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万事俱备等候出访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岸田吟香听到佐佐木的汇报,心中就吃惊不少。帝国方面已经传来消息。北洋水师不日访问长崎。让自己这边注意一下福建水师的消息。

    这消息传达到自己的手中,才不过两天,两天,福建水师主力四艘铁甲舰就已经抵达上海,这里面意味着什么,似乎有些不言而喻。

    “立即通知参谋部,福建水师有驻扎上海,恐有不好事情发生,帝国长崎一切好战人员,请求立即清除,务必不得在这个时候攻击北洋水师。”岸田吟香沉思一下后,随即对面前的佐佐木说道。佐佐木听到这话,低头应下一声,随即转身走了出去。他知道,自己的上司根本就不会怀疑自己,毕竟自己的能力,现在在参谋部,都是有名的,当然,他也知道这是王陵赐给自己的,因此在出去传达电

    文的时候,同样,也将这个消息,给在福州的王陵发送了过去。

    四艘福建水师抵达上海,这不但让汇丰银行以及岸田吟香心中吃惊和害怕,同样害怕的,还有现在的上海道台衙门。

    道台陈德志目前已经被抓捕,目前道台衙门已经没有主官,而新任的道台张佩纶目前又不曾到这里,因此现在,这里的工作,都是又这里曾经的副官王德华来处理。

    王德华是咸丰十一年进士,今年已经四十五岁。因为为人太多正直,到这么多年来,不过依旧还是一个六品小官而已,并没有获得多少的升迁。

    今日王德华正在安排着海关方面的巡逻船只。还不曾回去休息。刚好调动完毕,面色有些红润的王德华就见到远处一个侍卫从外面走了进来,仔细一看,这是在码头一带巡逻的衙役。

    “大人,福建水师在码头抛锚,我们该当如何去处理?”

    福建水师自从被王陵这么一弄,是臭不可闻,任何人听到,心中都有些发抖,但是王德华心中,并没有反感,反而是有一丝的欣喜。上海是什么个样子,王德华在这里多年,多少还是知道一些,说这里没有清官,那也不是,在这里,还是有一些,但是很少。但是贪官却不少。上次陈德志被王陵压榨了一百万,因此造成上海空气差不多

    凝固起来,多少平日飞扬跋扈的官员,都不敢在有什么明目张胆的行为,毕竟王陵连道台都敢抢劫,他还有什么不敢抢劫的。

    而福建水师,当时是王陵的帮凶,他知道,这支军队已抵达,恐怕任何人想要去贿赂,那恐怕就得消息,能够得到钱财,但是是不是自己花出去,那就不清楚,说不好,就是给王陵准备的。

    “不用管他们,另外立即上报天津总督府衙门。福建水师军舰抵达上海。请求如何处理。”

    衙役听到这话,当即应答了一声走了出去。

    等到衙役出去,王德华微微笑了一下,随即拿起了旁边的文书后,再次翻开观看。天津,寒冷的空气将整个街道上的百姓和士兵都冻的直接哆嗦,不少的人,都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抱去炭火取暖,而总督府的书房,却并没有外面的那种炎热,在这里,下人已经在里面放置了三个炭

    火。十分的暖和,在加上李鸿章穿的不少,因此他并没有那种寒意,而是精神抖擞的坐在书房内批改文书。北洋水师还有两天就要出发,如今已经在威海集结。等候二十五日就启程出发。李鸿章担心中途出现问题,因此已经早早的就从北京放回,亲自给丁汝昌发出消息,让他务必要克制在克制,哪怕是日本人

    挑衅,也要克制,通过外交手段来处理。

    李鸿章担心倭国方面玩耍小花招,到时候利用不正规的手段对自己展开攻击,因担心水师受到攻击,因此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如今,丁汝昌已经回了电文,他心中也要好想了不少。

    吱嘎一声,批改文书的李鸿章感觉到房门被打开后,抬起头,他就见到自己的女婿张佩纶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

    “岳父,上海道台传来消息,福建水师主力四艘铁甲舰,三艘巡洋快船不知道什么原因已经停靠在上海码头,”

    哦,听到这话的李鸿章皱起眉头在心中沉思一下,随即微微笑了一下后说道:“没有想到,老夫如此担心王陵兵力强盛过大影响我,而想法去控制他,他却不计前嫌去帮助老夫。”

    “岳父,你的意思,我似乎有些不明白的?”张佩纶低头沉思一下后,丝毫没有明白李鸿章说的这个意思是什么?李鸿章见到自己的女婿不明白,当即深吸一口气的说道:“你还不明白,福建水师没有接到朝廷任何圣旨,却出动主力前往上海,这是为了什么,他是担心倭国对北洋水师有异动,因此让福建水师进入上海

    。”

    “你的意思是,王陵在帮助我们?”想了一下的张佩纶低头沉思一下后疑惑的问道。

    恩恩,李鸿章点了点头,随即指了一下面前的张佩纶后说道:“上报朝廷吧,就说福建水师前往上海,究竟是不是朝廷旨意。”

    感谢归感谢,但是对于王陵和朝廷之间的挑拨,自己根本就不会去减少,只有让朝廷感觉到王陵是一个巨大的威胁,这样才能够让朝廷更加的依靠自己,才不会对自己下手。

    自己岳父的想法,张佩纶心中还是有一定的了解,因此他当即点了点头,随即转身走了出去,往北京方面传递电文。也就在这个时候,远在倭国东京,参谋本部所在地,参谋次长,已经从长崎返回的川上操六正在自己的房间中悠闲的品尝刚泡制的茶水,当日心中不准出发的郁闷,他已经完全的消退了过去,在没有任何

    的烦闷。

    毕竟他明白,首相府这样的安排,是最为合适的。他没有什么埋怨。

    “报告。”正在回味中,外面传来一阵响亮的汇报声,听到这个声音的川上操六当即就皱起眉头看了一下外面,随即无奈的说了一声请进后,他就见到一个士兵从外面走了进来,这是电报兵。“报告,上海佐佐木急电。”来到川上操六面前的士兵伸出手,弯腰九十度的伸出上手送上书信。