国高层,万分愤怒的消息。

    堪忧啊,大清国刚和法兰西打完了一场战斗,已经是消耗了不少,如果这个时候,倭国利用这个事情进行开战,那么就会会让大清国再一次的陷入到战火中,更得不到任何的休养生息。

    哎,一阵的叹息,伍廷芳已经连续发送了好几份的电文,询问天津,这个事情如何,可是得到的消息是,天津方面让自己全权处理这个事情,反正横竖一句话,不能开战,哪怕赔点银子都是可以的。

    这可是让伍廷芳有些难办了,这天津方面给自己的这个电文,让基感觉到十分的难办,毕竟这次事情,不是自己说了算啊。

    无奈,伍廷芳感觉到自己是陷入到了火坑中,但是他也无可奈何,毕竟这是李鸿章的命令。

    咚咚咚门外的脚步声传来,听到这个声音的伍廷芳在书房内放下了茶杯,随即有些疑惑的看着门口。

    稍微抬头,他顿时就见到裕庚从里面走了进来。

    “大人。倭国外务大臣井上馨在客厅求见。”身穿官府的裕庚走到了伍廷芳面前说道。

    来了,听到这话的伍廷芳深吸一口气,随即和裕庚一同,来到了客厅。

    进入客厅,伍廷芳就见到身穿燕尾服的井上馨正坐在椅子上面。而在他的手中,似乎拿起了一个文件。

    “不知道今日外务大臣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事情啊?”伍廷芳虽然明白井上馨来这里的意思,但是他依旧还是装作不知道。装,你他么的就装吧,听到伍廷芳说出这话,井上馨当即在咒骂了两声后,随即安奈下自己心中的怒气后说道:“伍廷芳大人,对于这次你们清国的卑鄙手段,我们帝国感觉到痛心。这是我们帝国经过仔细

    研文书,希望贵国能够在这上面签署协议。”

    井上馨说完,随即拿起手中的文书递给了伍廷芳。

    伍廷芳拿起文书看了一下,这上面写了,清国要赔偿五十万白银给倭国。五十万,这并不是很多,不过这个事情,自己必须要通知天津才能够决定,当即伍廷芳合上了文书后后看了一下面前的井上馨说道:“外交大臣阁下,此事我不能够做主,我立即请示国内,还请你们稍等两

    日。”

    哎,听到这话的井上馨深吸一口气,随即点了点头后起身告辞。

    伍廷芳见到井上馨走出了门外,随即将手中的文书递给了面前的裕庚说道:“立即发问前往天津。”

    北京城,褚秀宫,门外的寒风呼啸,夹带着一丝丝的寒冷从外面吹入到了宫殿,将里面的暖气吹走。

    砰一阵响声响起,褚秀宫内,再一次传来了一阵瓷器摔在地上的声音。

    “第五个了。”褚秀宫门外,身穿着一品大员服的李鸿章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有些无奈的对面前的奕欣说道。

    哎,奕欣听到李鸿章这话,随即无奈的说道:“她也是被气疯了。”李鸿章听到奕欣这话,顿时也无奈的叹息了一口气,能不气疯吧,王陵根本就不停朝廷的约束,上面都已经开始在谈判解决这个事情了,可是王陵,却私自带领福建水师去搅局,将倭国的常备舰队打的就

    剩下了几块木板。李鸿章知道慈禧的意思,他明白,慈禧根本就没有想过倭国的问题,对于倭国,他不过是一个半属国的形式,打了就打了,真正让慈禧发怒的事情是,自己叱咤风云这么多年来,向来是说一不二,可是如

    今,出现了一个王陵。

    王陵不停朝廷号令,这如何不让慈禧生气。

    “王爷,现在怎么办啊,倭国估计会随时跟我们开战的啊?”李鸿章想了一下,随即深吸一口气后看向面前的军机大臣奕欣。

    毕竟奕欣,相对来说,还是关心周围的局势的。哎,奕欣听到这话,心中顿时叹息了一口气,他也是担心的很啊,这次,王陵做的实在也是太过分。朝廷既然都已经决定和平解决,这王陵还是如此放肆,这实在是有损大清国的威严,这让朝廷,如何震

    慑周围的各地巡抚。属国,朝廷的威严何在。

    “能够怎么办,如今,也只有尽力挽回这个事情,如果倭国方面不同意,依旧要开战的话,那么我大清国,也要开战了。”

    只能这样了,听到这话的李鸿章微微点头随即指了一下里面后说道:“还要参见嘛。”

    两个人来到这里,是为了来跟慈禧商量倭国这才的事情的,可是现在,见到慈禧在里面发怒,李鸿章估计,进去也谈不来的。

    “算了吧,我们先回去的好吧。”奕欣深吸一口气,随即无奈的挥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后转身,往宫外走去。

    哐当

    两人走了不远,又一次听到了慈禧从里面传来了摔杯子的声音。

    “气死哀家了。”褚秀宫内,一屁股坐在炕上的慈禧上下起伏的用自己葱白一样的手不同的揉动自己的双眼不停的叹气。气愤,慈禧现在有立即吃了王陵的心思,这个王八蛋,狗东西,不停劝告,朝廷不过是上次给了他一个小小的警告,去大乱他的财政计划而已,可是这个人,反过来就不停自己的话,居然不停任何命令的

    ,就跑去将朝廷的计划给大乱。消灭了倭国的水师。可恨可耻。这是摆明了在打自己的脸,打大清国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