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长崎事件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西乡从道见到,远处,那比叡号后面,跟随了一艘巨大的舰船,那舰船,居然直接大了比叡一头,特别是那上面黑乎乎的炮管,那叫一个吓人,简直就是一根烟囱的。

    边上的伊东佑亨也吓了一跳随即微微点头,毕竟他也见到远处的舰船。

    “我们国力还不能和清国抗衡啊,首相下达务必克制的事情是正确的。”西乡从道见到伊东佑亨点头,当即沉思了一下后缓缓说道。在大山岩下达命令,接待各军不准找清军麻烦后,当时他还不理解,可是现在,他看了一下,不用那两艘铁甲舰后面的超勇和扬威,就算是用镇远定远两艘铁甲舰,都能够直接将整个帝国的海军给打灭了

    。

    “大臣阁下,早晚我们也会有这样的舰船的。”伊东佑亨见到西乡从道那表情,顿时开口说道。

    嗯嗯,听到这话,西乡从道当即点了点头,随即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军服,大踏步的走了上去。

    轰礼炮响起,随即紧随其后,就要靠岸的北洋水师定远号,也打出了一发礼炮,表示回应。

    长崎市,身穿燕尾服的伊藤博文见到一群身穿清军海军军服的将领走了过来,当即笑眯眯的走了过去打招呼。

    丁汝昌身为朝廷访问北洋水师最高军官,他还是知道利益当即上前拱手含蓄一番后,相互坐下谈论。

    三天后,十二月一日,中午。一群身穿洁白色军服的清军水兵,开始缓缓从旋梯下走下。

    港口,北洋水师官兵这次虽然说要保持克制,但是却并没有说不准下船去购买东西,因此,等到军门以及各舰管带出去后,军舰上的水兵,就成群结队的下去购买物品了。

    这不去还不好,但是这一去,就惹出事情来了。

    舰船抵达军港前,丁汝昌已经下达命令,各舰官兵可以下舰,但是不准带武器,因此,定远镇远上面,将近四百多人的水兵,开始下船,前往长崎观光。

    士兵们都是第一次抵达外国,因此一个个都十分的兴奋,一路上笑呵呵的走到了广马场。

    这是一个巨大的广场,东边是租借,而另外一边,是大清国的华人居住区。

    带头的,是北洋水师守备陈凯,他算是当前这里最高军衔的人,一来到这里,他就发现情况不对,这是在白天,可是这里居然没有人,四处空荡荡的,看起来十分的有些不对。

    “弟兄们注意了,这里有些不对劲。”陈凯低头沉思一下后,当即对身边的士兵打招呼。

    水兵们听到这话,随即应答了一声,开始注意。

    远处,传来一阵的跑步声,陈凯就见到从四周,拥挤出来一阵阵的倭人,这些人手持棍棒的将自己的人全部给围困了起来。”

    “弟兄们,要是一会打起来,给老子抢夺过来,使劲打,打死就算了。”知道今个定然要打,陈凯当即大声说道。

    “放心吧,”周围的水兵虽然有些吃惊,但是并不情况。

    一个嘴角有胡须的,身穿着武士和服的人拿起一根铁棍走到了周开面前后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陈凯后,顿时大声说道:“清国猪滚出去。”

    我草,这话可是将陈凯激怒了,大清国居然让人说成是猪了,这还了得,听到这话的陈凯当即就先下手为强,一下抢夺过来那人手中的铁棍后照着这人脑袋就是一下,当即就给敲死在了地上。

    “弟兄们,给我打。”

    广马场开始出现混战。到处都是凄凉的惨叫声。不时的有人,就给打得摔倒在了地上。

    激烈的惨叫声,根本隐瞒不了外面正在巡逻的乃木希典中巡逻队,巡逻队发现这里的人正在围攻北洋水师士兵后,当即吓的赶紧汇报给了在指挥部的乃木希典。乃木希典听到这话,当即就吓了一跳,上面三令五申,不准对清国官兵有任何的动粗,这下倒好,直接将人家围起来了,这要是刺激了北洋水师,那上面的火炮,恐怕一炮就能够将长崎市政府给打不见了

    。

    “内务大臣在什么地方?”咽下一口唾沫的乃木希典当即有些恐惧的问道身边的士兵。

    士兵低头沉思一下后说道:“今日,内五大臣正在长崎酒店,宴请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和手收下官兵。”

    我要马上过去,听到这话的乃木希典当即深吸一口气后慌忙站起来走了出去。

    长崎酒店,是一处欧洲建筑,里面的设施,也是仿照欧洲的酒店进行的。

    此刻,宴会厅中,伊藤博文正在和丁汝昌在哪里互相吹牛逼,两国的关系如何如何的好。如何如何的长久,倭国仰慕大清国很久的话。

    两人正在哪里吹牛逼,坐在旁边的刘步蟾就见到,外面一个急吼吼的侍卫就跑了过来,那人,丁汝昌发现,是自己留在了定远上的炮手陈国柱。

    他怎么来了?”见到这个情况的刘步蟾当即站了起来后,然后走了过去。

    “总兵大人,不好了,我下船官兵,被倭人袭击,死伤一百多人。”陈国柱当即开口说道。

    糟糕,听到这话的刘步蟾顿时皱起眉头,当即往丁汝昌哪里走去,而同时,伊藤博文的副手伊东佑亨也见到了陆军方面的来人,也都走了出去。

    “军门,倭人突然袭击我下船官兵,目前已经有一百多人死伤。”刘步蟾走到丁汝昌面前大声的说道。什么?听到这话的丁汝昌当即瞪大了眼睛,随即看了一下面前的伊藤博文后,哐当的一声将手中的酒杯砸在了地上后大声说道:“传令归舰,个炮位立即瞄准长崎港口。”说道这话,丁汝昌看了一下张大嘴

    巴的伊藤博文后顿时说道:“阁下,希望能够给本官一个准确的交代,本官手下可都是粗人,要是手抖动一下,恐怕这炮弹。”

    丢下这话,丁汝昌冷哼一声,随即大踏步的走了出去。伊藤博文现在都有些不明白究竟出现了什么事情,不过他真的感觉到,出事情了。而且还是大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