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北洋水师抵达长崎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慈禧说这话无奈的很。奕欣是她好不容易才利用对法兰西战败的利用给刷下来的,然后换上了世铎,可是这个世铎,根本就是烂泥巴,根本就扶不上墙的人,如今,她也只能无可奈何的将军机处的位置,还给奕欣,毕竟王爷中

    ,能够执掌军机处的,也就奕欣了。

    奕欣听到这话,当即谢恩后,这才转身走了出去。

    慈禧的无奈。奕欣在无奈中,也跟着再一次的复出。

    福州将军府,寒风如同刀子一样的在窗户外面刮动。王陵从窗户里面听到那呼呼的声音,都给吓的那么一哆嗦。

    吱嘎暖和关闭的房门一下就被推开,听到声音的王陵回过头看了一下,一见到是张庆,王陵这才转身回到了旁边的炉火旁边。

    冷。王陵感觉到很冷。

    “老大,朝廷那边传来消息。恭亲王奕欣已经在昨日接管军机处。”来到王陵面前的张庆伸出手后说道。

    耶,朝廷方面人事变动了,听到这话的王陵当即皱起眉头在心中想到。

    “相公,朝廷人事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动,不会是因为福建水师的事情吧?”听到这话,在旁边为王陵收拾文书的左夏琳低头沉思了一下说道。王陵听到这话,心中稍微沉思一下后,这才点了点头后说道:“差不多,福建水师调动主力前往上海,但是却没有接到朝廷的命令,这么以来,朝廷定然会知道这是我调动的,他们一定会知道,我能够调动

    福建水师,已经是一个可怕的事情,因此定然会找一个人来专门对付我。”

    说道这里,王陵伸出手,从旁边端起茶水后喝了一口后再次说道:“而朝廷方面,目前能够有本事的人,也就是奕欣,其余的人,并没有多大的本事。”

    “老大,这么来说,我们是危险了嘛?”一边的张庆听到这话,顿时有些惊慌的说道。

    这个就不知道了,听到这话的王陵当即微微摇头后无奈的说道:“这个不好说,对了,北洋水师出发没有,他们预计什么时候到,长崎方面目前是什么情况?”

    王陵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让自己的两个助手去费心,而是直接转移话题,询问面前的张庆,北洋以及长崎方面的消息。张庆早就已经在着手这方面的统计,如今听到王陵询问,他当即开口说道:“北洋水师已经在出发。长崎方面,根据我们的人传来消息,伊藤博文抵达长崎后,立即调动兵力,将整个长崎戒严,而且这几天

    ,他们是是将不少的人抓捕到了监狱。”

    呵呵呵,王陵听到这话,当即就笑了起来,张庆和左夏琳听到这话,顿时心中有些疑惑的看着面前的王陵,都不明白,他究竟笑的是什么。

    王陵见到两人不明白,当即从椅子上站起来后说道:“你们还看不出来,倭国怂了,他们担心手下的一些人会出现问题,因此这才用这样的办法,将一些激进分子给抓捕起来,不给北洋水师任何的机会。”

    明白了,听到这话的两人当即点了点头,他们都知道,倭国这次是真的有些害怕了。

    “告诉许寿山,不要回来,北洋那边没有什么事情还好,要是出现了什么事情,立即抄家伙,给我上去,不求打死他,也要吓死他。”

    “明白了,听到这话张庆当即点了点头,顿时转手走了出去。

    呜呜呜碧空如洗的海面。传来一阵刺耳的汽笛声,这声音很大,居然将好几远洁白色的海鸥都已经吓跑。

    海面上,四艘黑色的军舰正划破浪花,往前面飞奔,桅杆上面,黄色龙旗随风飘扬。

    这支舰队,正是大清国访问倭国的北洋水师四艘战船,镇远、定远、超勇和扬威四艘舰船。

    这四艘舰船,出了威海后,这就在渤海外面进行调整后,直接前往长崎。

    走在最前面的定远好甲板上,身穿提督军服的海军洁白军服的丁汝昌正举起手中的单筒望远镜的丁汝昌扭头问道面前的定远号管带刘步蟾后问道:“我们还有多久抵达长崎?”

    刘步蟾是从英国留学回来的高材生,一回过,李鸿章就让其成为定远号管带。

    刘步蟾看了一下,随即拱手说道:“军门,大概还需要一天的时间,我们就能够抵达长崎。”

    嗯嗯,听到这话的丁汝昌点了点头,紧了一下自己的披风后随即说道:“这次我们前往长崎,军门特意交代,务必要小心谨慎,因此我们不得有任何激怒倭国,一切要学会忍耐。”

    丁汝昌唯命是从,他清楚,没有李定国,也就没有自己目前的地位,自己不过是一个骑兵指挥而已,从陆军进入海军,这已经是李鸿章给自己的待遇。

    刘步蟾听到这话,当即点了点头,随即传令下去,进入长崎后,各舰官兵一定要克制,不能有任何出轨的行为。

    长崎军港。作为迎接海军大臣西乡从道以及作为副官的伊东佑亨,如今已经规矩的站在码头面前,看着远处的海面。

    今天,是北洋水师抵达的时候,一大早,两人就奉伊藤博文的命令,来到码头前面,顶着海风在这里。

    西乡从道深吸一口气看了一下,军港,现在已经是人山人海,这些都是前来这里对北洋水师进行欢迎的百姓,而远处的炮台,火炮已经全部搭上了炮衣,而且哪里的兵力都增加了一倍。

    这并不是为了想要对清国开战,而是担心有人会对炮台动手,然后轰击北洋水师,一旦打一炮,那北洋水师两艘铁甲舰上面的巨炮,可不是开玩笑的。

    呜呜呜远处,出现了汽笛响声,听到这个声音的西乡从道听到这个声音,顿时就皱起眉头,他请出来,这汽笛声也太大了一些,就算是目前停靠在港口的扶桑号舰船,都没有这个声音大。

    呜呜呜片刻后,远处出现了一艘洁白色的舰船,那是出去作为迎接牵引引导船的比叡好。“真是巨舰啊?”见到远处的舰船,西乡从道咽下一口唾沫后有些心寒的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