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悔恨万分气吐血的胜海舟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一字一字的,王陵将自己的炮击命令传达给了站在面前的许寿山。

    许寿山早就等待这么命令已经是多时了,现在听到王陵的命令,他当即扭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大副后有些激动的说道:“传令,开炮。”

    声音很大,许寿山是深吸一口气传达的命令,那声音,甚至前面主炮都能够听到。

    “预备。”在炮台的炮长见到了信号,伸长了自己的手大声叫喊。

    刷拉一下,在后面拉扯绳子的炮手迅速的捏紧手中的绳子,竖起耳朵,咬紧嘴唇,生怕会听错炮长的命令。

    “开炮。”

    轰轰两门260毫米主炮随即发出怒吼。

    紧随其后,橘红色的火光以及白色的烟雾冲天而出,推出去将近十几米远的样子。

    扬威号的主炮开火,就是攻击的信号,一瞬间,跟随在扬威号后面的舰船开始发出轰鸣,整个海面,顿时一下子开始沸腾起来。

    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王陵透过望远镜看了过去,大部分的炮弹,都落到了海面,冒出十几米高的水柱,但是依旧是有将近三分之一的炮弹,落到了倭国的舰队身上。

    轰的一声,一发炮弹落在了扶桑号甲板上面,顿时将甲板炸开硕大的一个洞。

    扶桑号被冲击波一炸,顿时冒出发出撕裂般的颤抖。

    咕咕咕咕咕咕刺耳的警报声,夹带着硝烟开始在扶桑号上空响起。

    胜海舟现在还没有起床,军舰颤抖的时候,他被颠簸给摔下了床铺,屁股剧烈的疼痛,让胜海舟当即就懵逼一样的摸着自己的屁股,他根本就不知道外面传来了什么事情。

    轰轰轰好像是爆炸,夹带着人撕心裂肺的惨叫,胜海舟心中咯噔一声,慌忙跑出自己的船舱。

    “报告司令官阁下,我帝国舰队受到北洋水师袭击,比叡号已经起火。”还没有跑出去,副官就来到胜海舟面前惊慌的说道。

    “纳尼?”听到这话的胜海舟大声叫喊了一声,随即慌张的推开自己的大副后慌忙的来到舰桥。

    惨,那叫一个惨烈,等他到舰桥的时候,他见到,停靠在扶桑号右侧的比叡号已经在燃气熊熊大会熊熊大火。那火光都有几米高,一些水兵正在快速的灭火,而同时,有些水兵也在慌张的扯开炮衣。

    “快,升火,迎战,升火迎战。”胜海舟见到比叡号的惨状,顿时大惊失色的吼道。

    来不及了,不管是这里的任何一艘舰船,现在升火,那都需要十分钟的时间才能够移动。

    当然,也排除一些小丁丁鱼雷艇。

    鱼雷艇快,不到三分钟的时间,五艘鱼雷艇就开始冲出了海面,他们想给主力战船升火争取时间,因此毫不畏惧的往远处的福建水师冲了过去。

    “找死。”王陵见到远处移动的鱼雷艇,心中冷哼一声后对面前的许寿山等人说道。

    伸出手,指了一下远处的舰船,王陵当即指了一下远处在逼近的倭国鱼雷艇后对许寿山说道:“打沉他们。”

    这种蚊子船,用主炮是浪费,因此片刻后,扬威号以及周围几艘舰船的副跑开始调整距离,对其展开攻击。

    轰轰轰一轮炮弹砸了过去,五艘鱼雷艇三艘就给灭了,还有两艘,虽然说没有受到攻击,但是似乎也受到了伤,居然冒出了烟雾。

    砰砰再次的轮炮击,那两艘鱼雷艇也开始下沉。

    “右舷发现鱼雷。”桅杆上的了望哨突然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后对下面的舰桥喊道。

    王陵听到这话,随即举起望远镜,的确,远处,一发鱼雷正在快速的往扬威号扑来。

    “左满舵。”身经百战的许寿山看了一下鱼雷到这里的距离,随即沉稳的下达了命令。

    哗啦,扬威号开始猛的掉头,开始在海面划开洁白色的浪花。

    擦的一下,鱼雷从扬威号的旁边飞了过去,也不知道会飞去哪里。

    轰轰轰扬威号左转。前面的主炮就无法战斗,但是后面的尾炮还可以,当即尾炮随即调整一下,再次打出炙热的炮弹。

    啊扶桑号上,胜海舟看着周围已经燃烧起来的舰船,顿时仰天撕心裂肺的咆哮。

    他知道自己被福建水师给欺骗了。对方根本就没有跟自己将任何的诚信,昨日的一切,全部都是假的,都是欺骗自己的。

    太卑鄙,太无耻。

    哇气急攻心的胜海舟当即哇的一口血吐了出来。顿时将洁白色的甲板都给弄成了红色。

    “报告,西京丸被击中,正在下沉?”桅杆上面的了望兵,开始发出呐喊。

    听到这话,胜海舟当即举起手中的望远镜看了过去,西京丸运输船,现在舰首都已经上翘,尾巴已经沉入到了海底。

    啊,悲愤,悲愤,胜海舟现在只能是将自己内心的怒火全部压制在了心中,他知道,目前自己的战船还没有完全升火,只要自己升火,就有一搏的能力。

    就算再不济,好歹也算是能够退回港口,然后利用炮台来掩护。

    总算,强制性的忍受了对方将近十分钟的炮击后,扶桑号总算还是移动起来。

    “全速,全速。”胜海舟大喜过望,他已经见到,比叡号也开始在往前移动。因此内心大声的呼喊,让战船快点加速。

    轰的一声响动,随即扶桑号一个颤抖,站在甲板的胜海舟差点给颠簸到甲板上。

    慌忙的拉扯住了甲板,胜海舟这才发现,扶桑号的一个烟囱被打断了。

    咔擦,似乎动力系统出现了问题,扶桑号,一下不动了,如同死鱼一样的停在了水面。

    怎么回事?胜海舟当即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大副,副官当即转身跑了进去。

    “报告,锅炉被炸,扶桑号没有动力了。”惊慌失措的大副,慌张的跑到了胜海舟面前说道。完了,完了,是我害了舰队啊,是我害了舰队,听到这话的胜海舟当即心中大声叫了几声,随即伸出手后猛的指向了远处还在炮击的福建水师后大声叫喊到:“为什么?为什么要如此卑鄙。我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